不论哪一个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这样的单身汉,每逢新搬到一个地方,四邻加按套現八舍虽然完全不了解他的性情如何,见解如何,可是,既然这样的一条真理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因此人们总是把他看作自己某一个女儿理所应得的一笔财产。

有一天班纳特太太对她的丈夫说:“我的好老爷,尼日斐花园终于租出去了,你听说过没有?”

班纳特先生回答道,他没有听说过。

“的确租出去了,”她说,“朗格太太刚刚上这儿来过,她把这件事的底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班纳特先生没有理睬她。

“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租去的吗?”太太不耐烦地嚷起来了。

“既是你要说给我听,我听听也无妨。”

这句话足够鼓励她讲下去了。

“哦!亲爱的,你得知道,郎格太太说,租酒店式住宅月租尼日斐花园的是个阔少爷,他是英格兰北部的人;听说他星期一那天,乘着一辆驷马大轿车来看房子,看得非常中意,当场就和莫理斯先生谈妥了;他要在‘米迦勒节’以前搬进来,打算下个周未先叫几个佣人来住。”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彬格莱。”

“有太太的呢,还是单身汉?”

“噢!是个单身汉,亲爱的,确确实实是个单身汉!一个有钱的单身汉;每年有四五千磅的收入。真是女儿们的福气!”

“这怎么说?关女儿女儿们什么事?”

“我的好老爷,”太太回答道,“你怎么这样叫人讨厌!告诉你吧,我正在盘算,他要是挑中我们一个女儿做老婆,可多好!”

“他住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这个打算吗?”

“打算!胡扯,这是哪儿的话!不过,他倒作兴看中我们的某一个女儿呢。他一搬来,你就得去拜访拜访他。”

“我不用去。你带着女儿们去就得啦,要不你干脆打发她们自己去,那或许倒更好些,因为你跟女儿们比起来,她们哪一个都冷氣機邊個牌子好不能胜过你的美貌,你去了,彬格莱先生倒可能挑中你呢?”

“我的好老爷,你太捧我啦。从前也的确有人赞赏过我的美貌,现在我可有敢说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了。一个女人家有了五个成年的女儿,就不该对自己的美貌再转什么念头。”

“这样看来,一个女人家对自己的美貌也转不了多少念头喽。”

“不过,我的好老爷,彬格莱一搬到我们的邻近来,你的确应该去看看他。”

“老实跟你说吧,这不是我份内的事。”

“看女儿的份上吧。只请你想一想,她们不论哪一个,要是攀上了这样一个人家,够多么好。威廉爵士夫妇已经决定去拜望他,他们也无非是这个用意。你知道,他们通常是不会拜望新搬来的邻居的。你的确应该去一次,要是你不去,叫我们怎么去。”

“你实在过分心思啦。彬格莱先生一定高兴看到你的;我可以写封信给你带去,就说随便他挑中我哪一个女儿,我都心甘情愿地答应他把她娶过去;不过,我在信上得特别替小丽萃吹嘘几句。”

“我希望你别这么做。丽萃没有一点儿地方胜过别的几个女儿;我敢说,论漂亮,她抵不上吉英一半;论性子,好抵不上丽迪雅一半。你可老是偏爱她。”“她们没有哪一个值得夸奖的,”他回答道;“他们跟人家的姑娘一样,又傻,又无知;倒是丽萃要比她的几个姐妹伶俐些。”

“我的好老爷,你怎么舍得这样糟蹋自己的新生亲生女儿?你是在故意叫我气恼,好让你自己得意吧。你半点儿也不体谅我的神经衰弱。”

“你真错怪了我,我的好太太。我非常尊重你的神经。它们是我的老朋友。至少在最近二十年以来,我一直听道你慎重其事地提到它们。”

“啊!你不知道我怎样受苦呢!”

“不过我希望你这毛病会好起来,那么,象这种每年有四千镑收入的阔少爷,你就可以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搬来做你的邻居了。”

“你既然不愿意去拜访他们,即使有二十个搬了来,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放心吧,我的好太太,等到有了二十个,我一定去一个个拜望到。”

班纳特先生真是个古怪人,他一方面喜欢插科打浑,爱挖苦人,同时又不拘言笑,变幻莫测,真使他那位太太积二十三年之经验,还摸不透他的性格。太太的脑子是很容易加以分析的。她是个智力贫乏、不学无术、喜怒无常的女人,只要碰到不称心的事,她就以为神经衰弱。她生平的大事就是嫁女儿;她生平的安慰就是访友拜客和打听新闻。

令人叫絕的樂師

有一個技藝一流的樂師,他的小提琴演奏令人賞心資歷架構課程悅耳,激動不已。一次,他懷著愉快的心情到森林裏去漫遊,走了一段路,覺得一個人太無聊,就自言自語地說:“一個人太沉悶了,我得找一個夥伴來。”於是,他拿起小提琴拉了起來。
頃刻間,森林裏回蕩起了他那美妙的樂聲。
一 只狼出現了,樂師看到後說道:“哎呀!是一只狼來看我了。”狼走到他面前說:“您的琴拉得太動聽了!但願您能教教我。”樂師說:“這很容易,只要你按我的 吩咐做就行了。”狼回答說:“好的,我將是一個非常善於用功的學生。”這樣,他們一起走上了小路,最後來到了一棵大樹前。這是一棵裏面空了的老櫟樹,樹幹 中間裂了一條大縫。樂師對狼說:“看這兒,如果你想學拉小提琴,就把你的前腳伸進這條裂縫去。”狼按照他說的做了,樂師拾起一塊大石頭把它的兩只前腳牢牢 地卡在了裂縫裏,就像一個被銬著的囚犯。“現在,你給我乖乖地在這兒等著我回來。”樂師說完,邁著悠閒的步子揚長而去。
過了一會兒,他又自 言自語地說:“一個人太沉悶了,我得再找一個夥伴來。”於是,他又拉起了小提琴,悠揚的提琴聲再次在森林裏傳了開去。接著一只狐狸慢慢地來到了他身邊,他 說道:“哎呀!來了一只狐狸。”狐狸上前說道:“您真是一個一流的樂師,提琴拉的多棒啊!我一定要向您學習拉提琴。”樂師說:“你很快就可以學會,只要你 按照我教你的去做就成。”狐狸馬上應聲道:“好的,我會按您的吩咐去做的。”他們一起上路了。當他們來到一條窄窄的小路時,樂師望瞭望小路兩旁高高的樹 叢,然後將小路一邊的一棵矮壯的榛樹幹彎下靠近路面,用腳踩住樹尖,又彎下小路另一邊的一棵榛樹對狐狸說:“機靈的狐狸,如果你想學拉小提琴,就把你的左 前爪讓我握住。”狐狸馬上伸出了左前爪,樂師將狐狸爪子綁到一棵榛樹的樹梢。“現在把你的右前爪伸過來給我。”狐狸又按樂師的吩咐做了,他將這只爪子綁在 了另一棵榛樹的樹梢,隨後放開自己的腳,兩邊的榛樹“嘩啦”向上彈了起來,狐狸也跟著被彈起,四腳張開被掛了起來,來回在DR REBORN老闆空中不停地搖晃著。樂師說道: “現在你好好地呆在這兒,等著我回來。”說完,又邁著悠閒的步子揚長而去。
可是,不久他又自言自語地說:“又沉悶起來了,我得找一個夥 伴。”於是,他拉起了小提琴,琴聲飄揚,跑來了一只野兔。樂師說道:“哎呀,是只野兔。”野兔對他說:“您不愧是一個優秀的琴師。您的琴真是拉絕了。您教 我好嗎?”樂師回答說:“好吧,如果你按我的指揮來做,我就教你。”野兔馬上說道:“好的,我會是一個好學生。”然後他們一起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當來到森 林裏一片開闊地帶時,樂師用一根繩子在野兔的脖子上系好,將繩子的另一頭拴在一棵樹上,說道:“好了,靈巧的野兔,跳起來,迅速地繞樹跑二十圈。”愚蠢的 野兔按樂師的吩咐跑了起來。當兔子圍著樹跑完二十圈後,它也將系著它的繩子在樹幹上繞了二十圈,像一個被套在樹上的囚犯。跑完後,野兔興致勃勃地又拉又 扯,但只要一拉,繩子將它的脖子勒得更緊。這時樂師說道:“現在等在這兒,直到我回來。”說完就走了。
再說狼被卡住後,又是拉自己的腳,又 是咬樹幹,還跳起來用後腳抓石頭。花了好些時間,費了好大的勁,最後才將腳抽出來。它憤恨到了極點,說道:“我一定要趕上那卑鄙的樂師,把他撕成碎片。” 說完追了上去。狐狸看見狼從身邊跑過,叫道:“哎!狼兄,請把我放下來,那樂師用詭計把我弄成了這個樣子。”於是狼在榛樹下麵忙乎起來,咬斷了兩棵樹後, 它倆又一起去找那位樂師。當它們來到野兔旁邊時,野兔也叫喊要它們幫忙。它們把它解脫後,一起向它們的仇人追去。
此時,樂師為了再找一個夥 伴,他又拉起了抗皺精華小提琴,一個貧窮的樵夫聽到他這歡快的琴聲,興奮不已,禁不住將斧頭夾在胳膊下尋聲而來。這回,樂師看見是一個人來了,非常高興,對這位樵 夫非常有禮貌,沒有用詭計作弄他,而且拉起了他最善長的曲調,直聽得那樵夫如醉如癡,心中洋溢著歡喜。就在樵夫站在旁邊凝神靜聽時,他看到狼、狐狸和野兔 走上前來。從它們面部狂怒的表情,樵夫知道它們來這兒是不懷好意的,所以他站在樂師的前面,端起斧子,就像是在說:“有我這把斧子在,誰也別想傷害樂 師!”這些野獸看到這情形,嚇得急忙跑回了森林。樂師此刻又為樵夫拉起他最拿手的曲子,以答謝他為自己鼎力相助,趕走了野獸。拉完後他與樵夫話別,繼續他 的漫遊。

涸轍之魚

莊子家已經貧窮到揭不開鍋的地步了,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到監理河道的官吏家去借糧。
監河侯見莊子登門求助,爽快地答應貴金屬價格借糧。他說:“可以,待我收到租稅後,馬上借你300兩銀子。”
莊子聽罷轉喜為怒,臉都氣得變了色。他忿然地對監河侯說:“我昨天趕路到府上來時,半路突聽呼救聲。環顧四周不見人影,再觀察周圍,原來是在乾涸的車轍裏躺著一條鯽魚。”
莊子歎了口氣接著說:“它見到我,像遇見救星般向我求救。據稱,這條鯽魚原住東海,不幸淪落車轍裏,無力自拔,眼看快要幹死了。請求路人給點水,救救性命。”
監河侯聽了莊周的話後,問他是否給了水救助鯽魚。
莊子白了監河侯一眼,冷冷地說:“我說可以,等我到南方,勸說吳王和越王,請他們把西江的水引到你這兒來,把你接HRM 讀咩回東海老家去罷!”
監河侯聽傻了眼,對莊子的救助方法感到十分荒唐:“那怎麼行呢?”
“是哇,鯽魚聽了我的主意,當即氣得睜大了眼,說眼下斷了水,沒有安身之處,只需幾桶水就能解困,你說的所謂引水全是空話大話,不等把水引來,我早就成了魚市上的幹魚啦!”
遠水解不了近渴,這是人們的常識。這篇寓康泰旅行團 日本言揭露了監河侯假大方,真吝嗇的偽善面目。諷刺了說大話,講空話,不解決實際問題之人的慣用伎倆。老實人的態度是少說空話,多辦實事。

你為什麼總是不高興?

現在中國人好像總是不快樂,學生抱怨實德金融 倫敦金作業多,白領抱怨工作累,婦女抱怨家務忙,官員抱怨應酬多,老人抱怨子女不回家……
  
  究竟是什麼,讓中國人一臉愁容?
  
  1、缺失信仰
  
  為什麼我們周圍的黑人、墨西哥人靠領救濟,甚至街頭要錢度日卻整天樂樂呵呵?為什麼這麼多華人有些人事事順意,卻仍然鬱鬱寡歡?說到底是華人的思想意識出了問題。
  
  現在中國人,拋棄了信仰,又沒有建立起新的人生哲學,人生失去了方向,也就失去了駕馭快樂手段,導致很多人在幸福中選擇實德金融好唔好了不快樂。
  
  我們每個人的快樂、煩惱和痛苦都不是因為事情的本身,而是我們看問題的觀念和態度。就像彌爾頓說的:“意識本身可以把地獄造就成天堂,也能把天堂折騰成地獄。”
  
  沒有信仰就容易把價值觀建立在一些外在事物上,甚至是相互比較上,仰望別人的成功,感覺自己的卑微;仰望別人的幸福,慨歎自己的不幸;比較別人的得志,憤然自己的失意;比較別人的快樂,放大自己的苦痛。
  
  2、愛攀比
  
  中國人的一生似乎都用來攀比。
  
  孩子從小就被拿來和“別人家孩子”比較,比較成績、能力、拿的獎狀多還是少,以及考上的是不是名校。等畢業出來工作,又被比較工作夠不夠好、薪水優不優厚、福利多不多……
  
  長期置於父母對自己的要求和比較之下,久而久之,自己也就習慣性地養成攀比的習慣:我比不比別人優秀?我的吃穿用度比不比別實德金融 倫敦金人好……
  
  攀比成習慣,自然不快樂。別人有了自己沒有,於是要努力去擁有,擁有了如果能快樂固然好,最怕是擁有了之後發現別人又上了新的層次,從而又增煩惱。更別說有些東西是人窮盡一生都沒辦法擁有的。
  
  當人們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別人更幸福時,快樂就要遠離我們了。
  
  3、對美好的事物不感動
  
  “東風無一事,妝出萬重花”。我們可能沒有創造美的能力,但對於大自然創造的美,對於他人創造的美,我們是否去欣賞了呢?
  
  我們似乎總是腳步匆匆,對自然美、藝術美、心靈美、生活美、創造美,我們常常視而不見,渾然不覺。
  
  如果我們能為了欣賞路邊的美麗花朵而停一下匆忙的腳步,因為葉子隨風搖曳飄落的美態而心頭柔軟,看到小孩純真無邪的笑臉而心生喜悅……那麼,我們能感受到快樂的時刻將會多很多。
  
  4、不懂得施捨
  
  宋代張商英說“樂莫樂於好善”,一個懂得付出而不是單單索要的人才會快樂。
  
  施捨不是富人的專利。向災區捐贈幾個億是施捨,給陌生人一個微笑也是施捨。
  
  “大嘴美女”姚晨擔任聯合國難民署中國區代言人的第三個年頭,過去三年,她先後到過菲律賓、泰國和埃塞俄比亞的難民營。
  
  她說:每當我背起背包,到世界各地,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感到正能量回到了我身上,做上這份工作,有夢想成真的感覺。
  
  姚明則說:“我做公益、做慈善的最終目的是在幫助別人的同時淨化自己,使自己昇華,到最後,得到幫助的是我自己,讓我感覺到我對這個社會有用。”
  
  5、單調與規律
  
  中國人缺少生活的熱情與娛樂,生活通常是按部就班。學生的生活是三點一線,為了小升初、初升高和高考而活,人生單調得似乎只有學習和書本。
  
  職場人的生活也是上班、吃飯和睡覺,寶貴的週末時光僅用來休息也不夠,而難得出去郊遊或娛樂。
  
  也許到了老年,才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遊玩,卻是身體不爭氣,經不起四處出遊、大吃大喝了。
  
  為什麼富士康在短短的時間內會發生多起“跳樓”事件?因為人不是灰色的螞蟻,人生過分的單調和規律會使人失去快樂。
  
  6、焦慮無處不在
  
  中國人也無時無刻不出在焦慮之中。
  
  焦慮社會不公、焦慮沒錢沒權、焦慮物價依然飆升、焦慮食品不安全、焦慮子女教育、焦慮環境污染……似乎總有焦慮不完的事。
  
  但是,只有無憂無慮的人才會快樂。總在憂慮,哪有時間快樂?
  
  7、壓力太大
  
  中國文化一向強調“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責任總會或多或少地賦予到中國人的身上,形成他們的壓力。
  
  中國人面對的壓力非常多,工作的壓力、成家的壓力、撫養子女的壓力、人際交往的壓力等等。
  
  而在這些重壓之下,他們忙得幾乎沒有時間去緩解這些壓力,日積月累,這些壓力帶給中國人的不僅僅是不快樂,甚至傷及他們的健康。
  
  8、不敢堅持做自己
  
  媽媽的期望、爸爸的期望、姐姐的期望……
  
  中國人被很多人期望著,從而不能堅持做自己。一個人要成為父母的好兒子、妻子的好丈夫、兒子的好爸爸、朋友的好夥伴、同事的好搭檔,唯獨不能成為想要的自己,自己總和自己打架,自然也很難真正的快樂。
  
  9、心靈的封閉
  
  早在1979年,美國有個學者就寫過一本書:《美國人心靈的封閉》,書中說美國人的心靈都關閉起來了,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當年美國青年人沒有了遠大的理想,只是熱衷於眼前繁華的物質世界,疲於奔命於瑣碎的日常生活。
  
  今天的每一個中國人是不是也將自己的心靈關閉了呢?要知道,即使在最窮困、最危險的境地,只要你能打開心靈,也總是可以發現使自己快樂的東西。

十年淚

今天對別人來說是個簡單的日子,對我蘆薈汁
來說確是不同意義的日子,因為車禍後癱瘓,我已經整整熬過十年光陰。十年前的2006年7月6日那個黑暗雨夜,車禍的 我躺在路邊,無力呐喊,不能爬起來,四肢沒有一點點感覺,就像被點了穴道,任憑無情的雨,打在我的身上臉上,我是那麼無助,那麼淒慘,那麼冰涼,就像被這 個世界拋棄。隱隱約約間,沒有知覺的軀體,卻又感覺是那麼冷,冷、冷、冷、冷、冷、這段畫面時常夢中浮現,在我記憶裏刻骨銘心。今天是2016年的7月6日,彈指一揮間,那天與今天之間,時間已相隔十年,十年不經意間,說短很短很快,十年難熬中,說長卻又很長。經歷的這麼多,承受這麼多,雖然人已經接受現實,變得沉穩淡定,可是人生有幾個十年?強迫自己忘卻難忘,我知道,我沒有未來。我不可能再有後面的十年。就讓今晚的文字,記錄我度過的十年煎熬時光。
  
  一直有個習慣,喜歡在寫文字的時候,靜靜聆聽一些音樂和 歌曲,喜歡被旋律環繞的感覺。今天也是如此,點開音樂盒,迴圈播放著,一首陳奕迅的《十年》。雖然這首歌曲和歌詞,表達是對失去的戀人,難舍懷念的意境。 和我寫的文字,想表達的心境不一樣,可我喜歡這首歌的歌名,它很貼合我文字的主題《十年》。聽著陳奕迅低沉的聲音,伴著讓人流淚的旋律,靜靜聆聽這首歌, 內心不自覺得,淡淡的傷感,思緒湧上心頭。感歎!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十年呢?今年我四十,回首我的四個十年,心中激光去斑不免湧起一種無法言喻的感慨!一到十歲這十年,我天真快樂,無憂無慮。十到二十歲這十年,我年輕輕狂,意氣風發。二十到三十歲這十年,我一切順利,事業蒸蒸日上,婚姻家庭幸福美滿。三十到四十歲這十年,一場車禍以後,我的世界翻天覆地的改變,只剩下麻木,彷徨,痛苦,憂傷,無助,絕望。在最美好的年華,想有所作為的時候,讓青春去無限綻放,可我生命正在倒計時,拖著殘破的身體,苟延殘喘,經受著折磨,被孤獨寂寞無情的包圍,被殘酷的現實,壓抑著一次次摧殘。我在苦苦支撐,我在苦苦堅持,我想與命運抗爭,可我有心無力,我不知道我可以堅持多久?我還可以熬多久?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問天?我問地?我問上帝?
  
  我的美好青春年華,我的快樂幸福生活, 失去在十年前,那個晚上車禍的瞬間。車禍十年,一切翻天覆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我已不再是那個曾經的我,世界也不再是我眼中的世界。十年匆匆瞬變,滄海 變桑田。世態是炎涼,看穿了一切,看透了一切,終於懂得,眼淚是最好的領悟!十年中我經歷太多,承受的太多,失去的太多,早已經沒有了當初光芒。在歲月的 艱辛中,人失去了自信,人沒有了快樂,變得死氣騰騰,只有敏感,和靈魂深處的,一點點不膠原蛋白甘心,倔強的最後掙扎!十年在黑暗的房間,大部分時間一個人度 過,只有淒涼我孤單的背影,和破舊天花板孤燈,與面前電腦顯示幕相依相伴。十年歲月,一路荊棘,一路坎坷,一路艱辛,一路痛苦,不知道何時是盡頭?可又害 怕到終點,雖說終點可以是解脫,讓我的身體,我的精神,我的靈魂,擁有想的自由,讓我挽回一點點自尊,但這解脫也是我的生命盡頭到來。十年後的今天,我早 已變得一無所有,我所擁有的一切,美好、夢想、快樂、幸福、全部失去!這十年,我經歷了什麼?承受了什麼?失去了什麼?放棄了什麼?無法用文字和言語細 說。只有自己清楚,一言是那麼難進,未語淚溢已先流。
  
  十年,陌生卻又熟悉的兩個字。十年,三千六百多個日日夜夜。十年,淒淒慘慘 戚戚。十年,蹉跎歲月,虛度光陰。十年,很多事情很多人,在慢慢淡忘。但也有很多烙在我的心裏,藏在某個角落,想忘也忘不掉。人生匆匆,我不知以後何去何 從,過一天算一天吧!《2006——2016》讓我痛苦十年、讓我心碎的十年、讓我憂傷的十年、讓我孤獨的十年、讓我無助的十年、讓我彷徨的十年。此刻無 邊的憂傷,一點點向我蔓延!《2006——2016》這十年我的艱辛、十年我的心酸、十年我的淚水、十年我的堅持、十年我的承受、十年我的抗爭。一個人時 重放回憶,漫長歲月中,苦淚早已變成河流,流入深深深深海。今晚這些文字,都是血、都是淚,都是傷、都是痛、都是苦。今晚讓我軟弱一次,放下所有的勇敢和 堅強,讓我大哭一場,今晚讓我眼淚不住流,來紀念這苦、痛、傷、熬過的——-十年

黃昏心緒

西雙版納大橋上的風,肆意地狂撫著我兩鬢的美麗華領隊角發,微微的顫動著;在夕陽的餘暉裏,我暗自抽緒的目光讀寫了整整一個季節的輪回。江水渾濁了一世情緣的寂寞,在渺茫中淘盡了無法埋葬的往事。瀾滄江水從遙遠的峽谷一路咆哮而來,風從耳畔呼嘯遠去!拂過身邊空無掠影,只留下眼底一波又一波江水拍岸的喘息,在我遙指的天際,舉目空悵一縷心結消散於天地之間!
雨後的黃昏鑲滿汗液的疲憊,在橋上,我停留下不經意的腳步,讓心緒在這風意孑然的橋上,在雙手搭扶橋欄的這一刻放飛遼遠的目光和心緒一起乘風遠去,但在遠去了目光的時候,卻偏偏近了覺醒在思想墓碑下埋葬的記憶,於是我又開始了用憂怨祭奠的儀式(心靈複燃的歲月遺跡),超度死亡式美麗華領隊的墓誌銘在心裏寧靜。
我疲憊了,不止是孤獨的漂泊,還有那風裏遙望的神情都顯得那樣的孑然,靜默中矗立的姿勢我不敢說身影如山,但心事如海的遼闊卻是風雨澱積的歲月滄容,刻下不惑的蒼茫。驀然回眸,看見的 是半生拂塵的飄搖,看不見的 是心靈氾濫的思潮無法言喻。
天邊,色調冷暗的浮雲,如同破舊的棉絮覆美麗華領隊蓋在我彷徨而憂鬱的思想之花,盛開在江色暗影的波光裏悠然飄蕩。燕子掠過不經意的眼神,那些顫動的翅膀帶走了無法觸摸的情結,翔入黃昏最後一道模糊成暗夜的空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