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波轉,默守安然

如果生命是一樹繁華,那麼我願默守枝椏,隨風塵起落。如果生命是一種淺淡,那麼我願帶著禪意,開出一朵青蓮,默默釋放純情。
  ——題記
  撥開歲月的河流,發現生命如沙,或隨流、或擱淺,大大小小已盡失棱角 。時光的磨礪,歲月的浸染,一種如水的心性已然生成,隨時光的流轉或湍急、或平緩,都能安逸一份自如的心性,不再浮躁。面向平和守候一份安然,隨紅塵波轉,不濃不淡。
  曾經以為青春的腳步不會走的太過匆忙,會以豪邁的步伐一路踏歌,心潮澎湃的走一程無我。以無所顧忌的狂笑,盛氣淩人的高傲,闊步江湖。旁若無人的態度, 義氣沖天的性情,如此的日子也確實灑脫了一段時光,那個時候因為我們年輕。但時光不等人啊,一排彩燈,幾個紅喜字,一場盛大的煙花,在這樣的排場中,告別了來去自如的日子,爛漫的青春生涯也在夥伴們的簇擁下悄然出局。
  與生活的對白,當年的那份灑脫,在各種束搏中都略顯苛刻。獨立的初試對未來還是個未知數,那些和風秀色也在各種磕絆中盡顯滄桑。現實的緊迫感驅散了那些荒謬的幻想,面對生活不得不背起沉重的行囊,奔赴風雨中。鍋碗瓢盆撞擊出的旋律,孩子的啼哭夾雜著各種吵鬧聲,加深了一種無可奈何的煩躁。那種狂傲的性情也在這樣的日子裏被徹底吞覆,一蹶不振。那段日子裏,也確實背負了一段尷尬的時光。
  生活是對人生最好的磨練。各種人情的繁雜,隨時轉變的事態,讓我們不得不把腳步放穩,擺正自己的姿態。因為我們身後拖著一份牽掛,肩上扛著一份責任,也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位置。在擁擠的人流中翻滾,我們總有太多的困惑,對一些不盡人意也常常自問,為什麼?得失不停的浸染著生活,對一些望塵莫及的想法,也是飽含著太多的無奈。
  歲月匆匆,時光在一朵花開的時間裏已略顯斑駁。曾經喜歡看悲喜劇,會為女主角的涓涓落淚而傷情,也會為男主角的豪邁而震撼。此一時,彼一時,那些精心佈置的場景,精彩的畫面,曼妙的托詞,也不再如當年感同身處,精彩之處也只是一笑付之。很多時候戲裏戲外只是看了一個開頭,就已評估出結尾,因為所有的虛構都大同小異。而現實和虛擬的落差之大,讓我們不得不正視自己的思維,也不再為事不關己的劇情而交集。
  時光如水,很多時候還來不及細細品味時光的樣子,就遺失了一段華年,轉瞬已是滄桑滿目。清淺的皺紋中刻錄了各種波折後的成熟,一份淺淺然的心性也在慢慢沉澱。對於一些不盡人意的人情世故已不再糾結於心,而是豁達一笑,以如水的心境隨和了一份平淡,用一顆感知的心詮釋了生命尊嚴。用虔誠的態度,守一份晴好,恬一份安暖。
  百轉千回,聚散離別的殘酷讓我們更知曉了人情的可貴,那些淚流後的感懷隨歲月越走越濃,曾經無法釋懷的糾結也在領悟中,演變成了一道道值得回味的風景。被擱淺的往事一經提及,依然是入骨入心的感動。
  細數流年,對錯各半,一些意氣之爭空白了很多章節。或許人的一生需要配比一些違反常理的色調,才能把人生的畫布繪成亮點,使平凡的生活滋生了一些不平凡的故事。但風塵錯落頻多,總會有一些故事與時光脫節,成了深思後的回味。很多時候我們都想擁有一份持久,但更多的身不由己,總會有太多的事違人願。
  走過了一段心路,會明白人生需要隨安隨情。凡事都要有個度,過於低沉會喪失自己,過於張揚會亂了心性,有時候也需要那麼一點點的不和諧來調味,而使人生不像石沉大海,渺無聲色。生存需要動力,而生活需要活力,但活力是一種入心入情的爭取,而不是刻意的臨摹。就像一株花草,從一個點開始成長,不但要具備攀爬的能力,還要有經風雨的韌性,更需要一份面向陽光的姿態。人生就是這樣,從簡單中去提取更多的不平凡。
  撥開時光遺留的死角,以一扇窗的明媚鋪一地溫情,使血脈相通,從複雜中簡單的看待人和事。以大海般的胸懷容納世界,容納自己,隨紅塵波轉,默守安然……

人該有自知之明

有這樣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在生活和社會活動中,我們自己在經歷過程中所交往交際無數的人,張三,李四,趙五,王六認股證 買賣,馬七,侯八......一旦提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或者回憶起與他們有關的故事情節,腦海裏便會即刻浮現出他們的模樣相貌、性格特徵、走路姿勢、技藝愛好......儘管有的人只是一面之交。但是,要是自己想像自己的模樣相貌,卻是模模糊糊,很難馬上準確無誤地呈現腦際,只能有個大概輪廓的印象,除非拿面鏡子,對著鏡子說:“啊,原來自己這個馬大哈竟然是這般光景!”甚至就是自己的講話聲音、習慣動作也並非十分清楚。
  這種耐人尋味的、又十分好笑的現象,是否說明了這樣一個道理:認識瞭解別人比較容易,真正認識瞭解自己卻比較困難。或許正因為如此,茫茫人海,能夠認識瞭解別人的人固然有很多很多,而不能夠認識瞭解自己的人依然有很多很多。
  人貴有自知之明,人應該有自知之明。“自知”是做人的基本底線,有了“自知”,方能“自明”,才可能知道自己該為不該為,才能興利除弊,才能揚長避短,才能修身養性,才能不斷修正錯誤,才能把握好自己的人生方向。
  固然,人生在世,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千頭萬緒,錯綜複雜。但是,無論幹什麼事情,都有其必然的內在規律和要求,知其能為而為之是自知,知其不能為而避之為自明。知其不能為而勉強為之,就難免有所失敗。行事之初,三思而後行。如果自己不是那塊料,就不要濫竽充數,打腫臉充胖子,裝腔作勢,鴨子去上雞架,免為其難;如果自己是那樣的料,有做這方面事情的能力,也不必躲躲閃閃失去自信,讓機遇流失,讓展示自己才華的機會擦肩而過而抱憾終身ドッキングステーション
  人生在世,踏踏實實地做人做事非常重要。做人既不應好高騖遠,妄自尊大,也不應自卑自餒,喪失自我。所謂把握自己,把握人生,其實關鍵就在於要對自己有一個客觀的認識——自知者明。做人做事,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實際,喜歡吃什麼飯,有多大的肚量,能吃幾個饃,看菜吃飯,量體裁衣。清楚自己的優點與缺點,明白自己能與不能。尚若做到了立於自知,明王賜豪總裁於自我,行於自能,成於自信,也就真正悟出了做人的真諦和道理,便就自然進入了人生可貴的境界。

圓滿從心---栗子

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
曹老先生的紅樓金句,此時此刻,雖不合時季,卻極合心境,今秋的石榴豐收在望,滿樹金錘流星,星光燦燦!
與無花仙果,會晤半月,便握手道願景村別,依依不捨,餘味懷念,可歎有緣,可惜短暫!無奈呀,時不我待,道法自然,不得不尊,也不敢不尊!
這石榴的營養也絕不遜色,石榴不僅酸甜可口,而且全身是寶,果汁、果皮、根、花皆可入藥,勞您請度娘幫忙,功效搜得更全更細更詳更准!
說來也巧,不偏不依,在施行二孩的第二個年頭,二孩呱呱落地時,多子的石榴也喜獲豐收,真乃是天隨人願哦!
無花果默默無聞,石榴得寵入畫可有些年頭了。石榴從何時入畫,無暇考究,明代的寫意鼻祖徐渭的墨石榴,其才其創,讓板橋和白石二位老先生佩服的五體投地,甘作走狗,贊崇其才!自此,大凡畫者,皆寄情筆墨於石榴。
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即使你不識相學,也略知此福相之道!國人喜歡圓滿,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讓無數畫家揮毫潑墨的石榴,正合圓滿,形圓子滿,色金飾粉,滿樹燦燦,子孫盈堂,如意如願!
可是呢,在這實行計畫生育的年代,畫家筆下的石榴確是很尷尬的,雖然圓滿,卻不得多生!有思想的畫家,猶豫並躊躇著,藝術是為人民服務的,但是石榴這個體裁,面對窘境,只能擱淺!
多子多福,人多力大!這是即使偉人也無法探索四十突破的觀念,可是馬寅初先生的新人口論,向左前瞻,卻被迫向右成派,言衷隊錯,創新就是革命,是有風險的哦!
為了多生,相當年,多有抗爭!觀念逼變,歷經多年!而今允許二孩,卻無生產的積極性,觀念成勢,勢難彎轉!起後落繼,陰後陽續,縱向顧望,跨年雖久,生育思想之不同,卻是涇渭分明!
說到計劃生育,便引出栗子的出生。栗子出生前,正趕上第一波實行計劃生育,栗子身上已有兩哥兩姐,老爸是生產隊長,一心撲在生產上,絕對的男主外,老媽一人拉扯孩子,還要負責一家人的縫衣補褲、吃喝拉撒,確實很累,不想再要孩子了,可老爸卻是人多力量大的思想,經過幾番爭論,最後終於決定再生一個。還是老爸說話硬氣,第二年,栗子就來到人間,在此感謝老爸哦!哈哈,老媽也要謝的哦!至今二老對栗子的昵稱不同:老爸呼栗子,老媽喚小福(福字輩,又排老小)。不過人家的娃,都是求著來的,栗子卻是強烈的思想鬥爭來的,這不平凡的出生,或許註定栗子的不同一般呢,難道真要大器晚成?哈哈,先期待著,天道酬勤嘛!
八月已至,仲秋之後,每年都送給老媽兩枚大石榴做生日禮物,酸酸老娘的天真,甜甜老媽的笑音,生養之恩,榴注孝心!
老爸自年輕時即是血氣方剛、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除了正餐,從來不屑這小瓜嫩棗,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大丈夫哦!可是,仍要再三勸老爸也嘗一嘗的!
老爸老媽辛勤一生,育有五個兒女,而今八十有餘,有兒女輪流照顧,坐享清福,也算人生圓滿了!
家長里短,寓滿家國情懷!縱觀華夏歷史,你爭我奪,人口也在起伏增減,據說,膠東這塊宋朝時因戰爭人口驟減,從雲南遷移而來!成事在天,謀事在人,沒有人不行,人多了也不行,朝代的更迭,總會使人口數量自然平衡,這戰爭殘烈平衡可比計劃生育殘忍千萬倍!
最近的圓滿屬於G20峰會,主題:創新、活力、聯動、包容,這樣的主題,必須圓滿。
剛剛結束的裏約奧運,中國代表團圓滿了,女排姑娘們圓滿了,鐵榔頭郎聖母圓滿了,年輕的超生的主攻手朱小姐也圓滿了,用盡洪荒之力的傅小姐也圓滿了,之所以圓滿,因為祖國在她們心中。
每個人心中有渴望,並為之勤奮努力,我們偉大的中國夢,正在走向圓滿!
而石榴的入畫,不僅僅是因為圓和滿,還有其顏色:金和紅!
金黃,榮華富貴,紅色,大吉大利。國人總是對物和事賦予感情色彩,旗幟鮮明,善惡正負,太極黑白,這或許也是信奉道教的緣故!
京劇裏有紅臉和白臉,紅忠白奸,紅臉關公,白臉曹操。而兵者,詭道也,勝者王敗者寇!關公和曹操都是中華優秀兒女,各為其主而已!
我們的五星紅旗的紅色和黃色,是我們民族最崇尚的顏色,皇事金貴,盛喜紅火!而青天白日旗的藍和白,卻不是百姓最喜愛的顏色,冷調寒生,不暖難近!顏色事小,而其所存之道卻非同小可,尊道者,順探索四十民意,得民心!天下歸屬,是否早有定論?
成熟的石榴開裂迸子,本是完成播種繁衍,卻被畫家賦予人格,開口一笑,此寓教人處世,快樂至上!圓滿至此,必須笑聲朗朗!
還有那紅色狀若裙子的石榴花,自春至秋,續開不斷,花果同生,寓旺枝頭,鴻運日盛,美哉祥和,瑞氣至增,錦上添花!
小石榴,鼓胖身,常笑口,樂盈唇,尊孝道,慰辛勤,旺古今,圓滿心!

一紙婚書,情感知多少

吃罷晚飯,正要收拾碗筷,樓下突然傳來激烈的爭吵聲。仔細聽聽,原來是兩口子準備離婚。為孩子,房子,車子和存款達不成最終分割的統一意見而大戰馬路。絲毫不顧及路人的眼光和哭的撕心裂肺安利傳銷的孩子。
   離婚,在這個物欲日益膨脹的社會,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離婚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門,只要婚姻中有一方,想要退出婚姻的圍城,圍城的牆壁上隨時都可以找到一個可以鑽出去的洞口。一個芝麻綠豆的事態,也會被人用心良苦的大肆宣揚,無限的擴大,直到另一方妥協,被吹大的肥皂泡泡才會破滅,才會息事寧人。
   無形的洪荒之力,把應有的責任心沖打的潰不成軍,霓虹燈飄渺的光影下,一顆心越來越虛浮。忍耐的底線越來越高,包容的尺度越來越小,關懷的甜點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與時俱進的學會了自私自利的享受,把自己高高在上的放在心中無可替代的位置。愛,成了一個人的獨角戲,不再分享與共。
   莊嚴神聖的大紅色結婚證書,漸漸的褪去了它的終身制和不可侵犯的尊嚴,變成了可以隨意調換的商品,不再用“從一而終”的心態去呵護它,守衛它。閃婚,閃離,踏著快節奏的生活旋律,走著快節奏的步伐,新生代的名詞在一閃過後,鋪天蓋地的流行起來。
   一只剛出爐的麵包,在適宜的溫度下有三天的壽命,若放在高溫潮濕的地方,能隔夜不發黴,就很不錯了。採摘下一只健康的蘋果,在妥善的保存下要半年才能脫水乾癟或者是腐爛。若放在桌上置若罔聞,頂多採摘下來一個月,外觀就讓人不忍直視。它們壽命的長短,不在乎是否劣質,而是沒有正確的,穩妥的,用心的去呵護。
   愛情也一樣,需要妥善的保管才能讓它的生命力發揮到極致。攜手走入婚姻圍城的倆個人,不管初遇時的心動多麼激烈,若是不好好的用心供養愛情的玫瑰花園,保鮮期會提前,會在凋零之後發黴腐爛。不管貧富與否,愛情裏從來不缺少浪漫,缺少的是把激情正確的轉化為親情的方向,讓兩顆心,不僅僅是你裝著我,我裝著你,還默契的裝著我們對未來的打算和珍藏一路共有的記憶。
   婚姻,不是用來捆綁感情的,而是責任的升級。有感情的人不一定非要結婚,但結了婚就一定要負起責任。組建起這個家庭的男人和女人,不再是單純的個體,而是既能自由活動又能互相約束的安利呃人結合體。同在一個屋簷下,共同打造一個家,而這個“家”品質的好壞,能不能長久的使用,和遭遇風雨時能不能得到妥善的維護,是要兩個人齊心協力去付出的。
   好的婚姻,都是用心經營出來的。一份呵護打造一份和諧,一份容忍收穫一份安穩,一份付出得到一份明媚。經營的陽光和絢,鳥語花香的家,不管涉入塵世的心有多疲憊,邁進家門的那一刻,輕鬆宜人的氛圍都會把心靈上的塵埃輕輕的拂去。一句暖心的話,一杯喜歡的茶,在日復一日的簡單中,讓純真的感情愈發的濃厚。
   溫暖心靈的不是暖氣,拂去煩躁的不是空調,而是一份懂得與體貼。能夠拴住一顆心的不是容貌與身材,也不是地位與身價,而是另一顆心的內涵。兩情相悅,四壁透風的草房,也會被內在的幸福填滿。家是心靈的港灣,是靈魂棲息的地方。不需要奢華,卻一定要舒適。
   婚姻的靈魂是感情,一個沒有好好維繫感情的婚姻就是一個空殼,無論裝潢多麼的奢侈華麗,都會在風雨中不堪一擊。每天,細膩的感受愛人的一顰一笑,適時的調節自己心情,轉換自己的思想。用心的接受身邊人的悲與歡,對與錯的同時,也坦誠的對身邊人敞開自己心扉,把自己的苦與樂,陰與晴用恰當的方式傾訴與愛人。
   交流,是讓愛情長久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有些顧慮,說出來,心結會輕輕的打開。有些矛盾,說到明處,干戈就會化為玉帛。有些苦衷,說出來,緊蹙的眉頭就會雲淡風輕。愛人也是人,不會未卜先知,也不會能掐會算,有些話,不說,就失去了讓TA懂得的機會。即便不懂,TA還可以問,你還可以解釋。
   夫妻關係和任何一種關係都不一樣。手足之情,朋友之情,都是真摯的,甚至我們可以拿命去換,可真的某天利益當頭,還是會掂量下輕重,考慮一下是否可行。夫妻的利益不分孰重孰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沒有彼此之分,沒有勝敗之說,確切的說,彼此之間的任何事態,都沒有什麼利益或是損失可以是單對某一方的。
   這樣的兩個人,沒有理由不相互敞開心扉,掏出肺腑。在為事業打拼的空閒時,在煙薰火燎的罅隙裏,背靠著背,對著一窗新月,把柔軟的心敞開,聽聽愛人的心,也讓愛人聽聽自己的心。用自己溫柔的體貼縫補愛人闖蕩在外留下的傷口,而自己在人際中的憋屈也讓愛人用TA的細膩溫情融化。
   最好的婚姻,不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而是無才無貌,門不當戶不對的兩個人,彼此在乎,彼此珍惜,彼此忍讓,彼此奉獻,因為心中真摯的愛,粗茶淡飯才會在唇齒間留香,粗布衣衫才能穿出眼中旖旎纖瘦店的風景。
   能夠走進婚姻的殿堂,無外乎是一見傾心或是日久生情。只是那個當初怦然心動的人在柴米油鹽中黯然了色彩。當青蛙王子天天為生活奔波的時候,他的帥氣和體貼難免打些折扣;當白雪公主時時為生活操碎了心的時候,她的賢淑與溫柔難免遺失些許。不要抱怨婚前與婚後的TA判若兩人,能夠改變對方的因素大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作為一個男人若能頂天立地的為愛人撐起一片晴空,用關懷和呵護讓她無憂無慮如少女般生活在溫馨的搖籃裏,被愛情滋潤的她會更加可愛,比婚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做怨婦,心情舒暢的女人會把鍋碗瓢盆的協奏曲彈奏的很美妙,雖比不了天籟之音,卻也能讓人流連忘返。
   做為一個女人若能用一個賢妻良母的溫婉為愛人解去後顧之憂,用體貼和善解人意讓他能夠放手自己的事業,被愛情澆灌的他會更加成熟穩重,用全身心去為家打拼。沒有哪個男人願意把家庭當作戰場,溫暖舒適的小窩會讓他樂此不彼的為家人系上圍裙,用一粥一飯誘惑愛人的味蕾,溫暖愛人的心扉。
   生活的快節奏,社會的高強度壓力,免不了會有心理上的壓抑需要用發洩來緩解。而發洩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酗酒,有人玩命工作,有人大發雷霆,喋喋不休的抱怨,只有少數明智的人,才會對著愛人,娓娓道出自己的感覺。甘苦與共的另一半,也有自己的獨立的思想,有時候TA會無法接受你的緩解的方式。勺子碰到鍋沿時,恰當的退一步,給枕邊人一份包容,一份體諒和一分鐘的解釋。
   細膩的愛情會擦去在塵世中跋涉而蒙塵的心,會修復在風吹雨打中道道傷痕,會營養在外應酬疲憊而枯燥的心。好的愛情是婚姻的潤滑劑,在不斷的注入下,婚姻會永遠的和諧美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雖然我不相信前世來生的說法,相信人只是個一次性的肉體,用完之後,就會回歸自然的垃圾場。但在千千萬萬的人之中,能夠遇見真的不容易,應該用生命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緣分。
   兩個人在一起,同在一個屋簷下,並駕齊驅,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聰明笨傻之分。在日久的相濡以沫裏,習慣慢慢融合,性格慢慢互補,愛的激情慢慢昇華成血脈相連的親情。愛與情,不僅僅是左手牽右手的浪漫,更是息息相通的心與肺;不僅僅是心甘情願的做另一半的拐杖,更願意做TA的眼,TA的嘴,TA的一切的一切……

退一步海闊天空

去市場買菜,剛進菜場東門就發現,一位中年婦女帶著一個大約八、九的女孩和一個賣菜的老太太吵得不可開交,灑落滿地的菠菜、豆芽Amway安利菜,和小蔥,有的都被揉搓的不像樣子了,從圍觀的人群中得知:這母女倆一大早買了兩元錢的豆芽菜,快晌午了,提著回去找賣菜的,說回家一稱少了一兩,賣菜的老太太就是不給補稱,理由是:菜已經賣出近三個小時了,豆芽本身就是“水菜”兩三個小時以後斤兩不足也是很正常的,於是就激怒了這對母女,一氣之下,娘倆就把老太太的菜攤給掀了個底朝天,連摔帶踩整個菜攤一片狼藉。
  即便現代人,看熱鬧的多、管閒事的少,但是母女倆的舉動還是遭到了路人的譴責,有人說:何必呢?不就是幾根豆芽菜嗎,至於發這麼大的火;也有人說做買賣是個良心活,缺斤少兩有失天理;還有人說不應該讓這麼大的女孩也參與此事,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
  生活中有些人,往往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爭執不休,其結果:輕的生了一肚子氣,不歡而散;重的引起雙方大動干戈,後果不堪設想。
   此事讓我想起,前些日子在我樓下,兩輛私家車一輛往東一輛往西,在樓下會車,因生活區道路狹窄,必須有一輛車先往後倒幾米,才能給對方讓出路 ,多年來大部分人都是,你尊我讓相安無事。但是那天我下班走到樓頭時,發現兩輛車的車主頂上牛了,誰也不肯退讓,相持了幾分鐘後,兩個人開始是口齒之爭,後來演變成拳腳相加,再後來就驚動了“110”……
   退一步海闊天空,做人幹嘛這麼較真呢!?人與人之間為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太不值得,待人接物少點計較多點寬容,你不會有太大損失,就說兩位車主吧,有一方將車往後倒退幾米,舉手之勞,一笑而過,其結果就不一樣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讓三分心平氣和。一句話,點透了寬容做人的真諦。
   寬容是做人的美德,也是一種境界,深受人們的敬仰。春秋戰國時期,閔子騫,從小母親就去世了,父親娶了個Amway傳銷後娘,又生了兩個兒子。繼母冬天做衣服時,給兩個弟弟做的棉襖全是棉花的 ,給他全是用蘆花做的棉襖。有一天父親出門,天特別冷,閔子騫幫家父牽馬時,因寒冷凍的他渾身顫抖,一不小心繩子掉在地上,於是招來父親一頓毒打,不曾想棉襖被抽破了,蘆花從裂縫裏飛了出來,父親這才知道閔子騫受到了繼母的虐待。一氣之下父親決定休妻。懂事的子騫雙膝跪地,哀求父親饒恕繼母,理由很簡單:留下母親只是我一個人受冷,休了母親我們三個孩子都要受凍。繼母聽了子騫的哀求,後悔莫及,從此對待他親如己出。
  曹操在歷史上也稱得上是一位智勇雙全,足智多謀的帥才,官渡之戰繳獲了袁紹的大量資料,其中發現有許多自己手下的人給袁紹寫的信,在一般人眼裏,這是通敵的證據,應該逐一索驥,但是曹操果斷下令,封鎖資料全部燒毀,當時他的謀臣就不理解問曹操:為什麼不保留這些珍貴的證據?曹操說:算了吧,其實官渡之戰我是險勝,當時我手下的人,憂心忡忡想為自己找一個後路,也是很正常的,把這些原封不動的證據,當著大家的面全燒了,我一點把柄都不留,大家心裏就沒有顧慮了,我心裏也坦然。此舉很快就穩定了局勢,軍中那些異己分子、中立分子甚至連那些曹操對立面的將領都心悅誠服地歸順了曹營。
  正因為他懂得退讓一步,關鍵時刻的寬容大度、務實的銳氣、清晰的思路,加上他求賢若渴量才適用的理念,才使得曹營智囊團人才濟濟,為日後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無論是閔子騫跪求家父留住繼母,還是曹操燒掉將士們的信件,都是因退讓,才給自己給他人,留出了迴旋的空間。
  做人寬容點,相互之間多點謙讓,不為蠅頭小利動肝火,當你受到別人誤解時,不妨選擇寬容;在利益面前,適當地選擇放棄。對朋友退讓一步,加深的是彼此之間的友情;家人之間退讓一步,收穫的是充滿溫馨的氛圍;夫妻之間退讓一步,是愛的昇華;陌生人之間退讓一步,免去了許Amway呃人多不必要的糾葛。
  生活中,很多人經常會為了一丁點小事爭執起來,互不相讓,其結果是兩敗俱傷;甚至因對方說了一句不太好聽的話,導致鄰里間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來;同一崗位上的同事,因感覺對方一個不太對勁的眼神,從此見了面連招呼也不打,其實,他們有沒有想過,如果大家都讓一步,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退讓,不是息事寧人毫無原則,而是一種智慧與能力的體現。

第一日 故事一

恰潑萊托在臨終時編造了一篇懺悔,把神父騙得深信不疑,雖然他生前無惡不作,死後卻給人當做聖徒,被尊為“聖恰潑萊托”。
親愛的小姐們,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都應當以偉大神聖的造物者的名字作為起始。既然我第一個開始講故事,我就打算免疫系統揀一件天主的奇跡做題材,大家聽了,好對於永恆不變的我主的信心更具堅定,而且懷著更大的熱誠永遠讚美他。
世間萬物,原來是匆促短暫、生死無常,而且還要忍受身心方面種種困厄、苦惱,遭受無窮的災禍;我們人類寄跡在天地萬物中間、而且就是這萬物中間的一分子,實在柔弱無能,既無力抵禦外界的侵淩,也忍受不了重重折磨——幸虧大恩大德的天主把力量和智慧賜給了我們。
可是我們應該相信,這恩寵卻並不是仗著我們自己的功德而得來的;別那麼想,要知道這是全憑了天主的慈悲和諸聖的祈禱!
那些聖徒們,當初也是凡人,跟我們並沒兩樣;但是他們在世時,一刻也忘不了主的意旨,因此如今在天上受祝福、得永生了。我們在禱告中,不敢直接向那麼崇高的審判者訴述自己的私願;只得向聖徒們傾吐自己切身的要求,請他們,代為上達天聽——因為他們本著自身的經驗,洞悉人性的弱點。
我們凡人的俗眼雖然無從窺測神旨的奧妙,但是確知天主的慈悲是廣大無邊的。有時候,我們凡人受了欺蒙,竟會錯找那永遠遭受放逐、再不能覲見聖座的人來傳達祈禱;天主可是不受欺蒙的。雖然這樣,天主還是鑒於祈禱者的真心誠意,寬容了他的愚昧,也不計較那被放逐者的深重罪孽,依舊垂聽那錯把罪徒當作了天主座前的聖者的禱告。在我所要講的這個故事中,這一層就表明得最清楚;我說“最清楚”,並不是就天主的判斷而論,而是對我們人類而言的。
從前法國有個大商人,叫做繆夏托·法蘭西茲,他因為有錢有勢,所以做了朝廷上的爵士。那時候,法國國王的弟弟查理奉了教皇蔔尼法斯的召見,正要到托斯卡納去,他被派做隨從,一同前去。象通常的商人一樣,臨到要起程了,他發覺還有好多事務還得料理,而行程倉促,來不及在頃刻之間就辦妥,只得設法把一應大小事務交托了人;只是有一件極難處置的事不曾託付妥當,那就是說,他放給好多勃艮第人的債,還找不到一個可靠的人去催收。是因為他知道這班勃艮第人都潑辣得要命,不顧信用,又不講道理;因此躊躇不決。一時倒很難免疫系統想出一個精明的人,可以對付得了他們的霸道行為。
他考慮好久,才想起有一個身材矮小、衣飾華麗、時常在他巴黎的寓所裏出入的人物。那人名叫恰貝萊洛·達·普拉托。那些法國人不知道“恰貝萊洛”是“木樁”的諧音,只看到他衣飾入時,還道這字跟“卡貝洛”(花冠)是相同的,於是就把它變做了“恰潑萊托”(花冠的愛稱),這樣就“恰潑萊托”“恰潑萊托”地叫開了,他的真名倒反沒人知道了。
說起這位先生,他的為人可真夠你瞧呢。他幹的是公證人這個行當,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就是編造假文書,如果他真寫了一份絕無弊端的契據,那反而教他羞愧得無地自容,好在文契一由他經手,作偽做假的多,真實完整的少;更妙的是你並不要出多少錢去求他;他肯白給你一份假文書,他情願奉送!給人發假誓,那是他最高興不過的事了,你求他也罷,不求他也罷,他總不肯錯過這機會。那時候,法國人民對於發誓是十二分重視的,不敢胡亂發誓;可是每逢法庭上要他出席作證、憑著他的信仰起誓時:他總是毫不在乎地發一個大大的假誓,所以每次他都靠這種無賴手段勝訴。
他還孜孜不倦地不管在人家骨肉、朋友中間,還是在不相干的人中間挑撥是非,散佈仇恨,亂子鬧得越大,他就越得意。逢到人家找他謀害人命、或是幹其他的好差使時,他總是一口答應下來,從沒推辭過;遭他暗算因而送命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對於天主和諸聖,他一味褻瀆,哪怕是為了一點不相干的事情都可以暴跳如雷。他從沒踏進過教堂;提到聖禮聖餐,他總是使用著最難聽的字眼,好象在講著不值一提的東西似的。另一方面,酒店和下流的場所,卻難得缺少他的蹤跡。他離不開女人,就象惡狗少不了一根棒子,再沒有哪一個惡徒象他那樣有傷風化、違反人道的了。他做起搶劫的勾當來心安理得,就像是修士向天主奉獻犧牲一般。他好吃好喝,把自己的身子都糟蹋壞了。他又是個出名的賭棍,專門做手腳、擲鉛骰子,去騙別人的錢。
可是我何必多嚕蘇呢,從古以來恐怕再也找不出一個象他那樣的壞蛋了。總之,有一個時期,他憑他的奸詐給繆夏托效勞,而繆夏托也仗著自己的財勢庇護他,把他從受害人的手裏、從法律的掌握裏救了出來,不止一次。
現在繆夏托就想起了他來,恰潑萊托的歷史全在他肚裏,他認為要對付那些狡黠的勃艮第人就非他去不可。他差人去把他請了來,向他說道:
“恰潑萊托,你知道,我要出國去了,以後不知哪天才得回來,只是還有些債務沒跟勃艮第人了結,這班人可真刁滑,我想要腦部發展不是勞駕你走一遭,就再沒哪個可以把我的錢收回來了。再說,你眼前也是空閒著,要是你願意去的話,我將來自會給你向朝廷討一份護照,你收賬回來,便從賬款裏提出一筆相當的數目來給你做酬勞。”
恰潑萊托這時正沒事可幹,手頭很緊,如果向來照應他、庇護他的朋友一走,那情景越發困難了,所以他毫不考慮,一口答應了下來。兩人談妥之後,繆夏托就啟程了。
恰潑萊托帶著委託證明書和皇家的護照。也來到了勃艮第。那裏的人誰都認不得他;而他居然一反向來的本性,用溫和公平的態度來催收賬款,行為檢點、盡他本分的職務,好象他有多少邪惡的手段他都要藏起來,準備到最後才一下子使用出來。
他寄居在兩個放高利貸的佛羅倫斯人家裏。他們是兄弟倆,看恰潑萊托是繆夏託派來的人,著實優待他。不想他在他們家裏病倒了。他們隨即給他把大夫請了來,還打發僕役侍候他,凡能盡力的地方都盡力做到。
可是一切都不見功效。他年紀老了,從前的生活過得又荒唐,眼看病勢一天比一天沉重;到最後,醫生回說沒救了,弄得那兄弟兩個十分焦急。有一天,他們在緊貼著病室的一間房裏商量起來了。一個問另一個說道:
“我們怎樣打發這個病人呢?這件事可不好辦哪,要說把病人攆出門外吧,情理上說不通,一定要受人指責。大家看見我們把他招留進來,後來又忙著替他請醫、派人服侍他,現在臨到人快要死了,斷不會再做出什麼得罪我們的事來,卻忽然看見我們把他攆了出去,這怎麼成呢?再反過來講,他平生是一個邪惡的人,斷不肯懺悔認罪、接受教會的聖禮;一旦死了,教堂一定不肯收容他的屍體,他豈不是要象死狗一般給扔在溝裏嗎?就算他認罪吧,他的罪案這樣多,罪孽又這樣重,不管神父或是修士,沒有一個肯赦他的罪,或是能夠給他赦罪的。要是他得不到赦免,那還不是給扔到了溝裏去?若是鬧出了這樣的事,那當地的人們平時就恨我們操著這行當,天天在罵我們是不義之徒,就會抓住這機會,一窩蜂沖進我們的宅子來搶劫錢財,一邊高喊道:
“‘這班倫巴第狗子們,連教堂都不肯收容他們,快給我們滾吧!’”
“他們這麼直沖進來,不但搶劫我們的財貨,說不定還要害我們的命。所以說來說去,一旦那個人死了下來,我們可要受累啦。”
方才說過,恰潑萊托只跟他們隔著一層板壁,病人的聽覺又格外敏銳,所以他們所說的話給他聽了去。他把那兄弟倆請到了自己的房中來,這樣向他們說道:
“請你們不必擔心或是顧慮我會連累你們。方才你們在隔壁房內所說的話,我全都聽到了;要是事情真是照你們所預測的那樣發展下去,那麼當然會落到這樣的結果。可是我有辦法把這局面轉變過來。我一生違背著天主行事,不知犯了多少罪孽,要是在臨死之前,再犯一次,那也反正是這麼一回事了。快去請一個最虔誠、最有德行的神父來——假使天下真有這樣一種人。其餘一切你全不用管,我自有辦法把事情弄得面面俱到,叫你們感到滿意。”
這兄弟倆雖然並不抱著多大希望,但仍然趕到了修道院裏去,說是家裏有一個倫巴第人快斷氣了,要請一個聖潔而有學問的神父來行終敷禮。修道院便派了一個十分聖潔、極有學問、精通《聖經》、為全城所敬重的神父跟他們同去。
神父走進病房,在床邊坐下,先用好話安慰了病人幾句,接著就問他跟最後一次懺悔已隔開多少時候了。恰潑萊托這一輩子從沒懺悔過,卻回答道:
“聖父,我向來每星期懺悔一次,有時還不止一次呢。可是說真的,自從病了以後,這八天中還不曾懺悔過,我就給病魔害得這麼苦!”
神父就說:“孩子,你這樣做很好,你應該堅持你這個習慣。既然你經常認罪,也就無須我多聽多問了。”
病人說道:“神父,不要那麼說,不管我懺悔了多少次,我還是時時渴望把我所記得起來的一生罪惡、從我落地出生起,直到此刻做著懺悔為止,原原本本吐露出來。所以,好神父,請你就把我當作從來沒有認過罪一般,詳詳細細地考問我吧,不要因為我躺在病床上就寬容了我。我寧可犧牲自己肉體的舒適,也不願我的救主用他那寶貴的鮮血贖回來的靈魂沉淪在深淵中!”
神父聽了他的話,大為高興,認為這就是心地純潔的證明,著實稱道他的虔誠。於是就詢問他可曾跟婦女犯了姦淫罪。恰撥萊托歎著氣回答道:
“神父,關於這種事,我不好意思向你說真話,怕的是我會犯自負罪。”
神父回說道:“儘管說好了,只要你說的是真話,那麼不管是在懺悔,還是在旁的場合,你決不會犯罪的。”
“既你這麼說,”恰潑萊托答道,“我就照實說了,我還是一個童身呢,就象我初出娘胎時那樣清白!”
“啊,願天主賜福給你!”神父嚷道,“這是難得的品德啊,你自動發願,保守清白,功德遠勝過我們和其餘受著戒律束縛的人。”
神父接著又問,他可曾冒著天主的不悅而犯了貪圖口腹之罪。
恰撥萊托連聲歎著氣說:犯過,這種罪他也不知犯了多少次。除了象旁的信徒那樣年年遵守著四旬齋!的禁食外,他還每星期至少齋戒三天,只吃些麵包和清水;可是他喝起水來——尤其是當他祈禱累了,或是在朝聖的路程中走累的時候——卻放量大喝,而且還喝得津津有味呢,就跟酒徒在喝酒時一模一樣。還有,他好多次真想嘗嘗婦女們上城去所拌的那種普通的生菜;有時候,吃東西會引起他的快感,對於象他那樣修心齋戒的人那實在是不應該的。
“我的孩子,”神父說道,“這些過失也是人情之常,算不上什麼的,你也不必過於責備自己的良心。每個人都是這樣,不管多麼虔誠,在長期齋戒之後進食,在疲乏的當兒喝水,精神也會為之一爽的。”
“啊,神父,”恰潑萊托說,“別拿這些話來安慰我吧,你知道我並非不明白,凡是跟侍奉天主有關的事,都要真心誠意、毫無怨尤地做去,否則就是犯了罪。”
神父聽了大為高興,就回他道:“你有這一片心,我非常高興,我也不禁要讚美你那純潔善良的心地。可是告訴我。你有沒有犯過貪婪罪呢?——臂如追求不義之財啊,或是佔有了你名分以外的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