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波轉,默守安然

如果生命是一樹繁華,那麼我願默守枝椏,隨風塵起落。如果生命是一種淺淡,那麼我願帶著禪意,開出一朵青蓮,默默釋放純情。
  ——題記
  撥開歲月的河流,發現生命如沙,或隨流、或擱淺,大大小小已盡失棱角 。時光的磨礪,歲月的浸染,一種如水的心性已然生成,隨時光的流轉或湍急、或平緩,都能安逸一份自如的心性,不再浮躁。面向平和守候一份安然,隨紅塵波轉,不濃不淡。
  曾經以為青春的腳步不會走的太過匆忙,會以豪邁的步伐一路踏歌,心潮澎湃的走一程無我。以無所顧忌的狂笑,盛氣淩人的高傲,闊步江湖。旁若無人的態度, 義氣沖天的性情,如此的日子也確實灑脫了一段時光,那個時候因為我們年輕。但時光不等人啊,一排彩燈,幾個紅喜字,一場盛大的煙花,在這樣的排場中,告別了來去自如的日子,爛漫的青春生涯也在夥伴們的簇擁下悄然出局。
  與生活的對白,當年的那份灑脫,在各種束搏中都略顯苛刻。獨立的初試對未來還是個未知數,那些和風秀色也在各種磕絆中盡顯滄桑。現實的緊迫感驅散了那些荒謬的幻想,面對生活不得不背起沉重的行囊,奔赴風雨中。鍋碗瓢盆撞擊出的旋律,孩子的啼哭夾雜著各種吵鬧聲,加深了一種無可奈何的煩躁。那種狂傲的性情也在這樣的日子裏被徹底吞覆,一蹶不振。那段日子裏,也確實背負了一段尷尬的時光。
  生活是對人生最好的磨練。各種人情的繁雜,隨時轉變的事態,讓我們不得不把腳步放穩,擺正自己的姿態。因為我們身後拖著一份牽掛,肩上扛著一份責任,也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位置。在擁擠的人流中翻滾,我們總有太多的困惑,對一些不盡人意也常常自問,為什麼?得失不停的浸染著生活,對一些望塵莫及的想法,也是飽含著太多的無奈。
  歲月匆匆,時光在一朵花開的時間裏已略顯斑駁。曾經喜歡看悲喜劇,會為女主角的涓涓落淚而傷情,也會為男主角的豪邁而震撼。此一時,彼一時,那些精心佈置的場景,精彩的畫面,曼妙的托詞,也不再如當年感同身處,精彩之處也只是一笑付之。很多時候戲裏戲外只是看了一個開頭,就已評估出結尾,因為所有的虛構都大同小異。而現實和虛擬的落差之大,讓我們不得不正視自己的思維,也不再為事不關己的劇情而交集。
  時光如水,很多時候還來不及細細品味時光的樣子,就遺失了一段華年,轉瞬已是滄桑滿目。清淺的皺紋中刻錄了各種波折後的成熟,一份淺淺然的心性也在慢慢沉澱。對於一些不盡人意的人情世故已不再糾結於心,而是豁達一笑,以如水的心境隨和了一份平淡,用一顆感知的心詮釋了生命尊嚴。用虔誠的態度,守一份晴好,恬一份安暖。
  百轉千回,聚散離別的殘酷讓我們更知曉了人情的可貴,那些淚流後的感懷隨歲月越走越濃,曾經無法釋懷的糾結也在領悟中,演變成了一道道值得回味的風景。被擱淺的往事一經提及,依然是入骨入心的感動。
  細數流年,對錯各半,一些意氣之爭空白了很多章節。或許人的一生需要配比一些違反常理的色調,才能把人生的畫布繪成亮點,使平凡的生活滋生了一些不平凡的故事。但風塵錯落頻多,總會有一些故事與時光脫節,成了深思後的回味。很多時候我們都想擁有一份持久,但更多的身不由己,總會有太多的事違人願。
  走過了一段心路,會明白人生需要隨安隨情。凡事都要有個度,過於低沉會喪失自己,過於張揚會亂了心性,有時候也需要那麼一點點的不和諧來調味,而使人生不像石沉大海,渺無聲色。生存需要動力,而生活需要活力,但活力是一種入心入情的爭取,而不是刻意的臨摹。就像一株花草,從一個點開始成長,不但要具備攀爬的能力,還要有經風雨的韌性,更需要一份面向陽光的姿態。人生就是這樣,從簡單中去提取更多的不平凡。
  撥開時光遺留的死角,以一扇窗的明媚鋪一地溫情,使血脈相通,從複雜中簡單的看待人和事。以大海般的胸懷容納世界,容納自己,隨紅塵波轉,默守安然……

人該有自知之明

有這樣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在生活和社會活動中,我們自己在經歷過程中所交往交際無數的人,張三,李四,趙五,王六認股證 買賣,馬七,侯八......一旦提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或者回憶起與他們有關的故事情節,腦海裏便會即刻浮現出他們的模樣相貌、性格特徵、走路姿勢、技藝愛好......儘管有的人只是一面之交。但是,要是自己想像自己的模樣相貌,卻是模模糊糊,很難馬上準確無誤地呈現腦際,只能有個大概輪廓的印象,除非拿面鏡子,對著鏡子說:“啊,原來自己這個馬大哈竟然是這般光景!”甚至就是自己的講話聲音、習慣動作也並非十分清楚。
  這種耐人尋味的、又十分好笑的現象,是否說明了這樣一個道理:認識瞭解別人比較容易,真正認識瞭解自己卻比較困難。或許正因為如此,茫茫人海,能夠認識瞭解別人的人固然有很多很多,而不能夠認識瞭解自己的人依然有很多很多。
  人貴有自知之明,人應該有自知之明。“自知”是做人的基本底線,有了“自知”,方能“自明”,才可能知道自己該為不該為,才能興利除弊,才能揚長避短,才能修身養性,才能不斷修正錯誤,才能把握好自己的人生方向。
  固然,人生在世,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千頭萬緒,錯綜複雜。但是,無論幹什麼事情,都有其必然的內在規律和要求,知其能為而為之是自知,知其不能為而避之為自明。知其不能為而勉強為之,就難免有所失敗。行事之初,三思而後行。如果自己不是那塊料,就不要濫竽充數,打腫臉充胖子,裝腔作勢,鴨子去上雞架,免為其難;如果自己是那樣的料,有做這方面事情的能力,也不必躲躲閃閃失去自信,讓機遇流失,讓展示自己才華的機會擦肩而過而抱憾終身ドッキングステーション
  人生在世,踏踏實實地做人做事非常重要。做人既不應好高騖遠,妄自尊大,也不應自卑自餒,喪失自我。所謂把握自己,把握人生,其實關鍵就在於要對自己有一個客觀的認識——自知者明。做人做事,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實際,喜歡吃什麼飯,有多大的肚量,能吃幾個饃,看菜吃飯,量體裁衣。清楚自己的優點與缺點,明白自己能與不能。尚若做到了立於自知,明王賜豪總裁於自我,行於自能,成於自信,也就真正悟出了做人的真諦和道理,便就自然進入了人生可貴的境界。

圓滿從心---栗子

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
曹老先生的紅樓金句,此時此刻,雖不合時季,卻極合心境,今秋的石榴豐收在望,滿樹金錘流星,星光燦燦!
與無花仙果,會晤半月,便握手道願景村別,依依不捨,餘味懷念,可歎有緣,可惜短暫!無奈呀,時不我待,道法自然,不得不尊,也不敢不尊!
這石榴的營養也絕不遜色,石榴不僅酸甜可口,而且全身是寶,果汁、果皮、根、花皆可入藥,勞您請度娘幫忙,功效搜得更全更細更詳更准!
說來也巧,不偏不依,在施行二孩的第二個年頭,二孩呱呱落地時,多子的石榴也喜獲豐收,真乃是天隨人願哦!
無花果默默無聞,石榴得寵入畫可有些年頭了。石榴從何時入畫,無暇考究,明代的寫意鼻祖徐渭的墨石榴,其才其創,讓板橋和白石二位老先生佩服的五體投地,甘作走狗,贊崇其才!自此,大凡畫者,皆寄情筆墨於石榴。
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即使你不識相學,也略知此福相之道!國人喜歡圓滿,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讓無數畫家揮毫潑墨的石榴,正合圓滿,形圓子滿,色金飾粉,滿樹燦燦,子孫盈堂,如意如願!
可是呢,在這實行計畫生育的年代,畫家筆下的石榴確是很尷尬的,雖然圓滿,卻不得多生!有思想的畫家,猶豫並躊躇著,藝術是為人民服務的,但是石榴這個體裁,面對窘境,只能擱淺!
多子多福,人多力大!這是即使偉人也無法探索四十突破的觀念,可是馬寅初先生的新人口論,向左前瞻,卻被迫向右成派,言衷隊錯,創新就是革命,是有風險的哦!
為了多生,相當年,多有抗爭!觀念逼變,歷經多年!而今允許二孩,卻無生產的積極性,觀念成勢,勢難彎轉!起後落繼,陰後陽續,縱向顧望,跨年雖久,生育思想之不同,卻是涇渭分明!
說到計劃生育,便引出栗子的出生。栗子出生前,正趕上第一波實行計劃生育,栗子身上已有兩哥兩姐,老爸是生產隊長,一心撲在生產上,絕對的男主外,老媽一人拉扯孩子,還要負責一家人的縫衣補褲、吃喝拉撒,確實很累,不想再要孩子了,可老爸卻是人多力量大的思想,經過幾番爭論,最後終於決定再生一個。還是老爸說話硬氣,第二年,栗子就來到人間,在此感謝老爸哦!哈哈,老媽也要謝的哦!至今二老對栗子的昵稱不同:老爸呼栗子,老媽喚小福(福字輩,又排老小)。不過人家的娃,都是求著來的,栗子卻是強烈的思想鬥爭來的,這不平凡的出生,或許註定栗子的不同一般呢,難道真要大器晚成?哈哈,先期待著,天道酬勤嘛!
八月已至,仲秋之後,每年都送給老媽兩枚大石榴做生日禮物,酸酸老娘的天真,甜甜老媽的笑音,生養之恩,榴注孝心!
老爸自年輕時即是血氣方剛、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除了正餐,從來不屑這小瓜嫩棗,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大丈夫哦!可是,仍要再三勸老爸也嘗一嘗的!
老爸老媽辛勤一生,育有五個兒女,而今八十有餘,有兒女輪流照顧,坐享清福,也算人生圓滿了!
家長里短,寓滿家國情懷!縱觀華夏歷史,你爭我奪,人口也在起伏增減,據說,膠東這塊宋朝時因戰爭人口驟減,從雲南遷移而來!成事在天,謀事在人,沒有人不行,人多了也不行,朝代的更迭,總會使人口數量自然平衡,這戰爭殘烈平衡可比計劃生育殘忍千萬倍!
最近的圓滿屬於G20峰會,主題:創新、活力、聯動、包容,這樣的主題,必須圓滿。
剛剛結束的裏約奧運,中國代表團圓滿了,女排姑娘們圓滿了,鐵榔頭郎聖母圓滿了,年輕的超生的主攻手朱小姐也圓滿了,用盡洪荒之力的傅小姐也圓滿了,之所以圓滿,因為祖國在她們心中。
每個人心中有渴望,並為之勤奮努力,我們偉大的中國夢,正在走向圓滿!
而石榴的入畫,不僅僅是因為圓和滿,還有其顏色:金和紅!
金黃,榮華富貴,紅色,大吉大利。國人總是對物和事賦予感情色彩,旗幟鮮明,善惡正負,太極黑白,這或許也是信奉道教的緣故!
京劇裏有紅臉和白臉,紅忠白奸,紅臉關公,白臉曹操。而兵者,詭道也,勝者王敗者寇!關公和曹操都是中華優秀兒女,各為其主而已!
我們的五星紅旗的紅色和黃色,是我們民族最崇尚的顏色,皇事金貴,盛喜紅火!而青天白日旗的藍和白,卻不是百姓最喜愛的顏色,冷調寒生,不暖難近!顏色事小,而其所存之道卻非同小可,尊道者,順探索四十民意,得民心!天下歸屬,是否早有定論?
成熟的石榴開裂迸子,本是完成播種繁衍,卻被畫家賦予人格,開口一笑,此寓教人處世,快樂至上!圓滿至此,必須笑聲朗朗!
還有那紅色狀若裙子的石榴花,自春至秋,續開不斷,花果同生,寓旺枝頭,鴻運日盛,美哉祥和,瑞氣至增,錦上添花!
小石榴,鼓胖身,常笑口,樂盈唇,尊孝道,慰辛勤,旺古今,圓滿心!

一紙婚書,情感知多少

吃罷晚飯,正要收拾碗筷,樓下突然傳來激烈的爭吵聲。仔細聽聽,原來是兩口子準備離婚。為孩子,房子,車子和存款達不成最終分割的統一意見而大戰馬路。絲毫不顧及路人的眼光和哭的撕心裂肺安利傳銷的孩子。
   離婚,在這個物欲日益膨脹的社會,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離婚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門,只要婚姻中有一方,想要退出婚姻的圍城,圍城的牆壁上隨時都可以找到一個可以鑽出去的洞口。一個芝麻綠豆的事態,也會被人用心良苦的大肆宣揚,無限的擴大,直到另一方妥協,被吹大的肥皂泡泡才會破滅,才會息事寧人。
   無形的洪荒之力,把應有的責任心沖打的潰不成軍,霓虹燈飄渺的光影下,一顆心越來越虛浮。忍耐的底線越來越高,包容的尺度越來越小,關懷的甜點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與時俱進的學會了自私自利的享受,把自己高高在上的放在心中無可替代的位置。愛,成了一個人的獨角戲,不再分享與共。
   莊嚴神聖的大紅色結婚證書,漸漸的褪去了它的終身制和不可侵犯的尊嚴,變成了可以隨意調換的商品,不再用“從一而終”的心態去呵護它,守衛它。閃婚,閃離,踏著快節奏的生活旋律,走著快節奏的步伐,新生代的名詞在一閃過後,鋪天蓋地的流行起來。
   一只剛出爐的麵包,在適宜的溫度下有三天的壽命,若放在高溫潮濕的地方,能隔夜不發黴,就很不錯了。採摘下一只健康的蘋果,在妥善的保存下要半年才能脫水乾癟或者是腐爛。若放在桌上置若罔聞,頂多採摘下來一個月,外觀就讓人不忍直視。它們壽命的長短,不在乎是否劣質,而是沒有正確的,穩妥的,用心的去呵護。
   愛情也一樣,需要妥善的保管才能讓它的生命力發揮到極致。攜手走入婚姻圍城的倆個人,不管初遇時的心動多麼激烈,若是不好好的用心供養愛情的玫瑰花園,保鮮期會提前,會在凋零之後發黴腐爛。不管貧富與否,愛情裏從來不缺少浪漫,缺少的是把激情正確的轉化為親情的方向,讓兩顆心,不僅僅是你裝著我,我裝著你,還默契的裝著我們對未來的打算和珍藏一路共有的記憶。
   婚姻,不是用來捆綁感情的,而是責任的升級。有感情的人不一定非要結婚,但結了婚就一定要負起責任。組建起這個家庭的男人和女人,不再是單純的個體,而是既能自由活動又能互相約束的安利呃人結合體。同在一個屋簷下,共同打造一個家,而這個“家”品質的好壞,能不能長久的使用,和遭遇風雨時能不能得到妥善的維護,是要兩個人齊心協力去付出的。
   好的婚姻,都是用心經營出來的。一份呵護打造一份和諧,一份容忍收穫一份安穩,一份付出得到一份明媚。經營的陽光和絢,鳥語花香的家,不管涉入塵世的心有多疲憊,邁進家門的那一刻,輕鬆宜人的氛圍都會把心靈上的塵埃輕輕的拂去。一句暖心的話,一杯喜歡的茶,在日復一日的簡單中,讓純真的感情愈發的濃厚。
   溫暖心靈的不是暖氣,拂去煩躁的不是空調,而是一份懂得與體貼。能夠拴住一顆心的不是容貌與身材,也不是地位與身價,而是另一顆心的內涵。兩情相悅,四壁透風的草房,也會被內在的幸福填滿。家是心靈的港灣,是靈魂棲息的地方。不需要奢華,卻一定要舒適。
   婚姻的靈魂是感情,一個沒有好好維繫感情的婚姻就是一個空殼,無論裝潢多麼的奢侈華麗,都會在風雨中不堪一擊。每天,細膩的感受愛人的一顰一笑,適時的調節自己心情,轉換自己的思想。用心的接受身邊人的悲與歡,對與錯的同時,也坦誠的對身邊人敞開自己心扉,把自己的苦與樂,陰與晴用恰當的方式傾訴與愛人。
   交流,是讓愛情長久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有些顧慮,說出來,心結會輕輕的打開。有些矛盾,說到明處,干戈就會化為玉帛。有些苦衷,說出來,緊蹙的眉頭就會雲淡風輕。愛人也是人,不會未卜先知,也不會能掐會算,有些話,不說,就失去了讓TA懂得的機會。即便不懂,TA還可以問,你還可以解釋。
   夫妻關係和任何一種關係都不一樣。手足之情,朋友之情,都是真摯的,甚至我們可以拿命去換,可真的某天利益當頭,還是會掂量下輕重,考慮一下是否可行。夫妻的利益不分孰重孰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沒有彼此之分,沒有勝敗之說,確切的說,彼此之間的任何事態,都沒有什麼利益或是損失可以是單對某一方的。
   這樣的兩個人,沒有理由不相互敞開心扉,掏出肺腑。在為事業打拼的空閒時,在煙薰火燎的罅隙裏,背靠著背,對著一窗新月,把柔軟的心敞開,聽聽愛人的心,也讓愛人聽聽自己的心。用自己溫柔的體貼縫補愛人闖蕩在外留下的傷口,而自己在人際中的憋屈也讓愛人用TA的細膩溫情融化。
   最好的婚姻,不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而是無才無貌,門不當戶不對的兩個人,彼此在乎,彼此珍惜,彼此忍讓,彼此奉獻,因為心中真摯的愛,粗茶淡飯才會在唇齒間留香,粗布衣衫才能穿出眼中旖旎纖瘦店的風景。
   能夠走進婚姻的殿堂,無外乎是一見傾心或是日久生情。只是那個當初怦然心動的人在柴米油鹽中黯然了色彩。當青蛙王子天天為生活奔波的時候,他的帥氣和體貼難免打些折扣;當白雪公主時時為生活操碎了心的時候,她的賢淑與溫柔難免遺失些許。不要抱怨婚前與婚後的TA判若兩人,能夠改變對方的因素大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作為一個男人若能頂天立地的為愛人撐起一片晴空,用關懷和呵護讓她無憂無慮如少女般生活在溫馨的搖籃裏,被愛情滋潤的她會更加可愛,比婚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做怨婦,心情舒暢的女人會把鍋碗瓢盆的協奏曲彈奏的很美妙,雖比不了天籟之音,卻也能讓人流連忘返。
   做為一個女人若能用一個賢妻良母的溫婉為愛人解去後顧之憂,用體貼和善解人意讓他能夠放手自己的事業,被愛情澆灌的他會更加成熟穩重,用全身心去為家打拼。沒有哪個男人願意把家庭當作戰場,溫暖舒適的小窩會讓他樂此不彼的為家人系上圍裙,用一粥一飯誘惑愛人的味蕾,溫暖愛人的心扉。
   生活的快節奏,社會的高強度壓力,免不了會有心理上的壓抑需要用發洩來緩解。而發洩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酗酒,有人玩命工作,有人大發雷霆,喋喋不休的抱怨,只有少數明智的人,才會對著愛人,娓娓道出自己的感覺。甘苦與共的另一半,也有自己的獨立的思想,有時候TA會無法接受你的緩解的方式。勺子碰到鍋沿時,恰當的退一步,給枕邊人一份包容,一份體諒和一分鐘的解釋。
   細膩的愛情會擦去在塵世中跋涉而蒙塵的心,會修復在風吹雨打中道道傷痕,會營養在外應酬疲憊而枯燥的心。好的愛情是婚姻的潤滑劑,在不斷的注入下,婚姻會永遠的和諧美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雖然我不相信前世來生的說法,相信人只是個一次性的肉體,用完之後,就會回歸自然的垃圾場。但在千千萬萬的人之中,能夠遇見真的不容易,應該用生命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緣分。
   兩個人在一起,同在一個屋簷下,並駕齊驅,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聰明笨傻之分。在日久的相濡以沫裏,習慣慢慢融合,性格慢慢互補,愛的激情慢慢昇華成血脈相連的親情。愛與情,不僅僅是左手牽右手的浪漫,更是息息相通的心與肺;不僅僅是心甘情願的做另一半的拐杖,更願意做TA的眼,TA的嘴,TA的一切的一切……

退一步海闊天空

去市場買菜,剛進菜場東門就發現,一位中年婦女帶著一個大約八、九的女孩和一個賣菜的老太太吵得不可開交,灑落滿地的菠菜、豆芽Amway安利菜,和小蔥,有的都被揉搓的不像樣子了,從圍觀的人群中得知:這母女倆一大早買了兩元錢的豆芽菜,快晌午了,提著回去找賣菜的,說回家一稱少了一兩,賣菜的老太太就是不給補稱,理由是:菜已經賣出近三個小時了,豆芽本身就是“水菜”兩三個小時以後斤兩不足也是很正常的,於是就激怒了這對母女,一氣之下,娘倆就把老太太的菜攤給掀了個底朝天,連摔帶踩整個菜攤一片狼藉。
  即便現代人,看熱鬧的多、管閒事的少,但是母女倆的舉動還是遭到了路人的譴責,有人說:何必呢?不就是幾根豆芽菜嗎,至於發這麼大的火;也有人說做買賣是個良心活,缺斤少兩有失天理;還有人說不應該讓這麼大的女孩也參與此事,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
  生活中有些人,往往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爭執不休,其結果:輕的生了一肚子氣,不歡而散;重的引起雙方大動干戈,後果不堪設想。
   此事讓我想起,前些日子在我樓下,兩輛私家車一輛往東一輛往西,在樓下會車,因生活區道路狹窄,必須有一輛車先往後倒幾米,才能給對方讓出路 ,多年來大部分人都是,你尊我讓相安無事。但是那天我下班走到樓頭時,發現兩輛車的車主頂上牛了,誰也不肯退讓,相持了幾分鐘後,兩個人開始是口齒之爭,後來演變成拳腳相加,再後來就驚動了“110”……
   退一步海闊天空,做人幹嘛這麼較真呢!?人與人之間為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太不值得,待人接物少點計較多點寬容,你不會有太大損失,就說兩位車主吧,有一方將車往後倒退幾米,舉手之勞,一笑而過,其結果就不一樣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讓三分心平氣和。一句話,點透了寬容做人的真諦。
   寬容是做人的美德,也是一種境界,深受人們的敬仰。春秋戰國時期,閔子騫,從小母親就去世了,父親娶了個Amway傳銷後娘,又生了兩個兒子。繼母冬天做衣服時,給兩個弟弟做的棉襖全是棉花的 ,給他全是用蘆花做的棉襖。有一天父親出門,天特別冷,閔子騫幫家父牽馬時,因寒冷凍的他渾身顫抖,一不小心繩子掉在地上,於是招來父親一頓毒打,不曾想棉襖被抽破了,蘆花從裂縫裏飛了出來,父親這才知道閔子騫受到了繼母的虐待。一氣之下父親決定休妻。懂事的子騫雙膝跪地,哀求父親饒恕繼母,理由很簡單:留下母親只是我一個人受冷,休了母親我們三個孩子都要受凍。繼母聽了子騫的哀求,後悔莫及,從此對待他親如己出。
  曹操在歷史上也稱得上是一位智勇雙全,足智多謀的帥才,官渡之戰繳獲了袁紹的大量資料,其中發現有許多自己手下的人給袁紹寫的信,在一般人眼裏,這是通敵的證據,應該逐一索驥,但是曹操果斷下令,封鎖資料全部燒毀,當時他的謀臣就不理解問曹操:為什麼不保留這些珍貴的證據?曹操說:算了吧,其實官渡之戰我是險勝,當時我手下的人,憂心忡忡想為自己找一個後路,也是很正常的,把這些原封不動的證據,當著大家的面全燒了,我一點把柄都不留,大家心裏就沒有顧慮了,我心裏也坦然。此舉很快就穩定了局勢,軍中那些異己分子、中立分子甚至連那些曹操對立面的將領都心悅誠服地歸順了曹營。
  正因為他懂得退讓一步,關鍵時刻的寬容大度、務實的銳氣、清晰的思路,加上他求賢若渴量才適用的理念,才使得曹營智囊團人才濟濟,為日後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無論是閔子騫跪求家父留住繼母,還是曹操燒掉將士們的信件,都是因退讓,才給自己給他人,留出了迴旋的空間。
  做人寬容點,相互之間多點謙讓,不為蠅頭小利動肝火,當你受到別人誤解時,不妨選擇寬容;在利益面前,適當地選擇放棄。對朋友退讓一步,加深的是彼此之間的友情;家人之間退讓一步,收穫的是充滿溫馨的氛圍;夫妻之間退讓一步,是愛的昇華;陌生人之間退讓一步,免去了許Amway呃人多不必要的糾葛。
  生活中,很多人經常會為了一丁點小事爭執起來,互不相讓,其結果是兩敗俱傷;甚至因對方說了一句不太好聽的話,導致鄰里間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來;同一崗位上的同事,因感覺對方一個不太對勁的眼神,從此見了面連招呼也不打,其實,他們有沒有想過,如果大家都讓一步,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退讓,不是息事寧人毫無原則,而是一種智慧與能力的體現。

第一日 故事一

恰潑萊托在臨終時編造了一篇懺悔,把神父騙得深信不疑,雖然他生前無惡不作,死後卻給人當做聖徒,被尊為“聖恰潑萊托”。
親愛的小姐們,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都應當以偉大神聖的造物者的名字作為起始。既然我第一個開始講故事,我就打算免疫系統揀一件天主的奇跡做題材,大家聽了,好對於永恆不變的我主的信心更具堅定,而且懷著更大的熱誠永遠讚美他。
世間萬物,原來是匆促短暫、生死無常,而且還要忍受身心方面種種困厄、苦惱,遭受無窮的災禍;我們人類寄跡在天地萬物中間、而且就是這萬物中間的一分子,實在柔弱無能,既無力抵禦外界的侵淩,也忍受不了重重折磨——幸虧大恩大德的天主把力量和智慧賜給了我們。
可是我們應該相信,這恩寵卻並不是仗著我們自己的功德而得來的;別那麼想,要知道這是全憑了天主的慈悲和諸聖的祈禱!
那些聖徒們,當初也是凡人,跟我們並沒兩樣;但是他們在世時,一刻也忘不了主的意旨,因此如今在天上受祝福、得永生了。我們在禱告中,不敢直接向那麼崇高的審判者訴述自己的私願;只得向聖徒們傾吐自己切身的要求,請他們,代為上達天聽——因為他們本著自身的經驗,洞悉人性的弱點。
我們凡人的俗眼雖然無從窺測神旨的奧妙,但是確知天主的慈悲是廣大無邊的。有時候,我們凡人受了欺蒙,竟會錯找那永遠遭受放逐、再不能覲見聖座的人來傳達祈禱;天主可是不受欺蒙的。雖然這樣,天主還是鑒於祈禱者的真心誠意,寬容了他的愚昧,也不計較那被放逐者的深重罪孽,依舊垂聽那錯把罪徒當作了天主座前的聖者的禱告。在我所要講的這個故事中,這一層就表明得最清楚;我說“最清楚”,並不是就天主的判斷而論,而是對我們人類而言的。
從前法國有個大商人,叫做繆夏托·法蘭西茲,他因為有錢有勢,所以做了朝廷上的爵士。那時候,法國國王的弟弟查理奉了教皇蔔尼法斯的召見,正要到托斯卡納去,他被派做隨從,一同前去。象通常的商人一樣,臨到要起程了,他發覺還有好多事務還得料理,而行程倉促,來不及在頃刻之間就辦妥,只得設法把一應大小事務交托了人;只是有一件極難處置的事不曾託付妥當,那就是說,他放給好多勃艮第人的債,還找不到一個可靠的人去催收。是因為他知道這班勃艮第人都潑辣得要命,不顧信用,又不講道理;因此躊躇不決。一時倒很難免疫系統想出一個精明的人,可以對付得了他們的霸道行為。
他考慮好久,才想起有一個身材矮小、衣飾華麗、時常在他巴黎的寓所裏出入的人物。那人名叫恰貝萊洛·達·普拉托。那些法國人不知道“恰貝萊洛”是“木樁”的諧音,只看到他衣飾入時,還道這字跟“卡貝洛”(花冠)是相同的,於是就把它變做了“恰潑萊托”(花冠的愛稱),這樣就“恰潑萊托”“恰潑萊托”地叫開了,他的真名倒反沒人知道了。
說起這位先生,他的為人可真夠你瞧呢。他幹的是公證人這個行當,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就是編造假文書,如果他真寫了一份絕無弊端的契據,那反而教他羞愧得無地自容,好在文契一由他經手,作偽做假的多,真實完整的少;更妙的是你並不要出多少錢去求他;他肯白給你一份假文書,他情願奉送!給人發假誓,那是他最高興不過的事了,你求他也罷,不求他也罷,他總不肯錯過這機會。那時候,法國人民對於發誓是十二分重視的,不敢胡亂發誓;可是每逢法庭上要他出席作證、憑著他的信仰起誓時:他總是毫不在乎地發一個大大的假誓,所以每次他都靠這種無賴手段勝訴。
他還孜孜不倦地不管在人家骨肉、朋友中間,還是在不相干的人中間挑撥是非,散佈仇恨,亂子鬧得越大,他就越得意。逢到人家找他謀害人命、或是幹其他的好差使時,他總是一口答應下來,從沒推辭過;遭他暗算因而送命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對於天主和諸聖,他一味褻瀆,哪怕是為了一點不相干的事情都可以暴跳如雷。他從沒踏進過教堂;提到聖禮聖餐,他總是使用著最難聽的字眼,好象在講著不值一提的東西似的。另一方面,酒店和下流的場所,卻難得缺少他的蹤跡。他離不開女人,就象惡狗少不了一根棒子,再沒有哪一個惡徒象他那樣有傷風化、違反人道的了。他做起搶劫的勾當來心安理得,就像是修士向天主奉獻犧牲一般。他好吃好喝,把自己的身子都糟蹋壞了。他又是個出名的賭棍,專門做手腳、擲鉛骰子,去騙別人的錢。
可是我何必多嚕蘇呢,從古以來恐怕再也找不出一個象他那樣的壞蛋了。總之,有一個時期,他憑他的奸詐給繆夏托效勞,而繆夏托也仗著自己的財勢庇護他,把他從受害人的手裏、從法律的掌握裏救了出來,不止一次。
現在繆夏托就想起了他來,恰潑萊托的歷史全在他肚裏,他認為要對付那些狡黠的勃艮第人就非他去不可。他差人去把他請了來,向他說道:
“恰潑萊托,你知道,我要出國去了,以後不知哪天才得回來,只是還有些債務沒跟勃艮第人了結,這班人可真刁滑,我想要腦部發展不是勞駕你走一遭,就再沒哪個可以把我的錢收回來了。再說,你眼前也是空閒著,要是你願意去的話,我將來自會給你向朝廷討一份護照,你收賬回來,便從賬款裏提出一筆相當的數目來給你做酬勞。”
恰潑萊托這時正沒事可幹,手頭很緊,如果向來照應他、庇護他的朋友一走,那情景越發困難了,所以他毫不考慮,一口答應了下來。兩人談妥之後,繆夏托就啟程了。
恰潑萊托帶著委託證明書和皇家的護照。也來到了勃艮第。那裏的人誰都認不得他;而他居然一反向來的本性,用溫和公平的態度來催收賬款,行為檢點、盡他本分的職務,好象他有多少邪惡的手段他都要藏起來,準備到最後才一下子使用出來。
他寄居在兩個放高利貸的佛羅倫斯人家裏。他們是兄弟倆,看恰潑萊托是繆夏託派來的人,著實優待他。不想他在他們家裏病倒了。他們隨即給他把大夫請了來,還打發僕役侍候他,凡能盡力的地方都盡力做到。
可是一切都不見功效。他年紀老了,從前的生活過得又荒唐,眼看病勢一天比一天沉重;到最後,醫生回說沒救了,弄得那兄弟兩個十分焦急。有一天,他們在緊貼著病室的一間房裏商量起來了。一個問另一個說道:
“我們怎樣打發這個病人呢?這件事可不好辦哪,要說把病人攆出門外吧,情理上說不通,一定要受人指責。大家看見我們把他招留進來,後來又忙著替他請醫、派人服侍他,現在臨到人快要死了,斷不會再做出什麼得罪我們的事來,卻忽然看見我們把他攆了出去,這怎麼成呢?再反過來講,他平生是一個邪惡的人,斷不肯懺悔認罪、接受教會的聖禮;一旦死了,教堂一定不肯收容他的屍體,他豈不是要象死狗一般給扔在溝裏嗎?就算他認罪吧,他的罪案這樣多,罪孽又這樣重,不管神父或是修士,沒有一個肯赦他的罪,或是能夠給他赦罪的。要是他得不到赦免,那還不是給扔到了溝裏去?若是鬧出了這樣的事,那當地的人們平時就恨我們操著這行當,天天在罵我們是不義之徒,就會抓住這機會,一窩蜂沖進我們的宅子來搶劫錢財,一邊高喊道:
“‘這班倫巴第狗子們,連教堂都不肯收容他們,快給我們滾吧!’”
“他們這麼直沖進來,不但搶劫我們的財貨,說不定還要害我們的命。所以說來說去,一旦那個人死了下來,我們可要受累啦。”
方才說過,恰潑萊托只跟他們隔著一層板壁,病人的聽覺又格外敏銳,所以他們所說的話給他聽了去。他把那兄弟倆請到了自己的房中來,這樣向他們說道:
“請你們不必擔心或是顧慮我會連累你們。方才你們在隔壁房內所說的話,我全都聽到了;要是事情真是照你們所預測的那樣發展下去,那麼當然會落到這樣的結果。可是我有辦法把這局面轉變過來。我一生違背著天主行事,不知犯了多少罪孽,要是在臨死之前,再犯一次,那也反正是這麼一回事了。快去請一個最虔誠、最有德行的神父來——假使天下真有這樣一種人。其餘一切你全不用管,我自有辦法把事情弄得面面俱到,叫你們感到滿意。”
這兄弟倆雖然並不抱著多大希望,但仍然趕到了修道院裏去,說是家裏有一個倫巴第人快斷氣了,要請一個聖潔而有學問的神父來行終敷禮。修道院便派了一個十分聖潔、極有學問、精通《聖經》、為全城所敬重的神父跟他們同去。
神父走進病房,在床邊坐下,先用好話安慰了病人幾句,接著就問他跟最後一次懺悔已隔開多少時候了。恰潑萊托這一輩子從沒懺悔過,卻回答道:
“聖父,我向來每星期懺悔一次,有時還不止一次呢。可是說真的,自從病了以後,這八天中還不曾懺悔過,我就給病魔害得這麼苦!”
神父就說:“孩子,你這樣做很好,你應該堅持你這個習慣。既然你經常認罪,也就無須我多聽多問了。”
病人說道:“神父,不要那麼說,不管我懺悔了多少次,我還是時時渴望把我所記得起來的一生罪惡、從我落地出生起,直到此刻做著懺悔為止,原原本本吐露出來。所以,好神父,請你就把我當作從來沒有認過罪一般,詳詳細細地考問我吧,不要因為我躺在病床上就寬容了我。我寧可犧牲自己肉體的舒適,也不願我的救主用他那寶貴的鮮血贖回來的靈魂沉淪在深淵中!”
神父聽了他的話,大為高興,認為這就是心地純潔的證明,著實稱道他的虔誠。於是就詢問他可曾跟婦女犯了姦淫罪。恰撥萊托歎著氣回答道:
“神父,關於這種事,我不好意思向你說真話,怕的是我會犯自負罪。”
神父回說道:“儘管說好了,只要你說的是真話,那麼不管是在懺悔,還是在旁的場合,你決不會犯罪的。”
“既你這麼說,”恰潑萊托答道,“我就照實說了,我還是一個童身呢,就象我初出娘胎時那樣清白!”
“啊,願天主賜福給你!”神父嚷道,“這是難得的品德啊,你自動發願,保守清白,功德遠勝過我們和其餘受著戒律束縛的人。”
神父接著又問,他可曾冒著天主的不悅而犯了貪圖口腹之罪。
恰撥萊托連聲歎著氣說:犯過,這種罪他也不知犯了多少次。除了象旁的信徒那樣年年遵守著四旬齋!的禁食外,他還每星期至少齋戒三天,只吃些麵包和清水;可是他喝起水來——尤其是當他祈禱累了,或是在朝聖的路程中走累的時候——卻放量大喝,而且還喝得津津有味呢,就跟酒徒在喝酒時一模一樣。還有,他好多次真想嘗嘗婦女們上城去所拌的那種普通的生菜;有時候,吃東西會引起他的快感,對於象他那樣修心齋戒的人那實在是不應該的。
“我的孩子,”神父說道,“這些過失也是人情之常,算不上什麼的,你也不必過於責備自己的良心。每個人都是這樣,不管多麼虔誠,在長期齋戒之後進食,在疲乏的當兒喝水,精神也會為之一爽的。”
“啊,神父,”恰潑萊托說,“別拿這些話來安慰我吧,你知道我並非不明白,凡是跟侍奉天主有關的事,都要真心誠意、毫無怨尤地做去,否則就是犯了罪。”
神父聽了大為高興,就回他道:“你有這一片心,我非常高興,我也不禁要讚美你那純潔善良的心地。可是告訴我。你有沒有犯過貪婪罪呢?——臂如追求不義之財啊,或是佔有了你名分以外的財物。”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

冷子興笑道:“虧你是進士出身,原來不通!古人有雲:‘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今雖說不及先年那樣興盛,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氣象不同。如今生齒日繁,事務日盛,主僕上下,安富尊榮者盡多,運籌實德好唔好謀畫者無一,[甲戌側批:二語乃今古富貴世家之大病。]其日用排場費用,又不能將就省儉,如今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甲戌側批:“甚”字好!蓋已半倒矣。]內囊卻也盡上來了。這還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誰知這樣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甲戌側批:兩句寫出榮府。]如今的兒孫,竟一代不如一代了!”[甲戌眉批:文是極好之文,理是必有之理,話則極痛極悲之話。]雨村聽說,也納罕道:“這樣詩禮之家,豈有不善教育之理?別門不知,只說這寧、榮二宅,是最教子有方的。”[甲戌側批:一轉有力。]
子興歎道:“正說的是這兩門呢。待我告訴你。當日寧國公[甲戌側批:演。]與榮國公[甲戌側批:源。]是一母同胞弟兄兩個。寧公居長,生了四個兒子。[甲戌側批:賈薔、賈菌之祖,不言可知矣。]寧公死後,賈代化襲了官,[甲戌側批:第二代。]也養了兩個兒子。長名賈敷,至八九歲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賈敬襲了官,[甲戌側批:第三代。]如今一味好道,只愛燒丹煉汞,[甲戌側批:亦是大族末世常有之事。歎歎!]餘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喚賈珍,[甲戌側批:第四代。]因他父親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讓他襲了。他父親又不肯回原籍來,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們胡羼。這位珍爺倒生了一個兒子,今年才十六歲,名叫賈蓉。[甲戌側批:至蓉五代。]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這珍爺那裏肯讀書,只一味高樂不了,把寧國府竟翻了過來,也沒有人敢來管他。[甲戌側批:伏後文。]再說榮府你聽,方才所說異事,就出在這裏。自榮公死後,長子賈代善襲了官,[甲戌側批:第二代。]娶的也是金陵世勳史侯家的小姐[甲戌側批:因湘雲,故及之。]為妻,生了兩個兒子:長子賈赦,次子賈政。[甲戌側批:第三代。]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甲戌側批:記真,湘雲祖姑史氏太君也。]尚在。長子賈赦襲著官。[[伏下賈璉鳳姐當家之文。]]次子賈政,自幼酷喜讀書,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臨終時遺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時令長子襲官外,問還有幾子,立刻引見,遂額外賜了這政老爹一個主事之銜,[甲戌側批:嫡真實事,非妄擬也。]令其入部習學,如今現已升了員外郎了。[甲戌側批:總是稱功頌德。]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甲戌側批:記清。]頭胎生的公子,名喚賈珠,十四歲進學,不到二十歲就娶了妻生了子,[甲戌側批:此即賈蘭也。至蘭第五代。]一病死了。[甲戌側批:略可望者即死,歎歎!]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這就奇了,不想後來又生一位公子,[甲戌眉批:一部書中第一人卻如此淡淡帶出,故不見後來玉兄文字繁難。]說來更奇,一落胎胞,嘴裏便銜下一塊五示 瑩的玉來,上面還有許多字跡,[甲戌側批:青埂頑石已得下落。]就取名叫作寶玉。你道是新奇異事不是?“[正是寧、榮二處支譜。]
雨村笑道:“果然奇異。只怕這人來歷不小。”
子 興冷笑道:“萬人皆如此說,因而乃祖母便先愛如珍寶。那年周歲時,政老爹便要試他將來的志向,便將那世上所有之楊海成物擺了無數,與他抓取。誰知他一概不取,伸 手只把些脂粉釵環抓來。政老爹便大怒了,說:‘將來酒色之徒耳!’因此便大不喜悅。獨那史老太君還是命根一樣。說來又奇,如今長了七八歲,雖然淘氣異常, 但其聰明乖覺處,百個不及他一個。說起孩子話來也奇怪,他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甲戌側批:真千古奇文奇情。]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你道好笑不好笑?將來色鬼無移了!”[甲戌側批:沒有這一句,雨村如何罕然厲色,並後奇奇怪怪之論?]雨村罕然厲色忙止道:“非也!可惜你們不知道這人來歷。大約政老前輩也錯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讀書識事,加以致知格物之功,悟道參玄之力,不能知也。"
子 興見他說得這樣重大,忙請教其端。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惡兩種,餘者皆無大異。若大仁者,則應運而生,大惡者,則應劫而生。運生世治,劫生世危。 堯,舜,禹,湯,文,武,周,召,孔,孟,董,韓,周,程,張,朱,皆應運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紂,始皇,王莽,曹操,桓溫,安祿山,秦檜等,皆應劫 而生者。[甲戌側批:此亦略舉大概幾人而言。]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惡者,撓亂天下。清明靈秀, 天地之正氣,仁者之所秉也;殘忍乖僻,天地之邪氣,惡者之所秉也。今當運隆祚永之朝,太平無為之世,清明靈秀之氣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 所餘之秀氣,漫無所歸,遂為甘露,為和風,洽然溉及四海。彼殘忍乖僻之邪氣,不能蕩溢於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結充塞於深溝大壑之內,偶因風蕩,或被雲催,略 有搖動感發之意,一絲半縷誤而泄出者,偶值靈秀之氣適過,正不容邪,邪複妒正,[甲戌側批:譬得好。]兩不相下,亦如風水雷電,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讓,必至搏擊掀發後始盡。故其氣亦必賦人,發洩一盡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氣而生者,在上則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為大凶大惡。[甲戌側批:恰極,是確論。]置 之於萬萬人中,其聰俊靈秀之氣,則在萬萬人之上,其雲邪謬不近人情之態,又在萬萬人之下。若生於公侯富貴之家,則為情癡情種,若生於詩書清貧之族,則為逸 士高人,縱再偶生於薄祚寒門,斷不能為走卒健僕,甘遭庸人驅制駕馭,必為奇優名倡。如前代之許由、陶潛、阮籍、嵇康、劉伶、王謝二族、顧虎頭、陳後主、唐 明皇、宋徽宗、劉庭芝、溫飛卿、米南宮、石曼卿、柳耆卿、秦少遊,近日之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龜年、黃幡綽、敬新磨、卓文君、紅拂、薛濤、崔 鶯、朝雲之流。此皆易地則同之人也。”
子興道:“依你說,‘成則王侯敗則賊’[甲戌側批:《女仙外史》中論魔道已奇,此又非《外史》之立意,故覺愈奇。]了。”雨村道:“正是這意。你還不知,我自革職以來,這兩年遍遊各省,也曾遇見兩個異樣孩子。[甲戌側批:先虛陪一個。]所以,方才你一說這寶玉,我就猜著了八九亦是這一派人物。不用遠說,只金陵城內,欽差金陵省體仁院總裁[甲戌側批:此銜無考,亦因寓懷而設,置而勿論。]甄家,[甲戌眉批:又一真正之家,特與假家遙對,故寫假則知真。]你可知麼?”子興道:“誰人不知!這甄府和賈府就是老親,又系世交。兩家來往,極其親熱的。便在下也和他家來往非止一日了。”[甲戌側批:說大話之走狗,畢真。]雨村笑道:“去歲我在金陵,也曾有人薦我到甄府處館。我進去看其光景,誰知他家那等顯貴,卻是個富而好禮之家,[甲戌側批:如聞其聲。甲戌眉批:只一句便是一篇世家傳,與子興口中是兩樣。]倒是個難得之館。但這一個學生,雖是啟蒙,卻比一個舉業的還勞神。說起來更可笑,他說:‘必得兩個女兒伴著我讀書,我方能認得字,心裏也明白,不然我自己心裏糊塗。’[甲戌側批:甄家之寶玉乃上半部不寫者,故此處極力表明,以遙照賈家之寶玉,凡寫賈家之寶玉,則正為真寶玉傳影。蒙側批:靈玉卻只一塊,而寶玉有兩個,情性如一,亦如六楊海成耳、悟空之意耶?]又常對跟他的小廝們說:‘這女兒兩個字,極尊貴,極清淨的,比那阿彌陀佛,元始天尊的這兩個寶號還更尊榮無對的呢![甲戌眉批:如何只以釋、老二號為譬,略不敢及我先師儒聖等人?餘則不敢以頑劣目之。]你們這濁口臭舌,萬不可唐突了這兩個字,要緊。但凡要說時,必須先用清水香茶[甲戌側批:恭敬。]漱了口才可,設若失錯,[甲戌側批:罪過。]便要鑿牙穿腮等事。’其暴虐浮躁,頑劣憨癡,種種異常。只一放了學,進去見了那些女兒們,其溫厚和平,聰敏文雅,[甲戌側批:與前八個字嫡對。]竟又變了一個。因此,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過幾次,無奈竟不能改。每打的吃疼不過時,他便‘姐姐’‘妹妹’亂叫起來。[甲戌眉批:以自古未聞之奇語,故寫成自古未有之奇文。此是一部書中大調侃寓意處。蓋作者實因鹡鸰之悲、棠棣之威,故撰此閨閣庭幃之傳。]後 來聽得裏面女兒們拿他取笑:‘因何打急了只管叫姐妹做甚?莫不是求姐妹去說情討饒?你豈不愧些!’他回答的最妙。他說:‘急疼之時,只叫”姐姐“”妹妹 “字樣,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聲,便果覺不疼了,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極,便連叫姐妹起來了。’你說可笑不可笑?也因祖母溺愛不明,每因孫辱師責 子,因此我就辭了館出來。如今在這巡鹽禦史林家做館了。你看,這等子弟,必不能守祖父之根基,從師長之規諫的。只可惜他家幾個姊妹都是少有的。”[甲戌側批:實點一筆,餘謂作者必有。]
子興道:“便是賈府中,現有的三個也不錯。政老爹的長女,名元[甲戌側批:“原”也。]春,現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史[甲戌側批:因漢以前例,妙!]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甲戌側批:“應”也。]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甲戌側批:“歎”也。]春,四小姐乃寧府珍爺之胞妹,名喚惜[甲戌側批:“息”也。]春。因史老夫人極愛孫女,都跟在祖母這邊一處讀書,聽得個個不錯。”[[複接前文未及,正詞源三疊。]]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風俗,女兒之名,亦皆從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別家另外用這些‘春’‘紅’‘香’‘玉’等豔字的,何得賈府亦樂此俗套?”
子 興道:“不然,只因現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餘者方從了‘春’字。上一輩的,卻也是從兄弟而來的。現有對證:目今你貴東家林公之夫人,即榮 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時名喚賈敏。不信時,你回去細訪可知。”雨村拍案笑道:“怪道這女學生讀至凡書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寫字 遇著‘敏’字,又減一二筆,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聽你說的,是為此無疑矣。怪道我這女學生言語舉止另是一樣,不與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 今知為榮府之孫,又不足罕矣。可傷上月竟亡故了。”子興歎道:“老姊妹四個,這一個是極小的,又沒了。長一輩的姊妹,一個也沒了。只看這小一輩的,將來之 東床如何呢。”
雨村道:“正是,方才說這政公,已有銜玉之兒,又有長子所遺一個弱孫。這赦老竟無一個不成?”子興道:“政公既有玉兒之後,其妾又生了一個,[甲戌側批:帶出賈環。]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現有二子一孫,卻不知將來如何。若問那赦公,也有二子。長名賈璉,今已二十來往了。親上作親,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內侄女,[甲戌側批:另出熙鳳一人。]今 已娶了二年。這位璉爺身上現捐的是個同知,也是不肯讀書,於世路上好機變,言談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爺家住著,幫著料理些家務。誰知自娶了他令夫人 之後,倒上下無一人不稱頌他夫人的,璉爺倒退了一射之地。說模樣又極標緻,言談又爽利,心機又極深細,竟是個男人萬不及一的。”[甲戌側批:未見其人,先已有照。甲戌眉批:非警幻案下而來為誰?]

嬌娜

孔生雪笠,聖裔也。為人蘊消化系統 藉,工詩。有執友令天臺,寄函招之。生往,令適卒。落拓不得歸,寓菩陀寺,傭為寺僧抄錄。寺西百餘步,有單先生第。先生故公子,以大訟蕭條,眷口寡,移而鄉居,宅遂曠焉。
一 日,大雪崩騰,寂無行旅。偶過其門,一少年出,丰采甚都。見生,趨與為禮,略致慰問,即屈降臨。生愛悅之,慨然從入。屋宇都不甚廣,處處悉懸錦幕;壁上多 古人書畫。案頭書一冊,簽雲:“琅嬛瑣記。”翻閱一過,俱目所未睹。生以居單第,意為第主,即亦不審官閥。少年細詰行蹤,意憐之,勸設帳授徒。生歎曰: “羈旅之人,誰作曹丘者?”少年曰:“倘不以駑駘見斥,願拜門牆。”生喜,不敢當師,請為友。便問:“宅何久錮?”答曰:“此為單腦部發展府,曩以公子鄉居,是以 久曠。僕皇甫氏,祖居陝。以家宅焚於野火,暫借安頓。”生始知非單。
當晚,談笑甚歡,即留共榻。昧爽,即有僮子熾炭於室。少年先起入內,生 尚擁被坐。僮入白:“太公來。”生驚起。一叟入,鬢髮皤然,向生殷謝曰:“先生不棄頑兒,遂肯賜教。小子初學塗鴉,勿以友故,行輩視之也。”已,乃進錦衣 一襲,貂帽、襪、履各一事。視生盥櫛已,乃呼酒薦饌。幾、榻、裙、衣,不知何名,光彩射目。酒數行,叟興辭,曳杖而去。餐訖,公子呈課業,類皆古文詞,並 無時藝。問之,笑雲:“僕不求進取也。”抵暮,更酌曰:“今夕盡歡,明日便不許矣。”呼僮曰:“視太公寢未;已寢,可暗喚香奴來。”僮去,先以繡囊將琵琶 至。
少頃,一婢入,紅妝豔絕。公子命彈湘妃。婢以牙撥勾動,激揚哀烈,節拍不類夙聞。又命以巨觴行酒,三更始罷。次日,早起共讀。公子最 惠,過目成詠,二三月後,命筆警絕。相約五日一飲,每飲必消化系統招香奴。一夕,酒酣氣熱,目注之。公子已會其意,曰:“此婢為老父所豢養。兄曠邈無家,我夙夜代 籌久矣。行當為君謀一佳耦。”生曰:“如果惠好,必如香奴者。”公子笑曰:“君誠‘少所見而多所怪’者矣。以此為佳,君願亦易足也。”居半載,生欲翱翔郊 郭,至門,則雙扉外扃。問之。公子曰:“家君恐交遊紛意念,故謝客耳。”生亦安之。
時盛暑溽熱,移齋園亭。生胸間腫起如桃,一夜如碗,痛楚吟呻。公子朝夕省視,眠食都廢。又數日,創劇,益絕食飲。太公亦至,相對太息。公子曰:“兒前夜思先生清恙,嬌娜妹子能療之。遣人於外祖母處呼令歸,何久不至?”俄僮入白:“娜姑至,姨與松姑同來。”父子疾趨入內。
少 間,引妹來視生。年約十三四,嬌波流慧,細柳生姿。生望見顏色,嚬呻頓忘,精神為之一爽。公子便言:“此兄良友,不啻胞也,妹子好醫之。”女乃斂羞容,揄 長袖,就榻診視。把握之間,覺芳氣勝蘭。女笑曰:“宜有是疾,心脈動矣。然症雖危,可治;但膚塊已凝,非伐皮削肉不可。”乃脫臂上金釧安患處,徐徐按下 之。創突起寸許,高出釧外,而根際餘腫,盡束在內,不似前如碗闊矣。乃一手啟羅衿,解佩刀,刃薄於紙,把釧握刃,輕輕附根而割。紫血流溢,沾染床席。而貪 近嬌姿,不惟不覺其苦,且恐速竣割事,偎傍不久。未幾,割斷腐肉,團團然如樹上削下之癭。又呼水來,為洗割處。口吐紅丸,如彈大,著肉上,按令旋轉:才一 周,覺熱火蒸騰;再一周,習習作癢;三周已,遍體清涼,沁入骨髓。女收丸入咽,曰:“愈矣!”趨步出。生躍起走謝,沉痼若失。而懸想容輝,苦不自已。自是 廢卷癡坐,無複聊賴。
公子已窺之,曰:“弟為兄物色,得一佳偶。”問:“何人?”曰:“亦弟眷屬。”生凝思良久,但雲:“勿須。”面壁吟 曰:“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公子會其指,曰:“家君仰慕鴻才,常欲附為婚姻。但止一少妹,齒太穉。有姨女阿松,年十八矣,頗不粗陋。如不見 信,松姊日涉園亭,伺前廂,可望見之。”
生如其教。果見嬌娜偕麗人來,畫黛彎蛾,蓮鉤蹴鳳,與嬌娜相伯仲也。生大悅,請公子作伐。公子翼日 自內出,賀曰:“諧矣。”乃除別院,為生成禮。是夕,鼓吹闐咽,塵落漫飛,以望中仙人,忽同衾幄,遂疑廣寒宮殿,未必在雲霄矣。合巹之後,甚愜心懷。一 夕,公子謂生曰:“切磋之惠,無日可以忘之。近單公子解訟歸,索宅甚急。意將棄此而西。勢難複聚,因而離緒縈懷。”生願從之而去。公子勸還鄉閭,生難之。 公子曰:“勿慮,可即送君行。”
無何,太公引松娘至,以黃金百兩贈生。公子以左右手與生夫婦相把握,囑閉眸勿視。飄然履空,但覺耳際風鳴。 久之曰:“至矣。”啟目,果見故里。始知公子非人。喜叩家門。母出非望,又睹美婦,方共忻慰。及回顧,則公子逝矣。松娘事姑孝;豔色賢名,聲聞遐邇。後生 舉進士,授延安司李,攜家之任。母以道遠不行。松娘舉一男,名小宦。生以忤直指罷官,罣礙不得歸。偶獵郊野,逢一美少年,跨驪駒,頻頻瞻顧。細視,則皇甫 公子也。攬轡停驂,悲喜交至。邀生去,至一村,樹木濃昏,蔭翳天日。入其家,則金漚浮釘,宛然世族。問妹子則嫁;岳母已亡:深相感悼。
經宿 別去,偕妻同返。嬌娜亦至,抱生子掇提而弄曰:“姊姊亂吾種矣。”生拜謝曩德。笑曰:“姊夫貴矣。創口已合,未忘痛耶?”妹夫吳郎,亦來謁拜。信宿乃去。 一日,公子有憂色,謂生曰:“天降凶殃,能相救否?”生不知何事,但銳自任。公子趨出,招一家俱入,羅拜堂上。生大駭,亟問。公子曰:“餘非人類,狐也。 今有雷霆之劫。君肯以身赴難,一門可望生全;不然,請抱子而行,無相累。”生矢共生死。乃使仗劍於門。囑曰:“雷霆轟擊,勿動也!”生如所教。果見陰雲晝 暝,昏黑如漆。回視舊居,無複闬閎;惟見高塚巋然,巨穴無底。方錯愕間,霹靂一聲,擺簸山嶽;急雨狂風,老樹為拔。
生目眩耳聾,屹不少動。 忽於繁煙黑絮之中,見一鬼物,利喙長爪,自穴攫一人出,隨煙直上。瞥睹衣履,念似嬌娜。乃急躍離地,以劍擊之,隨手墮落。忽而崩雷暴裂,生僕,遂斃。少 間,晴霽,嬌娜已能自蘇。見生死於旁,大哭曰:“孔郎為我而死,我何生矣!”松娘亦出,共舁生歸。嬌娜使松娘捧其首;兄以金簪撥其齒;自乃撮其頤,以舌度 紅丸入,又接吻而呵之。紅丸隨氣入喉,格格作響。移時,醒然而蘇。見眷口滿前,恍如夢寤。於是一門團圞,驚定而喜。生以幽壙不可久居,議同旋裏。滿堂交 贊,惟嬌娜不樂。
生請與吳郎俱,又慮翁媼不肯離幼子,終日議不果。忽吳家一小奴,汗流氣促而至。驚致研詰,則吳郎家亦同日遭劫,一門俱沒。 嬌娜頓足悲傷,涕不可止。共慰勸之。而同歸之計遂決。生入城勾當數日,遂連夜趣裝。既歸,以閑園寓公子,恒反關之;生及松娘至,始發扃。生與公子兄妹,棋 酒談燕,若一家然。小宦長成,貌韶秀,有狐意。出遊都市,共知為狐兒也。
異史氏曰:“餘於孔生,不羨其得豔妻,而羨其得膩友也。觀其容可以忘饑,聽其聲可以解頤。得此良友,時一談宴,則‘色授魂與’,尤勝於‘顛倒衣裳’矣。”
孔生雪笠,聖裔也。為人蘊藉,工詩。有執友令天臺,寄函招之。生往,令適卒。落拓不得歸,寓菩陀寺,傭為寺僧抄錄。寺西百餘步,有單先生第。先生故公子,以大訟蕭條,眷口寡,移而鄉居,宅遂曠焉。
一 日,大雪崩騰,寂無行旅。偶過其門,一少年出,丰采甚都。見生,趨與為禮,略致慰問,即屈降臨。生愛悅之,慨然從入。屋宇都不甚廣,處處悉懸錦幕;壁上多 古人書畫。案頭書一冊,簽雲:“琅嬛瑣記。”翻閱一過,俱目所未睹。生以居單第,意為第主,即亦不審官閥。少年細詰行蹤,意憐之,勸設帳授徒。生歎曰: “羈旅之人,誰作曹丘者?”少年曰:“倘不以駑駘見斥,願拜門牆。”生喜,不敢當師,請為友。便問:“宅何久錮?”答曰:“此為單府,曩以公子鄉居,是以 久曠。僕皇甫氏,祖居陝。以家宅焚於野火,暫借安頓。”生始知非單。
當晚,談笑甚歡,即留共榻。昧爽,即有僮子熾炭於室。少年先起入內,生 尚擁被坐。僮入白:“太公來。”生驚起。一叟入,鬢髮皤然,向生殷謝曰:“先生不棄頑兒,遂肯賜教。小子初學塗鴉,勿以友故,行輩視之也。”已,乃進錦衣 一襲,貂帽、襪、履各一事。視生盥櫛已,乃呼酒薦饌。幾、榻、裙、衣,不知何名,光彩射目。酒數行,叟興辭,曳杖而去。餐訖,公子呈課業,類皆古文詞,並 無時藝。問之,笑雲:“僕不求進取也。”抵暮,更酌曰:“今夕盡歡,明日便不許矣。”呼僮曰:“視太公寢未;已寢,可暗喚香奴來。”僮去,先以繡囊將琵琶 至。
少頃,一婢入,紅妝豔絕。公子命彈湘妃。婢以牙撥勾動,激揚哀烈,節拍不類夙聞。又命以巨觴行酒,三更始罷。次日,早起共讀。公子最 惠,過目成詠,二三月後,命筆警絕。相約五日一飲,每飲必招香奴。一夕,酒酣氣熱,目注之。公子已會其意,曰:“此婢為老父所豢養。兄曠邈無家,我夙夜代 籌久矣。行當為君謀一佳耦。”生曰:“如果惠好,必如香奴者。”公子笑曰:“君誠‘少所見而多所怪’者矣。以此為佳,君願亦易足也。”居半載,生欲翱翔郊 郭,至門,則雙扉外扃。問之。公子曰:“家君恐交遊紛意念,故謝客耳。”生亦安之。
時盛暑溽熱,移齋園亭。生胸間腫起如桃,一夜如碗,痛楚吟呻。公子朝夕省視,眠食都廢。又數日,創劇,益絕食飲。太公亦至,相對太息。公子曰:“兒前夜思先生清恙,嬌娜妹子能療之。遣人於外祖母處呼令歸,何久不至?”俄僮入白:“娜姑至,姨與松姑同來。”父子疾趨入內。
少 間,引妹來視生。年約十三四,嬌波流慧,細柳生姿。生望見顏色,嚬呻頓忘,精神為之一爽。公子便言:“此兄良友,不啻胞也,妹子好醫之。”女乃斂羞容,揄 長袖,就榻診視。把握之間,覺芳氣勝蘭。女笑曰:“宜有是疾,心脈動矣。然症雖危,可治;但膚塊已凝,非伐皮削肉不可。”乃脫臂上金釧安患處,徐徐按下 之。創突起寸許,高出釧外,而根際餘腫,盡束在內,不似前如碗闊矣。乃一手啟羅衿,解佩刀,刃薄於紙,把釧握刃,輕輕附根而割。紫血流溢,沾染床席。而貪 近嬌姿,不惟不覺其苦,且恐速竣割事,偎傍不久。未幾,割斷腐肉,團團然如樹上削下之癭。又呼水來,為洗割處。口吐紅丸,如彈大,著肉上,按令旋轉:才一 周,覺熱火蒸騰;再一周,習習作癢;三周已,遍體清涼,沁入骨髓。女收丸入咽,曰:“愈矣!”趨步出。生躍起走謝,沉痼若失。而懸想容輝,苦不自已。自是 廢卷癡坐,無複聊賴。
公子已窺之,曰:“弟為兄物色,得一佳偶。”問:“何人?”曰:“亦弟眷屬。”生凝思良久,但雲:“勿須。”面壁吟 曰:“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公子會其指,曰:“家君仰慕鴻才,常欲附為婚姻。但止一少妹,齒太穉。有姨女阿松,年十八矣,頗不粗陋。如不見 信,松姊日涉園亭,伺前廂,可望見之。”
生如其教。果見嬌娜偕麗人來,畫黛彎蛾,蓮鉤蹴鳳,與嬌娜相伯仲也。生大悅,請公子作伐。公子翼日 自內出,賀曰:“諧矣。”乃除別院,為生成禮。是夕,鼓吹闐咽,塵落漫飛,以望中仙人,忽同衾幄,遂疑廣寒宮殿,未必在雲霄矣。合巹之後,甚愜心懷。一 夕,公子謂生曰:“切磋之惠,無日可以忘之。近單公子解訟歸,索宅甚急。意將棄此而西。勢難複聚,因而離緒縈懷。”生願從之而去。公子勸還鄉閭,生難之。 公子曰:“勿慮,可即送君行。”
無何,太公引松娘至,以黃金百兩贈生。公子以左右手與生夫婦相把握,囑閉眸勿視。飄然履空,但覺耳際風鳴。 久之曰:“至矣。”啟目,果見故里。始知公子非人。喜叩家門。母出非望,又睹美婦,方共忻慰。及回顧,則公子逝矣。松娘事姑孝;豔色賢名,聲聞遐邇。後生 舉進士,授延安司李,攜家之任。母以道遠不行。松娘舉一男,名小宦。生以忤直指罷官,罣礙不得歸。偶獵郊野,逢一美少年,跨驪駒,頻頻瞻顧。細視,則皇甫 公子也。攬轡停驂,悲喜交至。邀生去,至一村,樹木濃昏,蔭翳天日。入其家,則金漚浮釘,宛然世族。問

讀書與人生

讀書與人生,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它讓人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想像。讀書與人生,是自古至今多少人實踐了的人生Pretty Renew 旺角平凡而偉大的課題。讀書的人生是美好的,美 好的人生要讀書。這是一個正反都成立的哲學推斷。一位偉人這樣說:“書籍將引入萬花筒般的未來世界。”所以我們的祖宗就教導子孫要“讀萬卷書,行萬裏 路。”中外的名人、成功者都喜歡讀書,他們從書中獲得人生智慧,又用這些智慧去取得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收穫。
古人講“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 有千鐘栗,書中自有顏如玉”。這些話所指的讀書功利是有點庸俗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不能不承認成功的事業,豐厚的報酬,美好的愛情,完美的人生和讀書 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繫。因此,我們古人才有頭懸樑、錐刺股、囊螢映雪、鑿壁偷光、苦讀詩書的精妙故事。也因為讀書是人生尋求美好出路的最佳辦法。所以歷史、 現實中才有千千萬萬人十年寒窗、苦讀經書、子史、科學典籍,走讀書成才成功之路。
讀書首先可以增長知識才幹、培育道德,開啟美好人生之門。 俗語講一生讀書、一生聰明,一生讀書,一生光明;“腹有詩書氣自華”,讀書能使人心胸開闊、氣度高雅、形象清俊、品格昇華。能極大地提高人的社會形象和人 生價值。世界上沒有一種事比讀書更讓人得益。古今中外,許多成功者,無不從讀書來,又從讀書中大進步。書是人生無限的寶藏,誰肯開發、懂隆鼻開發、堅持終生開 發,他必定擁有寶貴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人類歷史發展也證明了這人生真理,說明讀書更是人生最大的法寶。
我們的先哲提倡讀書方法、要熟 讀、精思、篤行。也就是說對於書中的學問知識要諳熟於胸、長久記憶,然後深刻思考對比,接受書中道理的啟迪教育。一旦認定真理便要終生實行不移。只有讀、 思、行。才是最有效的讀書方法。古人叫做“知行合一”、“先知後行”知以指導行,行來檢驗知。這樣的讀書不會成書呆子,才是精進的讀書人。
讀 書不難,貴在堅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難以成功,持之以恆方見成效。讀書不在年齡大小、學歷高低,全在啟悟、學習致用。關鍵在於毅力、意志。“書讀百遍、其 義自明”。努力琢磨、反復體切,書的意味就出來了,人生的情趣就濃厚了;人的意氣就高遠了;人生的才德就更豐富了;人的氣質就昇華了;人生的成功率就更高 了。何樂而不為?有什麼由不好好讀書呢?
國內外歷史上,不少名人志士,學歷並不高,但能苦讀、精讀、妙讀,就讀出奇崛人生,讀出偉大成果。 高爾基僅小學文化,由於他懂得讀書和運用,成為世界著名文學家。我國宋代蘇東坡的父親蘇洵,三十歲開始悟徹讀書,終於和兒子一起成為唐宋名家。東吳呂蒙正 是一介武夫,聽了孫權勸洗牙告,發憤讀書,成為吳國文武雙全的將才。象當代王雲五、梁漱溟等許多人,原沒進過大學,但他們富讀五車,深思精研、成為大學者、教 授,出版界名家。是一代國家的精英人物。
書能讓愚人變智者,落後變先進,平凡成偉大。我們這些普普通通的人,果然能讀書,能朝書本指引的光 明之路而行之,勢必笨鳥先飛早出林。也一定能在持久深入的讀書人生中改善自己我,改變人生,取得成功。這樣不會白來一趟人生世界,讓父母親養育我們有所期 待,讓親人朋友有所期許。
今天社會進步,科技發展,一體化即將到來。站在這個知識經濟時代,讀書更顯得重要了。只有讀書才能獲得更豐富,更 系統,更全面的知識。“知識就是力量”這句名言更顯得其意義無窮。一個群雄並起,百家爭先,逐鹿中原的非常時期,一切有志者,應該清楚地懂得明天的勝負均 是X+Y,鹿落誰手尚不可知。但能預測的是,要想跟上時代潮流,只有讀書才增加致勝的籌碼。競爭的結果優勝劣敗是無情的。其尺規能量度的,只有看誰是否勤 讀書善應用而已。即使用不正當的方式競爭,領先是暫時的,不是錯失機遇就是痛失歲月。一切經典的手法,只有好讀書、讀好書、讀書好。萬般皆不論,唯有讀書 高。一切事業必先從讀書起才扎實可靠。古人強調: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那麼漫長的人生先走開讀書的第一步吧!多少有志之士,想望讀書報效家邦實現“今日滿腹 經綸寶,他年圓夢帝王都”的願景讓我們一起用讀書來伴隨我們的美好人生吧。

哀傷

旋匠格裏戈裏·彼得羅夫,這個當年在加爾欽鄉里無人不知的出色手藝人,同時又是最沒出息的農民,此刻正趕著一輛雪橇把他箍牙生病的老伴送到地方自治局醫 院去。這段路有三十來俄裏,道路糟透了,連官府的郵差都很難對付,而旋匠格裏戈裏則又是個大懶漢。迎面刮著刺骨的寒風。空中,不管你朝哪方看,到處都是密 密層層飛旋著的大雪。雪大得叫你分不清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地上刮起來的。除了茫茫大雪,看不到田野、電線杆和樹林。每當強勁的寒風襲來,弄得格裏戈 裏都看不見眼前的車軛。那匹瘦弱的老馬一步一步吃勁地拖拉著雪橇。它的全部精力全耗在從深雪裏拔出腿來,並扯動著頭部。旋匠急著趕路。他常常不安地從趕車 人的座位上跳起,不時揮鞭抽打馬背。
“你呀,瑪特廖娜,別哭了……”他小聲嘟噥,“你忍著一點兒。上帝保佑,我們會趕到醫院的。然後,只消 一轉眼工夫,你的那個病……巴維爾·伊凡內奇會給你藥水喝,或者吩咐人給你放血,或者他老人家高興,用酒精給你擦身,你那個腰痛病說好就好了。巴維爾·伊 凡內奇會盡力的……他會嚷一陣,使勁跺腳,可是會盡力的……多好的老爺,待人又和氣,求上帝保佑他身體健康……等我們一到,他會立即從他的診室裏跑出來, 接著就數落個沒完:‘怎麼回事?’他會嚷嚷,‘為什麼現在才到?為什麼不按時來?難道我是一條狗,得成天圍著你們這些鬼東西轉來轉去?為什麼不在上午來? 回去,給我滾回去!明天再箍牙來!’那我就求他:‘醫生老爺!巴維爾·伊凡內奇!好老爺’哎,你倒是邁腿呀,我叫你發呆,惡鬼!駕!”
旋匠抽他的瘦馬,也沒有看他老伴一眼,繼續小聲地自言自語:
“ ‘老爺!我說的是實話,就像對著上帝的面……我憑十字架起誓:天還沒亮,我們就上路了。可哪能按時趕到呀?既然老天爺……聖母娘娘……發怒了,送來了這麼 一場暴風雪。您老人家也知道,再好的馬也趕不來的,何況我那匹老馬。您老人家也看到了:那不是馬,那是丟人現眼!’可是巴維爾·伊凡內奇會皺起眉頭,大聲 嚷嚷:‘我知道你們這些人。總能找出理由來!特別是你,格裏什卡①!我早知道你的為人!一路上恐怕又進了五六家小酒館吧!’我就這麼回答他:‘難道我是惡 棍,或是異教徒?老太婆快要歸天了,要死了,我哪有心思一趟趟跑小酒館!您說什麼呀,您饒恕我吧!叫那些小酒館見鬼去!’於是巴維爾·伊凡內奇就吩咐人把 你抬進醫院去。我就給他跪下……對他說:‘巴維爾·伊凡內奇!老爺!我們對您千恩萬謝啦!您要原諒我們這些傻瓜,混蛋,不要生我們莊稼人的氣!您真該把我 們轟出去,可您老人家還是為我們操心,瞧您的腳都沾上雪了!’巴維爾·伊凡內奇會瞪我一眼,像要打我似的,說:‘你與其撲通一聲下跪,傻瓜,不如平時少灌 幾杯白酒,可憐可憐你的老太婆。真該揍你一頓才是!’‘說得對,真該揍,巴維爾·伊凡內奇,您就揍我一頓吧!既然您是我們的恩人,親爹,我們怎Pretty renew 傳銷能不下跪 呢?老爺,我說的是老實話……就像當著上帝的面……要是我撤謊,您就碎我的眼睛:只要我的瑪特廖娜,也就是這個老太婆,病治好了,又能操持家務了,那麼不 論您老人家吩咐我做什麼,我都給您做好!小煙盒,您想要的話,我可以用卡累利阿棒木②做……還有糙球,還有九柱戲的木柱,我都能旋得同外國貨一樣……這些 東西我都替你做!一分錢也不收您的!若在莫斯科,這種小煙盒能賣四個盧布,可我不要您一分錢。”醫生會笑著說:‘好,行啊,行啊……我心領了!只可惜你是 個酒鬼……’我,老伴兒,可知道怎麼跟那些老爺們打交道,沒有哪個老爺我不能跟他攀談一陣,只求上帝保佑,別迷路才好。瞧這暴風雪!把我的眼睛都迷住 了。”
--------
①格裏戈裏的昵稱。
②一種花紋極美的名貴樺木。
旋 匠就這樣沒完沒了地嘟噥著。他信口嘮嘮叨叨,只求能稍稍減輕一下他那沉重的心情。舌頭上的話很多,但腦子裏的想法和問題卻更多。哀傷向旋匠突然襲來,完全 出乎他的意料,弄得他現在怎麼也不能清醒過來,平靜下來,認真想一想。在此之前,他一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就像處在醉後那種昏昏沉沉的狀態,既不知道哀 傷,也不知道歡樂,可是現在卻突然感到心情沉重,十分痛苦。這個無憂無慮的懶漢和酒鬼不知不黨中變成了另一個人,居然忙碌起來,心事重重,急著趕路,甚至 跟暴風雪對著幹了。
旋匠記得,不幸是從昨天傍晚開始的。昨晚他回到家裏,像往常一樣喝得醉醺醺的,像往常一樣,又開始罵人,揮舞老拳。老太 婆瞧了一眼她的冤家,那眼神卻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往日,她那雙老眼裏佈滿了痛苦和溫順,就像那些經常挨打、吃不飽肚子的狗,可現在她的眼神嚴厲而呆板, 倒像是聖像上的聖徒或者快要死的人。哀傷就是從這雙奇怪的、不祥的眼睛開始的。嚇呆了的旋匠趕緊向鄰居借了一匹老馬,立即把老太婆往醫院裏送,一心指望巴 維爾·伊凡內奇能用些藥粉或者油膏讓老太婆的眼神變回去。
“你呀,瑪特廖娜,那個……”他又小聲嘟噥,“要是巴維爾·伊凡內奇問起我打不打 你,你就說:‘從來沒打過!’往後我再也不打你了。我憑十字架向上帝起誓!再說,難道我是生性狠毒才打你的?隨手就打了,沒有道理。我心疼你哩。換了別人 就不會這麼傷心,可我現在急著送你去看病……我盡力了。瞧這風雪,好大呀!上帝啊,你發怒吧!只求你保佑我們別迷路……什麼,腰痛?瑪特廖娜,你怎麼老不 答應?我問你呢:腰還痛嗎?”
他感到奇怪,老太婆臉上的雪怎麼老也不化。奇怪,那張臉不知怎麼顯得特別瘦削,灰白裏透著蠟黃,面容嚴厲而刻板。
“唉,蠢婆娘!”旋匠嘟噥道,“我是憑良心對你,上帝作證……可是你,那個……咳,真是蠢婆娘!再這樣,我索性不把你送醫院了!”
旋匠放下韁繩,猶豫起來。他不敢回頭看一眼老太婆:他害怕!問她什麼,她不答應,同樣叫人害怕。最後,為了探個明白,他沒有回頭,只是去摸她的手。手冰冷,拉起後像鞭子一樣落下去。
“這麼說她死了。麻煩事!”
這 下旋匠哭了。他不只可憐老太婆,更感到懊喪。他想:這世上的事變得真快!他的哀傷剛開了個頭,怎麼立即有了結尾。他還沒來得及跟老太婆好好過日子,對她表 表心意,疼愛她,怎麼她已經死了。他跟她共同生活了四十年,但這四十年像在霧裏一般過去了。酗酒,打架,受窮,沒過上一天好日子。而且,像故意氣他似的, 正當他感悟到要疼愛老太婆,離了她就沒法生活,他實在對不起她的時候,老太婆卻死了。
“是啊,她還常常去討飯!”他回想往事,“是我打發她去向人家討麵包的,麻煩事!她,蠢婆娘,再活上十年就好了,要不然,恐怕她以為我當真是那種人。聖母娘娘,我這是往什麼鬼地方趕呀?現在不用去看病了,現在該下葬了。往回走!”
旋匠掉轉馬頭,使勁抽他的馬。道路變得越來越難走了。現在,連車軛都看不見了。雪橇有時撞到小機樹上,黑糊糊的東西擦傷他的手,在眼前閃過。視野之內又變得白茫茫一片,風雪飛旋。
“再從頭活一次就好了……”旋匠想道。
他 回想起,四十年前瑪特廖娜是個年輕、漂亮、快活的姑娘,富裕人家出身。父母把女兒嫁給他,貪圖他有好手藝。本來完全可以過上好日子,但不幸的是,婚禮後他 爛醉如泥,一頭倒在暖炕上,從此就迷迷糊糊,好像直到這一刻都還沒有清醒過來。婚禮他倒記得,可是婚禮之後出了什麼事--哪怕你把他打死,除了喝酒,倒頭 躺下,打老婆,此外就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四十年就這樣過去了。
密密層層的大雪漸漸變得灰暗了。黃昏已經來臨。
“我這是往哪兒趕呀?”旋匠突然驚醒過來,該把她埋了,我卻去醫院,……像變傻了!”
旋匠又掉轉雪橇,又抽起馬來。老馬鼓足全身的勁,噴著鼻子,開始小跑起來。旋匠接二連三地抽它的背……身後響起撞擊聲,他雖然沒有回頭,也知道那是死去的老太婆的頭在撞著雪橇。天色變得越來越黑,風變得越來越冷,越來越刺骨……
“再從頭活一次就好了……”旋匠想道,“我要添置一套新工具,接受定貨……把錢都交給老太婆……是的!”
後來他無意中把韁繩弄丟了。他尋找起來,想把韁繩撿起來,卻怎麼也不行。他的手活動不了了……
“算了……”他心想,“反正馬認路,它會拉回家的。這會兒真想睡一覺……趁下葬以前,安魂祭以前,最好歇一歇。”
旋匠閉上眼睛,開始打盹。不久他聽到馬站住不走了。他睜眼一看,自己面前有一堆黑糊糊的東西,像是小木屋,又像大草垛……
他真想從雪橇上爬下來,弄清楚是這麼回事,可是全身懶得寧願凍死,也不想動彈了……於是他安靜地睡著了。
他醒過來時,發現已經躺在一間四壁油漆過的大房間裏。窗外射進明亮的陽光。旋匠看到床前有許多人,第一件事他就想表明自己是個穩重而懂事的人。
“請來參加老太婆的安魂祭,鄉親們!”他說,“還要告訴東家一聲……”
“唉,算了,算了!你躺著吧!”有人打斷他。
“天哪,是巴維爾·伊凡內奇!”旋匠看到身邊的醫生吃驚地說,“老爺哪!恩人哪!”
他想跳下床,撲通一聲給醫生跪下,但感到手腳都不聽他的使喚。
“老爺!我的腿在哪兒?胳膊呢?”
“你跟胳膊和腿告別吧……都凍壞了!唉,唉,你哭什麼呀,你已經活了一輩子,謝天謝地吧!恐怕活了六十年了吧--你也活夠了!”
“傷心呀,老爺,我傷心呀!請您寬宏大量原諒我!要再活上那麼五六年就好了……”
“為什麼?”
“馬是借來的,得還人家……要給老太婆下葬……這世上的事怎麼變得那麼快!老爺!巴維爾·伊凡內奇!卡累利阿榨木煙盒還沒有做得,槌球還沒有做得……”
醫生一揮手,從病房裏走了出去。這個旋匠--算是完了。
一八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巨人三傳 米開朗琪羅傳 下編 捨棄 三 孤獨

這樣,他只和那些卑微的朋友們生活乳鐵蛋白 著:他的助手和他的瘋癡的朋友,還有是更微賤的伴侶——他的家畜:他的母雞與他的貓。一五五三年安焦利尼在他離家時寫信給他道:“公雞與母雞很高興;——但那些貓因為不看見你而非常憂愁,雖然它們並不缺少糧食。”
實在,他是孤獨的,而且他愈來愈孤獨了。“我永遠是孤獨的,”他於一五四八年寫信給他的侄兒說,“我不和任何人談話。”他不獨漸漸地和社會分離,且對於人類的利害、需求、快樂、思想也都淡漠了。
把他和當代的人群聯繫著的最後的熱情——共和思想——亦冷熄了。當他在一五四四與一五四六年兩次大病中受著他的朋友裏喬在斯特羅齊家中看護的時候, 他算是發洩了最後一道陣雨的閃光,米開朗琪羅病癒時,請求亡命在里昂的羅伯托·斯特羅齊向法王要求履行他的諾言:他說假若弗朗西斯一世願恢復翡冷翠的自 由,他將以自己的錢為他在翡冷翠諸府場上建造一座古銅的騎馬像。一五四四年七月二十一日裏喬致羅伯托·迪·菲利波·斯特羅齊書。一五四六年,為表示他感激 斯特羅齊的東道之誼,他把兩座《奴隸》贈與了他,他又把它們轉獻給弗朗西斯一世。
但這只是一種政治熱的爆發——最後的爆發。在他一五四五年和賈諾蒂的談話中,好幾處他的表白類乎托爾斯泰的鬥爭無用論與不抵抗主義的思想:“敢殺掉 某一個人是一種極大的僭妄,因為我們不能確知死是否能產生若干善,而生是否能阻止若干善。因此我不能容忍那些人,說如果MFGM 乳脂球膜不是從惡——即殺戮——開始決不能 有善的效果。時代變了,新的事故在產生,欲念亦轉換了,人類疲倦了……而末了,永遠會有出乎預料的事情。”
同一個米開朗琪羅,當初是激烈地攻擊專制君主的,此刻也反對那些理想著以一種行為去改變世界的革命家了,他很明白他曾經是革命家之一;他悲苦地責備 的即是他自己。如哈姆萊特一樣,他此刻懷疑一切,懷疑他的思想、他的怨恨、他所信的一切。他向行動告別了。他寫道:“一個人答復人家說:‘我不是一個政治 家,我是一個誠實之士,一個以好意觀照一切的人。’他是說的真話。只要我在羅馬的工作能給我和政治同樣輕微的顧慮便好!”一五四七年致他的侄兒利奧那多 書。
實際上,他不復怨恨了。他不能恨。因為已經太晚:“不幸的我,為了等待太久而疲倦了,不幸的我,達到我的願望已是太晚了!而現在,你不知道麼?一顆 寬宏的、高傲的、善良的心,懂得寬恕,而向一切侮辱他的人以德報怨!”詩集卷一百○九第六十四首。在此,米氏假想一個詩人和一個翡冷翠的流戍者的談話—— 很可能是在一五三六年亞曆山大·特·梅迪契被洛倫齊諾刺死後寫的。
他住在MaceldeCorvi',在特拉揚古市場的高處。他在此有一座房子,一所小花園。他和一個男僕、一個女傭、許多家畜佔據著這住宅。在他的 僕役之中,有過一個法國人叫做理查的。他和他的僕役們並不感到舒服。因為據瓦薩裏說:“他們老是大意的、不潔的。”他時常更調僕役,悲苦地怨歎。一五五○ 年八月十六日,他寫信給利奧那多說:“我要一個善良的清潔的女僕但很困難:她們全是髒的,不守婦道的,我的生活很窮困,但我雇用僕役的價錢出得很貴。”他 和僕人們的糾葛,與貝多芬的差不多。一五六○年他趕走了一個MFGM 乳脂球膜女傭之後喊道:“寧願她永沒來過此地!”
他的臥室幽暗如一座墳墓。詩集卷八十一。“蜘蛛在內做它們種種工作,儘量紡織。”同前。——在樓梯的中段,他畫著背負著一口棺材的《死》像。棺材上寫著下麵一首詩:“我告訴你們,告訴給世界以靈魂肉體與精神的你們:在這具黑暗的箱中你們可以抓握一切。”
他和窮人一般生活,吃得極少,瓦薩裏記載:“他吃得極少。年輕時,他只吃一些麵包和酒,為要把全部時間都放在工作上。老年,自從他作《最後之審判》 那時起,他習慣喝一些酒,但只是在晚上,在一天的工作完了的時候,而且極有節制地。雖然他富有,他如窮人一般過活。從沒有(或極少)一個朋友和他同食:他 亦不願收受別人的禮物;因為這樣他自以為永遠受了贈與人的恩德要報答。他的儉約的生活使他變得極為警醒,需要極少的睡眠。”“夜間不能成寐,他起來執著巨 剪工作。他自己做了一項紙帽,中間可以插上蠟燭,使他在工作時雙手可以完全自由,不必費心光亮的問題”。瓦薩裏留意到他不用蠟而用羊油蕊作燭臺,故送了他 四十斤蠟。僕人拿去了,但米開朗琪羅不肯收納。僕人說:“主人,我拿著手臂要斷下來了,我不願拿回去了。如果你不要,我將把它們一齊插在門前泥穴裏盡行燃 起。”於是米開朗琪羅說:“那麼放在這裏吧;因為我不願你在我門前做那傻事。”(瓦薩裏記載)他愈老,愈變得孤獨。當羅馬一切睡著的時候,他隱避在夜晚的 工作中:這於他已是一種必需。靜寂於他是一件好處,黑夜是一位朋友:“噢夜,噢溫和的時間,雖然是黝暗,一切努力在此都能達到平和,稱頌你的人仍能見到而 且懂得;讚美你的人確有完美的判別力。你斬斷一切疲乏的思念,為潮潤的陰影與甘美的休息所深切地透入的;從塵世,你時常把我擁到天上,為我希冀去的地方。 噢死的影子,由了它,靈魂與心的敵害——災難——都被擋住了,悲傷的人的至高無上的救藥啊,你使我們病的肉體重新獲得健康,你揩幹我們的淚水,你卸掉我們 的疲勞,你把好人洗掉他們的仇恨與厭惡。”詩集卷七十八。
有一夜,瓦薩裏去訪問這獨個子在荒涼的屋裏,面對著他的悲愴的《哀悼基督》的老人:瓦薩裏叩門,米開朗琪羅站起身來,執著燭臺去接應。瓦薩裏要觀賞 雕像;但米開朗琪羅故意把蠟燭墮在地下熄滅了,使他無法看見。而當烏爾比諾去找另一支蠟燭時,他轉向瓦薩裏說道:我是如此衰老,死神常在拽我的褲腳,要我 和它同去。一天,我的軀體會崩墜,如這支火炬一般,也像它一樣,我的生命的光明會熄滅。”
死的意念包圍著他,一天一天地更陰沉起來。他和瓦薩裏說:“沒有一個思念不在我的心中引起死的感觸。”一五五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書。
死,於他似乎是生命中惟一的幸福:
“當我的過去在我眼前重現的時候——這是我時時刻刻遇到的,——喔,虛偽的世界,我才辨認出人類的謬妄與過錯。相信你的諂諛,相信你的虛幻的幸福的 人,便是在替他的靈魂準備痛苦與悲哀。經驗過的人,很明白你時常許諾你所沒有、你永遠沒有的平和與福利。因此最不幸的人是在塵世羈留最久的人;生命愈短, 愈容易回歸天國……”詩集卷一百○九第三十二首。
“由長久的歲月才引起我生命的終點,喔,世界,我認識你的歡樂很晚了。你許諾你所沒有的平和,你許諾在誕生之前早已死滅的休息……我是由經驗知道的,以經驗來說話:死緊隨著生的人才是惟一為天國所優寵的幸運者。”詩集卷一百○九第三十四首。

幸福的樣子

有個年輕人,過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上帝憐惜地問他:“難道你對生活沒有一點留戀嗎?”年輕人幽幽地說:“我三歲失母十歲輟學並被繼母趕出家門,二 十歲時學做生意卻遭人陷害血本無歸,相戀已久美容護膚的女孩也上了別人的婚床。你說,我還有活下去的理由嗎?”“那你就真的沒有什麼遺憾?”“有,我真的很想看看 幸福是什麼樣子!”“好吧,我就再給你三天的時間。”
於是,年輕人接受了上帝安排,重回人間尋找幸福的樣子。
第一天,年輕人 的靈魂來到一個富翁身邊。他想,富翁有著花不完的錢財,一定幸福得不得了。可是,富翁並不開心,反而整日提心吊膽的。富翁心底深處有個聲音在詛咒:他們 “尊敬”的其實是我的財產而已,我得提防他們,只要一有機會,他們就會凶性畢露……年輕人看到,富翁雖然富有物質財富,然而卻活得很累很累,因為在他們的 世界裏並沒有真正的愛,到處充滿著欲望和罪惡。
第二天,年輕人的靈魂來到乞丐身邊。乞丐沿街乞討,好不容易有人施捨了半塊麵包。乞丐大喜過 望,趕緊飛跑回到落腳的破窯洞裏。破窯洞裏還有很多大的小的男的女的乞丐,大家平分了那半塊麵糖尿上眼包,雖然每人只有一點點,但整個窯洞卻充滿喜慶氣氛,一陣陣 歡愉的笑聲鑽進年輕人內心深處。年輕人的眼裏看到,乞丐的“無”只在物質的缺乏,他們的精神世界卻很富有,他們用愛來充實自己,溫暖自己,支撐自己。
第 三天,年輕人的靈魂路過一塊墓地時,看到新墳前圍著一大群人,待細看時卻驚喜地發現墓碑上鐫刻著自己的名字,而在四周悼念的人竟是他生前的同學、夥伴以及 自己深戀著的女友,特別那兩個悲痛欲絕的老人,卻是自己的父親和繼母。年輕人的心震顫了:這世界上竟有那麼多人深愛著自己,可我生前卻感覺不到。
回到上帝面前,年輕人說:“幸福其實就牛熊證是我自己。我悲觀愁悶,還將這種情緒強加給別人。我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愛,可自己卻從未用心地去愛過人,我不幸福,是因為我自己將自己牢牢地禁錮了。”
確實,幸福和愛相伴相生;幸福的獲得離不開愛的施捨。在給予中獲得幸福,在愛人時被人所愛。唯有懂得施予,才會有獲得,才能真正領略幸福的真諦。
這,就是幸福的樣子。

我的雙腳

1
這是一個近乎可笑的命題。因為對熱衷於誘人的胸部或著迷人於其他人體部位的人們,對一雙臭腳實在提不起興黃斑點趣。可對這雙一直以來忠心耿耿為我服務的腳,我必須以感恩的心予以面對。
我的雙腳或者說是雙腿,外形顯得修長,他們的表面布著一些黑色的柔軟物質。如果將這雙腳裸露於外,看得出這就是一雙男性的腳。相對於喜歡美腿香腳的人而言,我的雙腳完全缺乏迷人的色彩。這當然不是我的缺限或悲哀,而是作為男人的腳的固有特色。
儘管這樣,可我還是愛惜自己的這雙腳,我每天都要給它們做至少一次的清洗,以保證雙腳不至於氣味太濃,從而不至於被別人說我的腳臭。但是,對於腳的問題,其實不在於氣味,而是在於是否行得正、走得穩的問題,這個問題決定著一個人走路的姿勢與走向何方的問題。
2
可 以肯定,腳是用來走路的。如果不是,那麼這個人就一定出了什麼問題,,腳出了問題的人,如果要走路,那他就只能倒著走路。我小時候曾學著用雙手倒著走路, 可走不出三步就會摔倒。這是我孩時與夥伴們做的一種遊戲,這種遊戲沒什麼目的,純粹是為了好玩。可到長大後,我發現一些人的雙腳似乎失去了固有的功能,他 們走路的方式與眾不同,腳,這時對他們而言,具有莫名其妙的意味。
我的腳天天都會走路,無論平坦的路,還透明質酸隆鼻是崎嶇的路,不管寬廣的路,還是狹 窄的路,我的雙腳都可以走。我走路的姿勢是獨立的,我會根據路況的好壞合適地調整腳步的大小,當然還會根據自己的心情選擇是漫步還是跑步。在人為地設置了 很多障礙物的路上,我喜歡那種自由自在的走路方式。
許多年前,我的雙腳在父母的驚訝中邁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從此之後,我的腳走過了多少路? 這是一個極其愚蠢的疑問。但我還是想知道,儘管沒有答案。可我會觀察自己這雙天天被鞋襪裹著的腳,通過腳板皮的厚度與硬度,我知道我走的路不太多,充其量 我走過的路,盡是些微不足道的路。要走的路還在後頭,這是大家公認的一種說法。
3
你不要認為只有好看的雙手才會被人欣賞,或 者說被人拿捏。其實,一雙腳在一定的時候,也是可以被人看重的。但這樣的腳應該是雪白的,應該是性感與充滿色彩的,這樣的雙腳在男人眼前具有難以抵制的魅 力。因為這樣的腳,讓一些男人的腳心不由己地走到不為人知的暗處,一雙腳與另一雙腳要曖昧地交結到一起。所以腳與腳之間的關係,就顯得這樣地不明不白。我 討美麗華導遊厭這樣的腳。
我的腳必須在陽光下運動,因為我走的路,必須合乎我雙腳走路的規則。永遠向前,這是我雙腳的責任。當然,為了調整自己的走路 姿勢或糾正走路的方向,有時候我允許我的雙腳,在必要的時候後退幾步做短暫的休整。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的腳不但讓我走過生命之旅,更重要的是腳讓我知道了 世間的路並不好走。當脫下鞋認真地端詳一雙腳,從腳的顏色和腳的硬度,可以看出一個人是怎樣一路走過來的。這是腳的宿命。
我看過許多與泥巴 打交道的雙腳,這些不習慣與鞋襪打交道的腳,與土地的關係密切。這些腳雖然顏色黝黑,骨節粗大,在審美觀點上絕對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但這些腳卻是真正能 走路的腳。我們的糧食就靠他們的腳從泥土裏走出來。我的這雙成天被鞋襪裹著的皮膚光滑的雙腳,在他們的腳面前顯得蒼白無力。
4
行 得穩,走得正,這是一個鍵全人必須保持的走路姿勢,也是考量一個人行為規則的一種方法。各種有形或無形的走路方式,會影響到身邊的人。如“邯鄲學步”就是 一個典型的個案。在我年少的時,我的父母及長輩們常常對我說:走路要同好伴。這話看似平常,可對一個的成長很重要。當一個人在走路時同錯伴,就很有可能走 上歪門斜道,甚至走上一條不歸路。
我依靠雙腳走路,並以雙腳的站立,努力地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是一種理想,雖然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 的男子漢是多麼的不容易,但現實上,我跟許多真正的男人一樣,沒有在走路中向任何人屈過膝。我要靠自己的雙腳走路,正如我用自己的雙手創造人生價值,我要 用雙腳走出一條人生的光明大路。
一雙腳,一些人寧願向別人跪下,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才不得不向他人求助。那是被生活所迫的腳,同時也是殘疾的或是年老體邁的腳,這樣的腳值得同情。可是也有些健康的腳,卻喜歡隨時準備向他們下跪。這是一雙可憐的腳,也是一雙奴顏卑膝的腳。
5
腳與路是對應的,有路的地方,就一定有腳在行走著。當然也希望凡有腳的地方,就有路在那兒。只是,我看到這麼一種現象:明明有那麼多想走路的腳,有人卻無處伸足,或者有各種各樣的東西束縛著想走路的腳。我希望每一雙腳都是自由的,在走路的時候就像行雲流水。
不 同的腳應適合於不同的鞋,這樣才有利於走路。有些人之所以走路時摔倒了,摔倒後有的頭破血流,有的傷筋動骨,甚至再也爬不起來了。原因在於,一是他們穿錯 了鞋,二是他們走路的姿勢不對,三是選擇的路不對。因此,關於腳與鞋與路的辯證關係,人們一直都在爭論不休。總之,當有人摔了跤後,別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就是:走路要小心啊!其實,每個人都摔倒過,區別在於摔倒的方式或程度不同。有的人在走路人被別人故意絆倒,而有的人卻是因為自己走上陰暗或錯誤的路不得 不跌倒。
雙腳踩在地上,會留下有形或無形的腳印,這是我們行走於世的佐證。是的,無論什麼人,都應該腳踏實地。即使是平凡的足跡,只要踏實 地走,也可以讓人足下生輝。我知道,走路要專心,並要堅持走好自己選擇的路。對於腳踏有只船的人,或者走路東張西望的人,總逃不過翻船或跌倒的宿命。

不论哪一个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这样的单身汉,每逢新搬到一个地方,四邻加按套現八舍虽然完全不了解他的性情如何,见解如何,可是,既然这样的一条真理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因此人们总是把他看作自己某一个女儿理所应得的一笔财产。

有一天班纳特太太对她的丈夫说:“我的好老爷,尼日斐花园终于租出去了,你听说过没有?”

班纳特先生回答道,他没有听说过。

“的确租出去了,”她说,“朗格太太刚刚上这儿来过,她把这件事的底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班纳特先生没有理睬她。

“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租去的吗?”太太不耐烦地嚷起来了。

“既是你要说给我听,我听听也无妨。”

这句话足够鼓励她讲下去了。

“哦!亲爱的,你得知道,郎格太太说,租酒店式住宅月租尼日斐花园的是个阔少爷,他是英格兰北部的人;听说他星期一那天,乘着一辆驷马大轿车来看房子,看得非常中意,当场就和莫理斯先生谈妥了;他要在‘米迦勒节’以前搬进来,打算下个周未先叫几个佣人来住。”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彬格莱。”

“有太太的呢,还是单身汉?”

“噢!是个单身汉,亲爱的,确确实实是个单身汉!一个有钱的单身汉;每年有四五千磅的收入。真是女儿们的福气!”

“这怎么说?关女儿女儿们什么事?”

“我的好老爷,”太太回答道,“你怎么这样叫人讨厌!告诉你吧,我正在盘算,他要是挑中我们一个女儿做老婆,可多好!”

“他住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这个打算吗?”

“打算!胡扯,这是哪儿的话!不过,他倒作兴看中我们的某一个女儿呢。他一搬来,你就得去拜访拜访他。”

“我不用去。你带着女儿们去就得啦,要不你干脆打发她们自己去,那或许倒更好些,因为你跟女儿们比起来,她们哪一个都冷氣機邊個牌子好不能胜过你的美貌,你去了,彬格莱先生倒可能挑中你呢?”

“我的好老爷,你太捧我啦。从前也的确有人赞赏过我的美貌,现在我可有敢说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了。一个女人家有了五个成年的女儿,就不该对自己的美貌再转什么念头。”

“这样看来,一个女人家对自己的美貌也转不了多少念头喽。”

“不过,我的好老爷,彬格莱一搬到我们的邻近来,你的确应该去看看他。”

“老实跟你说吧,这不是我份内的事。”

“看女儿的份上吧。只请你想一想,她们不论哪一个,要是攀上了这样一个人家,够多么好。威廉爵士夫妇已经决定去拜望他,他们也无非是这个用意。你知道,他们通常是不会拜望新搬来的邻居的。你的确应该去一次,要是你不去,叫我们怎么去。”

“你实在过分心思啦。彬格莱先生一定高兴看到你的;我可以写封信给你带去,就说随便他挑中我哪一个女儿,我都心甘情愿地答应他把她娶过去;不过,我在信上得特别替小丽萃吹嘘几句。”

“我希望你别这么做。丽萃没有一点儿地方胜过别的几个女儿;我敢说,论漂亮,她抵不上吉英一半;论性子,好抵不上丽迪雅一半。你可老是偏爱她。”“她们没有哪一个值得夸奖的,”他回答道;“他们跟人家的姑娘一样,又傻,又无知;倒是丽萃要比她的几个姐妹伶俐些。”

“我的好老爷,你怎么舍得这样糟蹋自己的新生亲生女儿?你是在故意叫我气恼,好让你自己得意吧。你半点儿也不体谅我的神经衰弱。”

“你真错怪了我,我的好太太。我非常尊重你的神经。它们是我的老朋友。至少在最近二十年以来,我一直听道你慎重其事地提到它们。”

“啊!你不知道我怎样受苦呢!”

“不过我希望你这毛病会好起来,那么,象这种每年有四千镑收入的阔少爷,你就可以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搬来做你的邻居了。”

“你既然不愿意去拜访他们,即使有二十个搬了来,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放心吧,我的好太太,等到有了二十个,我一定去一个个拜望到。”

班纳特先生真是个古怪人,他一方面喜欢插科打浑,爱挖苦人,同时又不拘言笑,变幻莫测,真使他那位太太积二十三年之经验,还摸不透他的性格。太太的脑子是很容易加以分析的。她是个智力贫乏、不学无术、喜怒无常的女人,只要碰到不称心的事,她就以为神经衰弱。她生平的大事就是嫁女儿;她生平的安慰就是访友拜客和打听新闻。

令人叫絕的樂師

有一個技藝一流的樂師,他的小提琴演奏令人賞心資歷架構課程悅耳,激動不已。一次,他懷著愉快的心情到森林裏去漫遊,走了一段路,覺得一個人太無聊,就自言自語地說:“一個人太沉悶了,我得找一個夥伴來。”於是,他拿起小提琴拉了起來。
頃刻間,森林裏回蕩起了他那美妙的樂聲。
一 只狼出現了,樂師看到後說道:“哎呀!是一只狼來看我了。”狼走到他面前說:“您的琴拉得太動聽了!但願您能教教我。”樂師說:“這很容易,只要你按我的 吩咐做就行了。”狼回答說:“好的,我將是一個非常善於用功的學生。”這樣,他們一起走上了小路,最後來到了一棵大樹前。這是一棵裏面空了的老櫟樹,樹幹 中間裂了一條大縫。樂師對狼說:“看這兒,如果你想學拉小提琴,就把你的前腳伸進這條裂縫去。”狼按照他說的做了,樂師拾起一塊大石頭把它的兩只前腳牢牢 地卡在了裂縫裏,就像一個被銬著的囚犯。“現在,你給我乖乖地在這兒等著我回來。”樂師說完,邁著悠閒的步子揚長而去。
過了一會兒,他又自 言自語地說:“一個人太沉悶了,我得再找一個夥伴來。”於是,他又拉起了小提琴,悠揚的提琴聲再次在森林裏傳了開去。接著一只狐狸慢慢地來到了他身邊,他 說道:“哎呀!來了一只狐狸。”狐狸上前說道:“您真是一個一流的樂師,提琴拉的多棒啊!我一定要向您學習拉提琴。”樂師說:“你很快就可以學會,只要你 按照我教你的去做就成。”狐狸馬上應聲道:“好的,我會按您的吩咐去做的。”他們一起上路了。當他們來到一條窄窄的小路時,樂師望瞭望小路兩旁高高的樹 叢,然後將小路一邊的一棵矮壯的榛樹幹彎下靠近路面,用腳踩住樹尖,又彎下小路另一邊的一棵榛樹對狐狸說:“機靈的狐狸,如果你想學拉小提琴,就把你的左 前爪讓我握住。”狐狸馬上伸出了左前爪,樂師將狐狸爪子綁到一棵榛樹的樹梢。“現在把你的右前爪伸過來給我。”狐狸又按樂師的吩咐做了,他將這只爪子綁在 了另一棵榛樹的樹梢,隨後放開自己的腳,兩邊的榛樹“嘩啦”向上彈了起來,狐狸也跟著被彈起,四腳張開被掛了起來,來回在DR REBORN老闆空中不停地搖晃著。樂師說道: “現在你好好地呆在這兒,等著我回來。”說完,又邁著悠閒的步子揚長而去。
可是,不久他又自言自語地說:“又沉悶起來了,我得找一個夥 伴。”於是,他拉起了小提琴,琴聲飄揚,跑來了一只野兔。樂師說道:“哎呀,是只野兔。”野兔對他說:“您不愧是一個優秀的琴師。您的琴真是拉絕了。您教 我好嗎?”樂師回答說:“好吧,如果你按我的指揮來做,我就教你。”野兔馬上說道:“好的,我會是一個好學生。”然後他們一起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當來到森 林裏一片開闊地帶時,樂師用一根繩子在野兔的脖子上系好,將繩子的另一頭拴在一棵樹上,說道:“好了,靈巧的野兔,跳起來,迅速地繞樹跑二十圈。”愚蠢的 野兔按樂師的吩咐跑了起來。當兔子圍著樹跑完二十圈後,它也將系著它的繩子在樹幹上繞了二十圈,像一個被套在樹上的囚犯。跑完後,野兔興致勃勃地又拉又 扯,但只要一拉,繩子將它的脖子勒得更緊。這時樂師說道:“現在等在這兒,直到我回來。”說完就走了。
再說狼被卡住後,又是拉自己的腳,又 是咬樹幹,還跳起來用後腳抓石頭。花了好些時間,費了好大的勁,最後才將腳抽出來。它憤恨到了極點,說道:“我一定要趕上那卑鄙的樂師,把他撕成碎片。” 說完追了上去。狐狸看見狼從身邊跑過,叫道:“哎!狼兄,請把我放下來,那樂師用詭計把我弄成了這個樣子。”於是狼在榛樹下麵忙乎起來,咬斷了兩棵樹後, 它倆又一起去找那位樂師。當它們來到野兔旁邊時,野兔也叫喊要它們幫忙。它們把它解脫後,一起向它們的仇人追去。
此時,樂師為了再找一個夥 伴,他又拉起了抗皺精華小提琴,一個貧窮的樵夫聽到他這歡快的琴聲,興奮不已,禁不住將斧頭夾在胳膊下尋聲而來。這回,樂師看見是一個人來了,非常高興,對這位樵 夫非常有禮貌,沒有用詭計作弄他,而且拉起了他最善長的曲調,直聽得那樵夫如醉如癡,心中洋溢著歡喜。就在樵夫站在旁邊凝神靜聽時,他看到狼、狐狸和野兔 走上前來。從它們面部狂怒的表情,樵夫知道它們來這兒是不懷好意的,所以他站在樂師的前面,端起斧子,就像是在說:“有我這把斧子在,誰也別想傷害樂 師!”這些野獸看到這情形,嚇得急忙跑回了森林。樂師此刻又為樵夫拉起他最拿手的曲子,以答謝他為自己鼎力相助,趕走了野獸。拉完後他與樵夫話別,繼續他 的漫遊。

涸轍之魚

莊子家已經貧窮到揭不開鍋的地步了,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到監理河道的官吏家去借糧。
監河侯見莊子登門求助,爽快地答應貴金屬價格借糧。他說:“可以,待我收到租稅後,馬上借你300兩銀子。”
莊子聽罷轉喜為怒,臉都氣得變了色。他忿然地對監河侯說:“我昨天趕路到府上來時,半路突聽呼救聲。環顧四周不見人影,再觀察周圍,原來是在乾涸的車轍裏躺著一條鯽魚。”
莊子歎了口氣接著說:“它見到我,像遇見救星般向我求救。據稱,這條鯽魚原住東海,不幸淪落車轍裏,無力自拔,眼看快要幹死了。請求路人給點水,救救性命。”
監河侯聽了莊周的話後,問他是否給了水救助鯽魚。
莊子白了監河侯一眼,冷冷地說:“我說可以,等我到南方,勸說吳王和越王,請他們把西江的水引到你這兒來,把你接HRM 讀咩回東海老家去罷!”
監河侯聽傻了眼,對莊子的救助方法感到十分荒唐:“那怎麼行呢?”
“是哇,鯽魚聽了我的主意,當即氣得睜大了眼,說眼下斷了水,沒有安身之處,只需幾桶水就能解困,你說的所謂引水全是空話大話,不等把水引來,我早就成了魚市上的幹魚啦!”
遠水解不了近渴,這是人們的常識。這篇寓康泰旅行團 日本言揭露了監河侯假大方,真吝嗇的偽善面目。諷刺了說大話,講空話,不解決實際問題之人的慣用伎倆。老實人的態度是少說空話,多辦實事。

你為什麼總是不高興?

現在中國人好像總是不快樂,學生抱怨實德金融 倫敦金作業多,白領抱怨工作累,婦女抱怨家務忙,官員抱怨應酬多,老人抱怨子女不回家……
  
  究竟是什麼,讓中國人一臉愁容?
  
  1、缺失信仰
  
  為什麼我們周圍的黑人、墨西哥人靠領救濟,甚至街頭要錢度日卻整天樂樂呵呵?為什麼這麼多華人有些人事事順意,卻仍然鬱鬱寡歡?說到底是華人的思想意識出了問題。
  
  現在中國人,拋棄了信仰,又沒有建立起新的人生哲學,人生失去了方向,也就失去了駕馭快樂手段,導致很多人在幸福中選擇實德金融好唔好了不快樂。
  
  我們每個人的快樂、煩惱和痛苦都不是因為事情的本身,而是我們看問題的觀念和態度。就像彌爾頓說的:“意識本身可以把地獄造就成天堂,也能把天堂折騰成地獄。”
  
  沒有信仰就容易把價值觀建立在一些外在事物上,甚至是相互比較上,仰望別人的成功,感覺自己的卑微;仰望別人的幸福,慨歎自己的不幸;比較別人的得志,憤然自己的失意;比較別人的快樂,放大自己的苦痛。
  
  2、愛攀比
  
  中國人的一生似乎都用來攀比。
  
  孩子從小就被拿來和“別人家孩子”比較,比較成績、能力、拿的獎狀多還是少,以及考上的是不是名校。等畢業出來工作,又被比較工作夠不夠好、薪水優不優厚、福利多不多……
  
  長期置於父母對自己的要求和比較之下,久而久之,自己也就習慣性地養成攀比的習慣:我比不比別人優秀?我的吃穿用度比不比別實德金融 倫敦金人好……
  
  攀比成習慣,自然不快樂。別人有了自己沒有,於是要努力去擁有,擁有了如果能快樂固然好,最怕是擁有了之後發現別人又上了新的層次,從而又增煩惱。更別說有些東西是人窮盡一生都沒辦法擁有的。
  
  當人們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別人更幸福時,快樂就要遠離我們了。
  
  3、對美好的事物不感動
  
  “東風無一事,妝出萬重花”。我們可能沒有創造美的能力,但對於大自然創造的美,對於他人創造的美,我們是否去欣賞了呢?
  
  我們似乎總是腳步匆匆,對自然美、藝術美、心靈美、生活美、創造美,我們常常視而不見,渾然不覺。
  
  如果我們能為了欣賞路邊的美麗花朵而停一下匆忙的腳步,因為葉子隨風搖曳飄落的美態而心頭柔軟,看到小孩純真無邪的笑臉而心生喜悅……那麼,我們能感受到快樂的時刻將會多很多。
  
  4、不懂得施捨
  
  宋代張商英說“樂莫樂於好善”,一個懂得付出而不是單單索要的人才會快樂。
  
  施捨不是富人的專利。向災區捐贈幾個億是施捨,給陌生人一個微笑也是施捨。
  
  “大嘴美女”姚晨擔任聯合國難民署中國區代言人的第三個年頭,過去三年,她先後到過菲律賓、泰國和埃塞俄比亞的難民營。
  
  她說:每當我背起背包,到世界各地,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感到正能量回到了我身上,做上這份工作,有夢想成真的感覺。
  
  姚明則說:“我做公益、做慈善的最終目的是在幫助別人的同時淨化自己,使自己昇華,到最後,得到幫助的是我自己,讓我感覺到我對這個社會有用。”
  
  5、單調與規律
  
  中國人缺少生活的熱情與娛樂,生活通常是按部就班。學生的生活是三點一線,為了小升初、初升高和高考而活,人生單調得似乎只有學習和書本。
  
  職場人的生活也是上班、吃飯和睡覺,寶貴的週末時光僅用來休息也不夠,而難得出去郊遊或娛樂。
  
  也許到了老年,才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遊玩,卻是身體不爭氣,經不起四處出遊、大吃大喝了。
  
  為什麼富士康在短短的時間內會發生多起“跳樓”事件?因為人不是灰色的螞蟻,人生過分的單調和規律會使人失去快樂。
  
  6、焦慮無處不在
  
  中國人也無時無刻不出在焦慮之中。
  
  焦慮社會不公、焦慮沒錢沒權、焦慮物價依然飆升、焦慮食品不安全、焦慮子女教育、焦慮環境污染……似乎總有焦慮不完的事。
  
  但是,只有無憂無慮的人才會快樂。總在憂慮,哪有時間快樂?
  
  7、壓力太大
  
  中國文化一向強調“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責任總會或多或少地賦予到中國人的身上,形成他們的壓力。
  
  中國人面對的壓力非常多,工作的壓力、成家的壓力、撫養子女的壓力、人際交往的壓力等等。
  
  而在這些重壓之下,他們忙得幾乎沒有時間去緩解這些壓力,日積月累,這些壓力帶給中國人的不僅僅是不快樂,甚至傷及他們的健康。
  
  8、不敢堅持做自己
  
  媽媽的期望、爸爸的期望、姐姐的期望……
  
  中國人被很多人期望著,從而不能堅持做自己。一個人要成為父母的好兒子、妻子的好丈夫、兒子的好爸爸、朋友的好夥伴、同事的好搭檔,唯獨不能成為想要的自己,自己總和自己打架,自然也很難真正的快樂。
  
  9、心靈的封閉
  
  早在1979年,美國有個學者就寫過一本書:《美國人心靈的封閉》,書中說美國人的心靈都關閉起來了,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當年美國青年人沒有了遠大的理想,只是熱衷於眼前繁華的物質世界,疲於奔命於瑣碎的日常生活。
  
  今天的每一個中國人是不是也將自己的心靈關閉了呢?要知道,即使在最窮困、最危險的境地,只要你能打開心靈,也總是可以發現使自己快樂的東西。

十年淚

今天對別人來說是個簡單的日子,對我蘆薈汁
來說確是不同意義的日子,因為車禍後癱瘓,我已經整整熬過十年光陰。十年前的2006年7月6日那個黑暗雨夜,車禍的 我躺在路邊,無力呐喊,不能爬起來,四肢沒有一點點感覺,就像被點了穴道,任憑無情的雨,打在我的身上臉上,我是那麼無助,那麼淒慘,那麼冰涼,就像被這 個世界拋棄。隱隱約約間,沒有知覺的軀體,卻又感覺是那麼冷,冷、冷、冷、冷、冷、這段畫面時常夢中浮現,在我記憶裏刻骨銘心。今天是2016年的7月6日,彈指一揮間,那天與今天之間,時間已相隔十年,十年不經意間,說短很短很快,十年難熬中,說長卻又很長。經歷的這麼多,承受這麼多,雖然人已經接受現實,變得沉穩淡定,可是人生有幾個十年?強迫自己忘卻難忘,我知道,我沒有未來。我不可能再有後面的十年。就讓今晚的文字,記錄我度過的十年煎熬時光。
  
  一直有個習慣,喜歡在寫文字的時候,靜靜聆聽一些音樂和 歌曲,喜歡被旋律環繞的感覺。今天也是如此,點開音樂盒,迴圈播放著,一首陳奕迅的《十年》。雖然這首歌曲和歌詞,表達是對失去的戀人,難舍懷念的意境。 和我寫的文字,想表達的心境不一樣,可我喜歡這首歌的歌名,它很貼合我文字的主題《十年》。聽著陳奕迅低沉的聲音,伴著讓人流淚的旋律,靜靜聆聽這首歌, 內心不自覺得,淡淡的傷感,思緒湧上心頭。感歎!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十年呢?今年我四十,回首我的四個十年,心中激光去斑不免湧起一種無法言喻的感慨!一到十歲這十年,我天真快樂,無憂無慮。十到二十歲這十年,我年輕輕狂,意氣風發。二十到三十歲這十年,我一切順利,事業蒸蒸日上,婚姻家庭幸福美滿。三十到四十歲這十年,一場車禍以後,我的世界翻天覆地的改變,只剩下麻木,彷徨,痛苦,憂傷,無助,絕望。在最美好的年華,想有所作為的時候,讓青春去無限綻放,可我生命正在倒計時,拖著殘破的身體,苟延殘喘,經受著折磨,被孤獨寂寞無情的包圍,被殘酷的現實,壓抑著一次次摧殘。我在苦苦支撐,我在苦苦堅持,我想與命運抗爭,可我有心無力,我不知道我可以堅持多久?我還可以熬多久?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問天?我問地?我問上帝?
  
  我的美好青春年華,我的快樂幸福生活, 失去在十年前,那個晚上車禍的瞬間。車禍十年,一切翻天覆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我已不再是那個曾經的我,世界也不再是我眼中的世界。十年匆匆瞬變,滄海 變桑田。世態是炎涼,看穿了一切,看透了一切,終於懂得,眼淚是最好的領悟!十年中我經歷太多,承受的太多,失去的太多,早已經沒有了當初光芒。在歲月的 艱辛中,人失去了自信,人沒有了快樂,變得死氣騰騰,只有敏感,和靈魂深處的,一點點不膠原蛋白甘心,倔強的最後掙扎!十年在黑暗的房間,大部分時間一個人度 過,只有淒涼我孤單的背影,和破舊天花板孤燈,與面前電腦顯示幕相依相伴。十年歲月,一路荊棘,一路坎坷,一路艱辛,一路痛苦,不知道何時是盡頭?可又害 怕到終點,雖說終點可以是解脫,讓我的身體,我的精神,我的靈魂,擁有想的自由,讓我挽回一點點自尊,但這解脫也是我的生命盡頭到來。十年後的今天,我早 已變得一無所有,我所擁有的一切,美好、夢想、快樂、幸福、全部失去!這十年,我經歷了什麼?承受了什麼?失去了什麼?放棄了什麼?無法用文字和言語細 說。只有自己清楚,一言是那麼難進,未語淚溢已先流。
  
  十年,陌生卻又熟悉的兩個字。十年,三千六百多個日日夜夜。十年,淒淒慘慘 戚戚。十年,蹉跎歲月,虛度光陰。十年,很多事情很多人,在慢慢淡忘。但也有很多烙在我的心裏,藏在某個角落,想忘也忘不掉。人生匆匆,我不知以後何去何 從,過一天算一天吧!《2006——2016》讓我痛苦十年、讓我心碎的十年、讓我憂傷的十年、讓我孤獨的十年、讓我無助的十年、讓我彷徨的十年。此刻無 邊的憂傷,一點點向我蔓延!《2006——2016》這十年我的艱辛、十年我的心酸、十年我的淚水、十年我的堅持、十年我的承受、十年我的抗爭。一個人時 重放回憶,漫長歲月中,苦淚早已變成河流,流入深深深深海。今晚這些文字,都是血、都是淚,都是傷、都是痛、都是苦。今晚讓我軟弱一次,放下所有的勇敢和 堅強,讓我大哭一場,今晚讓我眼淚不住流,來紀念這苦、痛、傷、熬過的——-十年

黃昏心緒

西雙版納大橋上的風,肆意地狂撫著我兩鬢的美麗華領隊角發,微微的顫動著;在夕陽的餘暉裏,我暗自抽緒的目光讀寫了整整一個季節的輪回。江水渾濁了一世情緣的寂寞,在渺茫中淘盡了無法埋葬的往事。瀾滄江水從遙遠的峽谷一路咆哮而來,風從耳畔呼嘯遠去!拂過身邊空無掠影,只留下眼底一波又一波江水拍岸的喘息,在我遙指的天際,舉目空悵一縷心結消散於天地之間!
雨後的黃昏鑲滿汗液的疲憊,在橋上,我停留下不經意的腳步,讓心緒在這風意孑然的橋上,在雙手搭扶橋欄的這一刻放飛遼遠的目光和心緒一起乘風遠去,但在遠去了目光的時候,卻偏偏近了覺醒在思想墓碑下埋葬的記憶,於是我又開始了用憂怨祭奠的儀式(心靈複燃的歲月遺跡),超度死亡式美麗華領隊的墓誌銘在心裏寧靜。
我疲憊了,不止是孤獨的漂泊,還有那風裏遙望的神情都顯得那樣的孑然,靜默中矗立的姿勢我不敢說身影如山,但心事如海的遼闊卻是風雨澱積的歲月滄容,刻下不惑的蒼茫。驀然回眸,看見的 是半生拂塵的飄搖,看不見的 是心靈氾濫的思潮無法言喻。
天邊,色調冷暗的浮雲,如同破舊的棉絮覆美麗華領隊蓋在我彷徨而憂鬱的思想之花,盛開在江色暗影的波光裏悠然飄蕩。燕子掠過不經意的眼神,那些顫動的翅膀帶走了無法觸摸的情結,翔入黃昏最後一道模糊成暗夜的空歎!

碗中有乾坤

很多年前,我到捷克旅行,有個真實的小故事,深深觸動了我的心。
  
  當時,這個封閉多年的國家剛潤膚霜剛開放,物資匱乏,而香蕉正是昂貴的舶來品,因此水果攤子上的香蕉是拆成一根一根擺賣。
  
  有一回,他帶有余錢,決定買根香蕉給年過八旬的老媽媽解解饞。老媽媽看到那根黃澄澄的香蕉,雙眼立刻綻放出快樂的亮光。然而,看著、摸著,終究不舍得吃,趁兒子不注意,悄悄地藏了起來。傍晚,孫子放學回來,她才一臉喜色地拿出來,給他。孫兒看到這根宛若天上彎月的4D 埋線香蕉,兩眼倏地射出興奮的光芒。他看著、摸著,竟也不舍得吃。天亮時,在工廠值夜班的母親回 來了,他才滿臉得意地拿出來,給她。母親看到這根珍品般的香蕉,雙眸霎時流出了溫柔的笑意,看著、摸著,無論如何也不舍得吃。等到辛勞的丈夫回家後,她才 獻寶似的將香蕉拿給他。一家之主看到這香蕉經過“九曲十八彎”,又回到自己手上來,眼淚不由得湧上了眼眶。於是他拿出一把刀子,將它切成幾段,全家老幼分 著來吃。
  
  觸動我的,是故事裏的“敬老”的概念抗衰老和“分享”的哲學;感動我的,是好像強力膠一般把家庭成員粘在一起的那份濃濃的愛。

張家有女,花樣長成

總的來說,我更喜歡張幼儀勝過林徽因。
在許多人眼裏,張幼儀的名字是陌生的,遠沒有林徽因那麼“口口相傳”,更沒有徐志摩那般“津津樂道”,即便偶爾被提起,也總是蘇梅島旅遊出現在徐志摩和林徽因的“陰影”裏,甚至有人錯誤的以為,是她攪了徐林二人童話般的曠世愛情。
張幼儀,名嘉玢,祖父為清朝知縣,父親張潤之是上海寶山縣巨富,張幼儀兄弟12人,她排行第8,其二哥張君勱,是中國現代史上頗有影響的政治家和哲學家,民社黨創立者。四哥張嘉璈曾任中國銀行副總裁,張幼儀可謂出身名門,又曾在“江蘇省立第二女子師範學校”讀書,大家閨秀的她秀外慧中,15歲那年在家人的“媒妁”下嫁給了徐志摩。
然而,徐志摩對於這段婚姻的態美白針度只是“受之於父母”,他鄙棄張幼儀,嫌棄她土氣,所以儘管婚後張幼儀上孝公婆,下持家務,但徐志摩還是撇下她和剛剛出生的阿歡隻身去了國外。
之後發生的,便是“眾口皆碑”的徐志摩追求林徽因的愛情故事。
我在高中時代也瘋狂的喜歡《再別康橋》,覺得那是再純潔不過的感情,美好得如皎潔的明月、純真到如沉默的竹篙,又反復想像著,徐志摩從長衫前襟裏捧出一捧新鮮的茉莉花,抖落在林徽因的手心,她是人間四月天,她是《最初的茉莉》花,然後在每一次感動中淚花四濺。
可是,再後來,讀到徐志摩一邊使張幼儀在沙士頓懷孕,一邊追求林徽因,一邊又要張幼儀打掉肚子裏的孩子,崇拜與仰慕便被打了大大的折扣,一個男人如果缺失了責任感,即使再浪漫也會讓人們對他的品質產生懷疑。
1922年,張幼儀在徐志摩無情的堅持下簽署了離婚協議,這是中國史上依據《民法》的第一樁西式文明離婚案。也正是從這時開始,張幼儀的人生發生了“逆襲”。
她投靠二哥去了德國,一邊做單身母親撫養小彼得,一邊學習德語,並進入裴斯塔洛齊學院攻讀幼稚教育。可以想像,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一個差點兒裹了小腳的女人,被丈夫拋棄、異鄉、單親、又親眼目睹小兒子死於腹膜炎,是什麼樣的災難和不幸。
可是,如果說,她堅持不離婚,或許她的月租酒店式住宅一生只能以這段三角戀中的跳樑小丑而結局,而事實上,她用實際行動完成了華麗轉身,是她人生舞臺上一場謝幕到另一場登場的轉折,猶如她對自己人生一分為二的分割:去德國前、去德國後。
再如果說,徐志摩不和張幼儀離婚,那麼他最多成全一個中式傳統的少奶奶,而事實上,他卻間接造就了一個新時代的女強人。後來的張幼儀在東吳大學教德 語、在上海女子商業銀行做副總裁、在雲裳服裝公司做總經理,每個角色都被她演繹得如玫瑰般鏗鏘、每個職務都被她施展得如牡丹般絢爛。
這是她對徐志摩和那段“恥辱”歷史最有力的回擊和反攻,猶如她的那句:“在他(徐志摩)一生當中遇到的幾個女人裏面,說不定我最愛他”,多麼戲劇性的荒誕和諷刺,而我在回想這一段時,畫面感十足到仿佛她就坐在我的對面,雖然仍舊是平淡的表情,但擋不住的堅毅和冷峻卻從骨子裏剽悍的透出來,我想,這便是她花樣長成的結果吧!
是的,如果說林徽因愛他,卻不肯為他反抗母親的“旨意”;如果說陸小曼愛他,又終不肯為他放棄上海紙醉金迷的生活。真正愛一個人,仿佛就會有一種契約精神在無形中存在著,她從未受過徐志摩一天的寵愛,但卻為他生養了兩個兒子;她於情於理都不曾虧欠過徐志摩一分一毫,卻總是在他拮拘見肘時慷慨解囊、履履幫他渡過難關。
時過境遷的張幼儀曾為這一段沉重的生活做過一個生動的比喻:我是秋天的一把扇子,只用來驅趕吸血的蚊子,當蚊子咬傷月亮的時候,主人將扇子撕碎了。讀到這一段,同為女人的我也幾乎心疼她到心碎。
崇拜林徽因的才華和學術上的造詣自然毋庸置疑,可張幼儀從沉默賢慧成長到寬容職業,從封建少奶奶蛻變成留洋女強人的花樣長成似乎讓她的人生更多了許多鮮活和真實。
我清晰的記得電視劇的那一幕,阿歡被母親要求一同去看望病重的林徽因,阿歡極不情願,張幼儀微笑著對阿歡說“還是要有禮貌”,然後她給林徽因介紹說:“這是阿歡,是志摩的孩子”。
一貫清高的林徽因,就連冰心都被她暗諷為“最酸的醋”,卻要在臨終前的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請求張幼儀:“請原諒我,那一夜,在康橋……”
那一刻,我知道,張幼儀成為了真正的“勝利者”,她的寬容慈悲、她的端莊大氣,高得讓人敬畏……

從前慢

今天看《中國好歌曲》聽到一首歌《從前慢》,歌詞寫的特別好“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 馬 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訂造梳化一個人”細膩的歌詞寫出了一個很細小的場景,很有畫面感。
下午陪朋友吃飯的時候突然就想起自己的小時候。從前,我還在外婆家住的時候,記憶中外婆說,她有七個妹妹,兩個弟弟,一個親生的,一個抱養的。外婆那個年代,一個農村家庭十幾口人很正常,好像那個時候還沒有計畫生育,人多勞力就越多。外婆經常帶著我去她的妹妹家裏串 門子,一去就是好幾天,我也就理所應當住了下來。去的次數多了,每一家都特別熟,漸漸的她們村的小孩都成了我的小夥伴。每次在四姨婆家吃飯,她總會拿出我 專用的碗和勺子,中午吃麵條,一條面就是一碗飯了,我可以吃上好幾碗,吃完了就嚷著去廚房盛飯,向大家炫耀我吃的最多,這大概也是小時候的一種樂趣吧。長 大了,不常去她家,但是每次去了,小時候的澳門酒店套票優惠事情便成了四姨婆和我媽必談的話題,我常常拉個凳子坐在旁邊,聽著,回憶著……
如果有時光機,我想再回到小時候,我和四姨婆家的隔壁的雙胞胎姐妹一起踢著瓦片,丟著沙包,對門的那個長著大眼睛的傻弟弟跑過來搗亂……
我和外婆去看生病的三姨婆,去六姨婆家,她家有大彩電,她最喜歡聽我唱歌了,每次去了都被她拉著去唱歌,唱著唱著天就黑了,我就又被留宿了…..
從前外婆還在,我去過她的幾乎所有的妹妹家;從前我還在外婆家,我熟悉她們村每家每戶,能清楚的記得每個人激光去斑怎麼稱呼;從前外公還在,我熟悉村裏所有的小河小溪。從前的日子過的很慢很慢,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離開,什麼時候長大可以去找媽媽,但是我沒有意識到,外婆卻老了,病了……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 馬 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是的,有了媽媽卻沒有了外婆。

遲來的愛

江南的小山城夕阳向晚,晚霞染红了遊艇租賃美麗華評價半边天,沉静中透着许些庄严和肃穆。有归巢倦飞的小鸟在空中悄然飞过,留下几声鸟鸣。

  我在这座小山城开了一家咖啡店,至今有五年了,生意做的红火,来咖啡店里消遣的人们,多是年轻人,要么单身,要么成群,要么成双成对。

  一年一年的过去,顾客换了一批又一批。店里轻柔的音乐混着咖啡的味道,还有顾客们故作深沉的盈盈笑脸,在我的眼前成了一幅幅情景各异的图画。

  在这里,我品着他们的人生,叩问着自己的内心。一天天滑落的时光,在我眼里变成了一场又一场久违的心事。

  今年,我已经二十六了,慢慢步入大龄。可是,对于男孩,又有什么呢?男人越老越沧桑,越有韵味,我自嘲着。

  正当我静心冥想时,手机清脆的音乐响起,我看了看,旋即摁下了拒听键。

  那是一个烂熟于胸的号码。

  “剑锋,在干嘛呢?这么觀塘找換店严肃!”

  我的所谓女友晓梅,袅袅婷婷的向我抛来媚眼,一身裙装裹住苗条身材。

  “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晓梅,大学毕业刚半年,貌似喜欢我,可我对她没感觉,或者说,在我眼里,晓梅虽然漂亮,但是就如一个花瓶,没有什么内涵。

  “我来看看你啊,有点想你了。”晓梅自己斟了一杯咖啡,转动着杯子,煞有其事的看着我。

  晓梅的家就在咖啡店隔壁,晓梅因为经常光顾咖啡店,所以就跟我认识了。

  我掏出一根烟点燃,吐出一个个烟圈。然后,望着空荡荡的吧台说:“晓梅,你帮我照看客人吧,今天顾客不多,我出去一会儿。”

  晓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乐意效劳。”

  晓梅乐颠颠的,认为这是她表现的最好时机。

  我出去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靠街角的酒吧里,灯光闪烁,音乐震耳欲聋。我的中学同学来了很多。但是,在众多人中,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我的初恋月琴。

  我举杯向她敬酒,月琴大方的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我喜欢月琴,一直到现在。月琴已经不是学生时代的样子了,一头干练的短发,一身精致的职业装,圆脸上依旧是那一双神采飞扬、顾盼流转的眸子。我的心,瞬时又活了过来。

  我邀请月琴到我的咖啡店里坐坐,月琴很高兴的答应了。但是眉宇间,我发现月琴总是有悲伤的影子。

  看见我领着一个女人走进了咖啡厅,晓梅给她倒了一杯咖啡,便悄悄地离开了。

  那年,我喜欢月琴,是同学们都知道的事。可是,月琴不喜欢我,后来听说月琴有了恋人。

  这时,电话又响了,那行熟悉的数字再次跃入眼帘,我皱了皱眉,又挂了电话。

  “是你的母亲吗?剑锋。”月琴在一边轻声问道。

  我的很多事,月琴是知道的。

  从小,我的母亲,对我苛责有加,我努力表现自己,却总是换不来母亲的赞赏。

  有一次,我数学考了满分,我兴冲冲的跑回家,拿给母亲看。

  我记得,母亲的脸上是不带丝毫笑容,冷冰冰的话语,直到现在还在耳边回响:“剑锋,你的满分是我意料之外的,你根本不可能考满分,要凭自己的本事,而不是抄袭别人的。”母亲一字一句的说道。

  母亲的话,在我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我跑出去,撕了试卷。然后,跑进自己的房间。

  母亲是一个南方乡下女人,身材矮小,印象中,她总是挽着高高的髻,前额是一层薄薄的刘海,似乎要努力遮掩因风吹日晒而留下的皱纹。

  不止一次了,母亲给予我的打击,都是狠狠地印在我的心灵上。

  我是一个男孩,渴望母亲的赞美和肯定。可是,每次母亲那冷冷的不带感情的话,都深深地烙在我心上,是一生痊愈不了的殇。

  而我的父亲却仁爱慈祥,我每次向父亲哭诉心里的委屈,他总是百般地安慰我。然后,在乡间小路上便留下了我跟父亲那相依相偎的身影。

  我总想,父亲为什么能跟母亲在一起,他们两个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母亲要强,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而父亲,在母亲的身边却显得懦弱而又没有主见。

  也许,是两个人相爱,这些都不算什么吧?可是,我明明看见,母亲对父亲,也是如待我一般冷淡有加。

  我离开家中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里,我不曾回去看望母亲。父亲已在我十五岁时染病身亡,我欲哭无泪,在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父亲,就这么离我而去。

  离家时,我认为再也不会见母亲。尽管她对我有着养育之恩。可是,年少的记忆过于悲凉。我不想再次揭开伤疤,让我的尊严无处可觅。

  我依然记得,离家时,母亲欲言又止。我还见她偷偷擦拭眼睛,想来是一个人在家会感到寂寞吧。

  走出大门的时候,母亲把一个白底蓝花的包裹寄到我手中,红着眼睛说:“你到车上再打开吧,是一些吃的。”

  我忽然有了感激,到了车上打开包裹,一张纸条飘然而落,上面有母亲的笔迹:在外一切要注意。闻着酥油饼的香气,我忽然有了落泪的冲动。

  月琴大体知道我的遭遇。可是,我的心理,谁也不能深刻体会啊!

  望着我忧郁的神情,月琴轻轻地问:“剑锋,回去看看母亲吧,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我不知道月琴这话什么意思,但凭着我对她的了解,我知道月琴是真心的。

  月琴在学校里是校花,出落的美丽,学习也是一等的好学生,我只可仰望。在我心里,她就是一个不慎落入凡尘的仙子。

  毕业后,我去了外地,而月琴继续上学。大学毕业后,月琴在一家媒体干了编辑。而我,在几年流浪之后,开了一家咖啡店得以谋生。

  月琴终于告诉我,她失恋了。他的恋人远赴了美国读博,一年之内提出了分手。

  我没有太大的惊喜,或者说,历经世事的磨练,我已经不再是哗众取宠的年龄了。

  我默默地听着,不知道月琴告诉我这些是何用意。

  我喜欢她,但还不想月琴亲自来求我爱她,这不是她的性格,也不是我心中理想的以前的那个月琴。

  过了几天,我才知道,月琴竟然瞒着我亲自去了我家,名义上是看望我母亲,其实是到我母亲那里谈我们的事。

  我想,月琴,该受到我母亲的责难了吧。

  月琴几乎每天都给我电话,告诉我她的感受和经历,而晓梅也比以前更勤快地在我店里忙来忙去。

  在月琴的汇报里,母亲依旧如从前一样好强,在月琴面前并没有提及我的名字。

  我感到很失望,这就是我的母亲,仁慈和安慰,似乎不是她的特长。但是,我究竟是她养大的孩子啊,母亲怎会这般绝情。

  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我的话会带给母亲怎样的心理感受。还有我的父亲,我愧对父亲,他的周年坟祭,我从来没有去叩拜过,哪怕是填一抔新土,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心头哽咽的厉害。

  晓梅依旧来我的咖啡店,帮我料理店里事宜。

  有一天,月琴没有打电话来。我等了一天,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打来。电话中,月琴的语气很着急:“剑锋,昨天狂风暴雨,妈妈也因为淋了雨着凉感冒了……。”

  月琴说了很多,说母亲如何操劳。我面无表情,呆呆的听着,挂了电话,我贮立很久很久……

  也许,这十年来,母亲一个人在家受了很多磨难。若不是这次月琴回去,给我讲那边发生的事情,我是不是还要无动于衷。

  一种本能的驱使,我想立刻飞奔回家,承担起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可是,有东西牵绊住了我的脚。

  这时,月琴又打来电话,说母亲病好点了。

  我不知道,这段日子月琴是如何帮助母亲操劳的。我也不知道,这十年以来,母亲一个人如何维持这个家。

  月琴又打电话催我回去,我犹豫不止。

  晓梅看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咖啡店有我呢,你要去做什么,就去做。”

  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这个曾经在我眼里若有若无的姑娘,倒也识得大体。

  我说:“我不能回去。”

  晓梅不解的看了我一眼,在我吐完最后一个烟圈后说:“剑锋,我不知道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但是,自从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以来,你从未回过家看看父母,这是你的不对。”

  晓梅定定的看着我。

  我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我的母亲,这十年来,我未曾去看望过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冷漠。

  十年前深秋,父亲病重。一日,我经过父母房门前,父亲在里面咳嗽的厉害。我正想进去看望,却听到了父亲与母亲的谈话。

  “小慧,”是父亲的声音。小慧是母亲的乳名,他们自幼青梅竹马,对彼此很熟悉。

  “剑锋是你一手带大的,虽然你对他很严厉。这我知道,你是要求他上进,而不是因为舒淇是吗?”一阵咳嗽声淹没了父亲接下来的话。

  “是啊,晴天。”

  晴天就是我的父亲。他们继续说着,全然不知道我在滴水不漏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当年,因为舒淇,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耿耿于怀。”

  “晴天,你都病成这个样子,还说这些干什么?”母亲安慰着,轻轻地拍了拍父亲那瘦骨嶙峋的手。

  “当年,舒淇有了剑锋,便与世长辞,是你,不计前嫌……收留剑锋……”父亲的声音因为颤抖而更加沙哑:“小慧,谢谢你……”

  “晴天,剑锋也是无辜的,而舒淇也很可怜,我知道她爱你,祝愿她在天之灵,一定保佑你度过难关。”

  母亲双手合十,默默祷告。

  浑浊的老泪,在父亲的脸上纵横,眼里满是对母亲的愧疚。

  风起了,深秋的夜,份外凄凉,份外寒冷。我疯狂地跑着,在风中滴落了满地的悲伤。任何词语都不能形容当时我痛苦、落寞、哀伤的心,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父亲病逝时,我没有在家。我不知道父亲临终前,是怎样盼念我,是怎样含着无尽的遗憾与悲凉离开人世的。

  这十年以来,我逃避着,我痛苦着,我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喝酒,学会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而我的生母,一个叫舒淇的美丽女人。从此,在我的梦里遗落满地悲花。

  曾经沧海难为水,往事如烟梦里追。凄看落红葬花冢,曾经花落为谁家。

  从此一个名叫剑锋的男人,心流浪在路上,无处可归。

  如今,月琴去了我母亲那里,告诉我关于母亲的很多事情。我的心里还是起了阵阵涟漪,不管怎么讲,她都是我的母亲,对我有养育之恩。

  这么多年,事情或许该过去了。

  晓梅一如既往地在我身边忙碌着,她为了我的咖啡店,早已辞去了自己的工作。有她在我身边,我孤寂的心,多了一份踏实和依恋。最初花瓶的感觉被温馨所代替,我开始对晓梅有了好感。

  而月琴,在母亲那里待了半个月就回来了。月琴为我母亲的勤劳所打动,要求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看看母亲。

  月琴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她的一段生活,其中提到了母亲的坚韧和顽强,并赞美了母亲的伟大。

  月琴,你不知道我与母亲之间究竟是怎样的错综复杂。你不知道这十年来,我的心是怎样流浪在深渊的边缘,就这么突然的说回就回,我的心里总是迈不过这个坎啊!

  可能是我的母亲或者应该说是我的养母,并没有像当年苛责我一样为难她吧。

  离父亲的十周年忌日尚有三个月,父亲是深秋十月初一走的,十周年忌日,我是该回去给父亲填土叩拜了。

  我踌躇着,家是人们流浪在外向往的地方啊!在那里曾有温馨,有天伦之乐,而我什么都没有。自从知道他是我养母,我就觉得正因为她是我养母,正因为她对我的生母怀有憎恶之心,所以才对我冷淡有加,才致使我多年经历着风雨般的沧桑人生。

  晓梅望着我忧郁的眼神和紧皱的眉头说:“剑锋,不管你想不想回去,父母恩情永远比天大,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我们不也都已经长大了吗?”

  晓梅的话很有道理,让我一度怨恨的心有所解脱。不管怎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况且我的父亲,临终时我竟不曾到他床前尽自己的一点孝心,单凭这点,我是多么无地自容!

  在犹豫中,我终于下了决心。今年,一定要回去拜祭父亲,但绝不是为了我的养母,只是为了我的父亲和我的

一路有你苦也甘甜

生命中,有一段路叫人生路,說短也短,說長也長,這條路要用一生去走完;有一段情叫至死不渝,用生命去陪觀塘找換店伴,無論健康與疾病,無論富有與貧窮,不離不棄直到終點;有一段愛叫天荒地老,苦也有你,富也有你,用行動去代言,用生命去捍衛,與歲月同壽,與天地同春。
回首凝眸,攜手走過的路,充滿溝壑,佈滿荊棘。可我們一路歡歌,一路笑語,衝破風雨的阻撓,創建溫馨的家園。
曾幾何時,現實的殘酷曾賜予我們困苦,給予我們萬難。可我們憑著一股執著和傲骨,走過許多個春夏秋冬,贏得了幸福的歡顏。
看今朝,鬢角開始發白,兒女已經成人,所有的艱辛寫在面額,裝在心裏。面對如水的歲月,我們感慨,我們歎息,但卻無力挽住時間的臂膀,把歲月容留。
暮色裏,我在海角的靜夜沉思,空氣裏仿佛凝聚了你的氣息,是我無法凝神寫作,一顆心早已盤旋在家的上空,與你相伴。
深夜裏,輾轉反復難以入眠,過往的觀塘找換店電建路上,錯過了多少與你歡聚的時日,一路灑下全是分離的淚滴,可你含淚笑著,笑容裏包含了理解和包容。
清晨,我在潮汐的浪花中,一如既往,挽起褲管,走向泥濘。為了明日的美好,為了孩子渴求的溫馨,為了迎接幸福降臨,頂風冒雨,衝破酷暑的侵襲,數九寒天的冰封,兌現自己許下的諾言。
路,很長很長,生命卻很短暫。可,我將在有限的生命中,用心呵護那一份愛,用生命去捍衛來自不易的幸福。不讓病魔踐踏,不讓苦難困擾。我相信,這份情,這份愛必將感動天地,讓愛一路通行無阻,讓情在天地間彌漫。
此時,我仿佛聽到了鍋碗瓢盆的碰撞美麗華評價聲;聽到了孜孜不倦的教導聲;聽到了因家務繁忙勞累的喘息聲;聽到裝扮家園的忙前忙後的腳步聲。
辛苦了!愛妻。我搜遍了厚重的詞典,卻沒有找到能表達對你此刻情意的詞語,一聲“謝謝”,包含一切,一路有你,苦也甘甜,請記住,所有的虧欠,待我凱旋歸來時,一一加倍奉上!

感悟嶽麓山

秋高氣爽的周日,我和好友相約去遊嶽麓山。去領略嶽麓山之溫柔與野性,雅麗與壯觀,反思自然與人類的融合和reenex抗衡。
我們流覽了嶽麓書院,也找到了朱熹講學的舊址和他那句“溫故而知新”的名言。帶著哲人的教誨,我們又上路了。
我們繞書院一側轉了幾道彎,竟又回到了原來徘徊的地方。我們笑起來:假如當初我們走捷徑,就少了許多攀登之苦。好友說:這叫曲徑通幽。嶽麓山是充滿靈氣的,那種靈氣是萬物的精華噢。
於是,我們專走小路,尋覓捷徑。在跨越譽一鐘錶一條小溝時,好友不慎摔了一跤。我邊扯他邊說:難道你也沒有把腳踏實地的道理融會貫通嗎?嶽麓山的靈氣是需要我們貫通的啊。
我們終於爬上了愛晚亭。此時,偌大的長沙城盡收眼底。紅楓燦然如火,激情飛揚地為我們跳著歡快的舞蹈。輕靈如喜運佳燕,山人合一,有輕風如訴。
我們坐在石凳上談文學。好友說:文學有技巧,曲徑可通幽。我想,文學路崎嶇,要腳踏實地走好每一步。站得高才能望得遠,望得遠才能體會到人生的精彩和深邃。一如這山的雄厚山的靈氣山的堅韌山的曠達。
哦,嶽麓山,我心靈的亮點。

に向かって100の花束

富んでも、昔の貧しさを忘れ、おごるなかれ
 <岩崎弥太郎氏とその母>

 明治前期の大富虛擬辦公室豪・岩崎弥太郎氏は、剛直果断の性格で、明治
時代の代表的富豪であった。
 ところうがどうしたことか、常に藁草履をはいたまま、大臣の官邸
などに出掛けた。 不審に思った人がたずねると、
 
 「母のいいつけだ」

 と答えた。
 岩崎弥太郎氏の母は、わが子が天下の富豪になってからも、常
に、藁草履を作って履いていた。
 そして弥太郎氏にも。
 「おまえも、これをはきなさい」
 と、言って

 「富んでも、昔の貧しさをを忘れて。おごってはなりませんよ」

 と、教訓したという。
 ある人が、アメリカの大実業日本旅遊家のところへ、救済事業の寄付
をたのみにいった。
 実業家はそのとき、
 「ほんのわずかばかり使えばすむものを、なぜこんなたくさん
使ったんだ」
 と、使用人を叱っている。
 なにをそんなに、叱られるほど使ったのかと、よくよく聞けば
糊であった。
 たかが糊ぐらいのことで、あんなにケチケチしているのだから、
寄付などは思いもよらぬことと思いながらも、せっかくきたのだ
からと用件を話すと、即酒店預訂座に、五百ドルの大金を、心よく寄付し
てくれた。
 ことの意外に、びっくりしてたずねると、

 「私は、平生、少しの糊でも無駄にせぬように心がけている。
  だから、寄付もできるのです。」

 と、答えたと言う。

 物を粗末にする者は、物から嫌われるから、不自由しなけれ
ばならないのだ。
 すべては仏法領であるから、わずかの物でも粗末にしては
ならない。

「みそかそば」 ”新年こそは”

人間は、自分が他人より劣っているのは能力のため
 ではなく運のせいだと思いたがるものなのだ。
                       プルタルコス

 でも結構 「運がいい。運が悪い」 っていいますものね。
 誰かの歌でありましたね。 「運溶脂がいいとか、悪いとか、人は時々
口にするけど、そういうことって確かにあるわ……」 歌詞って、いつ
もマトを得てて感心しますね。  でも、いつも運がいいと思っていき
たいもんです。 能力かなぁ?
 さあいよいよ 明日は大晦日です。
 晦日の明日は、蕎麦の縁起をいただいて 「新年こそは」 幸福と
金運と長命にあやかれますよう、願いを込めてお蕎麦を頂くわ。

    <去年今年ゆくくる年や蕎麦でしめ>

 うっふふ。 もうあと一日。 頑激光脱毛張ろう……。 

 ☆頑張ったんだけだけどねぇ☆

 老いました
 精いっぱいに ときどき ゆっくり
 一生懸命に ときどき のんびり 
 老いました

 でも

 じつのところ
 頑張るだけでは……ね
 いく道 向かう道 この道 あの道
 ちょっと マトがずれてたかも
 
 そこを
 
 がむしゃらに 
 遮二無二 走ったり 歩いたり
 ドジで ボンヤリで 泣けたり
 老いましたね
 
 そして

 それでいいよ
 それしか できず それなりで 
 それも いいじゃぁない 
 老いた いま 満Pretty renew 旺角足するのです

整体に久しぶりに

この間の週末は、行ってきました。仕事に子育てに奮闘(?)している以上、自分の身体のメンテが大切と、回数券を買って、夫婦で代わる代わる通っていました。ちなみに個人でされていて、自探索四十費のみの整体院さんです。

ちょうど今月で回数券が最後までいって切れるところだったのですが、悪いけど、今度で更新しないでおこう、ということで夫婦の意見が一致していました。というのも、ここ2~3ヶ月で急に施術の中身が変わってきたからです。どうやらどこかで新たに勉強して、新しい技術を身につけられたようで、メインのメニュー(1つしかない)の中身がその新しいのに変わったことによるもののようでした。しかし、正直探索四十我々夫婦が「これは効く!」と感心して回数券を買って通っていたのはその「新技術」ではないことは言うまでもありません。「私らが回数券のお金を払ったのは、これとちゃうし」と妻が言ってましたがまさにその通り、です。

もちろん、提供する側としては熱心にいろんな技術を身に着けて提供していきたい、という、「良かれ」と思う気持ちがあることは間違いないと思います。しかしながら、お金を受け取るサービスというのは「同じものがきっちり継続してもたらされる」ということによって安心感と信頼が得られるものであることも事実です。美探索四十味しい蕎麦屋さんだったから通っていたのに、ある日突然お好み焼き屋さんに商売替えされてしまったら行く方としてはシラけてしまうのと同じです。

たぶんいつかすべては私が

あまりにも薄い願景村眉を心配し、その後、私は太陽がゆっくりと自分自身に風呂まで家を照らす見て、次にペンの手の中に、何のいくつかの言葉を書き留めていない停止しない、とし、古いです暖かく、私は彼の例では、放棄しないままコピーして、心の中で男に恋をしていました。時オーバーフロー唇おそらく、そこは本当に、お互いにお茶を知っている、思い出の寿命の上に座って、一日で半分に暖かいお茶を味わう、幸せな笑顔、私はあなたが知っているし、私の人生にされています。

間に合わない言語願景村を使用して、明確なハイテクだけでなく、遠くの待機を開始します。現時点では、葉の窓はまだ闊歩、この時点では秋の風景が好きなことができますどのようにその生命力、風があり、窓辺ダストが静止スマートに落ちるからすべてを運ぶ葉の回転は、ありませんを離れます言語、サイレントほこりは、私は、憂鬱な思考の少しになろうと染料、硯にアカシアの千ストランドを選択し、目が素数日シンプルなオープンマインドで、沈黙していた、ティム非常に慎重に粉砕された優しさとシアンインクご安心くださいどんなに長年の過去のために、私はまだ人、あなたの子供たち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ています。 、もし、誰かすかに感じたときに、私の町を、一人だけ風と、すべてのネットを煙。

人生は、私はしっかりと、彼らは補習中心喧騒に忘れないだろう、ケアの心を覚えて、毎日早朝に目を覚ます、清潔で浅い時に時間を費やしました。すべてが人生の長い、コーナーの年を通じて季節と雲、つかの間のようであると言う、どのように多くの人が検索、ストップに行きます。人生は、そう本当に、愛、義務があなたが世俗的な滞在したい場合は、脇に置くことが成功に自分自身を許可されている場合愛し、貴重な取得以上のものを持っていないことを忘れないでください。私は心の声に耳を傾けるように見える、あなたは関係なく、苦難はそれだけの価値があるどのくらいその場所に到達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そのため、この人生、これは私だけで、魂と魂が出会います。

約束は心に留めましょうことができます

つかの間もはや負の光ない、は死んでしまう、心はダスト交差点を負担す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一度余剰グリップ薄い寒い季節に路地をカバーし、紅葉は喪に服したことが負離子直髮ありません。夜のダンス、旋回スター言語意識、突然、約束アカシア思い出して、暖かいです。ライトカバー涙は、ロマンチックな静かさせ、あなたと私の分离は薄明かりの、いくつかのサイレント海岸になったでしょう。しかし、かすかなミスを少し​​シャンを明るく、夜は一人ではなくなりました。クラウドオフ、私の心に転写され、私は愛は、もはや本鎖、あなたの眉に落ちません。

紙心臓苦情悲しみ戦争、半分ボ嬰兒濕疹ウル招待月夜シナモンと咲く少量の水、涼しい、あなたの町懐を考えるが、その心は心配しています。クラウド睡眠は、アンは前に、夜晴れ、私の眉を曲げの沈黙は、秋がサイレント、薄い影の薄暗いを愛し、一人で立っていました。ただ、私の心に配置された、後悔は会っていない保持しない、その後の対話のタッチを思い出し、考えが魅力的ましょう、雨の日、私は実際、酔っナマで朝の太陽の下で酔って、蘇建に把握酔っヒット。花火に優雅な、穏やかな風借りシーズンを見て、私はあなたを待っている、トゥミに演奏リュートは、また、あなたの目はまだ、バック、甘い期待をささやく愛にとても魅力的なセクションを学びました。一度全体が密集し、価値があると意味のある感じ、心蛇行笑顔の夢は、私がぼやけあなたを変更するには、世の花火を使用したいと思います。時折、風を通す妊娠ミスを、落下前に花を保持し、ペンに植え浅い過去青空の勧誘は、ロマンチックな、あまりにもロマンチックな、私は期待していませんでした。

それは私の期待ips 韩國 整容に満ちている、怠惰な、少し内気、清ヤンで、あなたにそれの風を与え、夜はいつか、私は流星の前で願い事をするときはいつでも、私はホット、カラフルな夢の中で影を見て、あなたは私のムーンベイを送ったこと。レッドインを渡す、映像、光傾い手すり、混乱をふけます。私は酔っ清ヤンの前に体の前に顧客が、ミスが、示す兆候として、静かな良いの年が提供してい誰かわからない、とあなたは笑顔と安全性。

すべては、すべての快適さと誇りの心に変更

すべての人間の心の奥に年間の旅では自分自身の物語を所有している、人生の旅では、インクルードは喜び話をしない、自分自身、喜びと悲しみを見ていきます。年はこれがでこぼこ漂っている印刷し、走行道路は幸運であるか、つまずく、透けて見える銅鑼灣 髮型屋ことができない人、正しいか間違っています。チェリッシュを通じて行っている、それを後悔していない、弱気、完全に無関心、と良い気分を持って、静かに沈殿している、人生のより寛容と理解しています。

気になることがございましたら、そっと自分で落ち着いのトレースを与える、熟考、何が起こったことは大したことないです、自分を慰めるには何も言っていない、穏やかな中環一日遊御馳走明日の太陽が明るくなる、笑顔笑顔、幸せです、美しいムードと笑い、生命、真の、誠実に感謝の債務は、人生を楽しむことができます。負担するあまり期待しないでください、何も刺激的な生活、静かな生活を楽しんで、流れに行く、自分自身に本当です。

混乱すると、回避するために気にしないでください;、彼らが望むものをやろうと目を覚まし。痛みは生命の航海であり、喜びは人生のインです。受け入れ笑い、それのようなかどうかに関係なく、良いか悪いか、誠実で心のこもった支払う自分自身に暖かい他人を暖めるために、自分自身の完璧を求めてはいけない、美しいです。輝かしい夜明けを通じ、着実に人生のあらゆる段階、非常に暖かい将来だけでなく、人生と愛の尊重を取ら。

すべてのもの、苦いイェジンハオ、イェジンハオ甘味、苦味弱気、より良い生活となり、すべての損失やギフトを受け入れる;すべての夢、空イェジンハオ、イェジンハオDream beauty pro 脫毛は、空気を知って、自分を信じ、穏やかな顔、の夢は、人生は希望がある、すべての方法、曲げたり、平らなまたは何でも、ちょうどフラットの前に、行く静かエンロンを維持し、行を継続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自分自身に良い気分を与えるために毎日、空はより明確になります。

あなたが沈静化す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と感じた場合、あなたの目を閉じて、見上げについて考え、実際には、我々は、より多くの時間、なぜないのを何度も失望されていますか?人生、想像力が完璧で、現実は非常に無力である、多くの時間、人生は私たち自身によるものですが解決することができ、世界は我々が決定さ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ものがあります。使いやすさで感じることができる静的、怒りは火である、ハイ悲しみ、軽剥離フォーカス、自分の利益のためにあまりにも疲れていないをオンに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