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尋找自己的夢想

很快,我也受到了這個待遇,不過英國旅遊不是因為吵鬧,而是一次考試。那次考試,很巧地被分到她的考場,剛開始答得很順暢,直到遇到一道不會做的題,想了很久也沒有想出來,眼看時間所剩無幾,卻還有好幾道題,心裏如火爐上的螞蟻,額頭也冒出了細密的冷汗,手裏煩躁的轉著筆;心裏也著急,題更做不出來。她好像看出了我的緊張,站起身,依舊是:“鼓點聲”卻比平常慢了許多。她站在我身邊,站立了幾秒鐘,然後輕輕的把手放在了我的右後背上。一瞬間,仿佛無窮的力量湧入心窩,內心也漸漸平靜下來。一個聲音直達心臟深處:“慢慢做、別急”。我輕輕地舒了一口氣,而她也早已回到講臺上去了,接著,便是做完題、交卷。

僅僅是一個不曾注意的動作,卻帶給我無窮的力量,背後的溫暖,直達心底。

那個季節很熱,尤其那年,這就冥冥中註定了那會有場別樣的離別。那時候的花有開有謝,人有聚有散。花開花落購物商店皆由天定,人聚人散自有因緣。

閑看一葉芭蕉打濕衣衫,細聞一曲小調描繪冷暖。時光彙聚在七月,終化成巨浪奔向流年的大荒。一場六月的雨奏響了離別的華章,風舞凋零了一個花季的表演,陰雨連綿了一個盛夏的憂傷,煙花開出最美的夢幻,卻是瞬間。是誰隔岸在觀賞一場熟悉的舞蹈,是誰的眼淚虛幻了一世紀的情長。

你說過,要,人生不可能處處充滿霞光。你說過,要去奔赴那場光年的流浪,生活處處可能充滿了希望。看似一場風輕雲淡的聚散,只有我們自己知道這其中隱逸了多少淒婉。生活中很多人成為了我的過客,我也成為了許多人的過客,只有你是那個曾經陪我從滄海鴨脷洲數學補習班看到桑田的人。你說過,過客也是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