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煙花醉了

青青翠竹,盡是真如;鬱鬱黃花,無非般若——題辭.微塵陌上



一車,一人,一犬,紅酒一打,來這海邊的鼓浪嶼,夜深人靜。


  年關時節,靛青海面,春風易冷,海鷗聲聲,是靛藍色的天空與靛藍色的海水,把清橘色路燈銅鑼灣 Hair Salon的光,染成了青碧的海浪,在靛藍的年頭時光裏,蕩漾,是否,還有那個歸來的人,在你的心坎上徜徉——看著那片藍海,鼓浪嶼碼頭清橘的清輝,在水泥地的路邊,靜靜鋪落於鼓浪嶼的海面,彌漫了我眼裏的那個夜海裏的每一個方寸,給這沉靜的只有排排路燈和兩個交警的碼頭,平添了幾許肅穆、靜謐而和諧的氣息……


海面,溫柔的泛著細細的漣漪,輕輕蕩漾,流星偶爾會在靛青色的海天之間劃過,將微明的光彩投影在鼓浪嶼的海面,波心微瀾,疊疊輕漾,彷如天河的星辰,靜靜灑落,然後漂走,複來,……未曾止息。海面水氣氤氳,縹緲的白霧,清淡流離著,像蜀絲清綢一般,繾倦而纏綿。水中間,有數片飄落了的三角梅的花瓣,隨了浪花蕩漾著,有如淺淺的亮點。海中,偶爾有浮在浪尖的水花,清橘色的,落下去,敲響了靛藍色的海面,轟隆轟隆的悶響,是悠遠而淒清的聲音,悠遊在夜海的煙靄裏,讓我的鼓浪嶼落在海面,浮著,空寂而遼遠……


我的小狗,蓷推(注——音譯,音解:tuitui前平聲後仄聲,我代養的小狗的名字)走在我前面,招搖著尾巴。


  四周靜謐,只有清橘的燈,而近岸的鳳凰木,在年頭年關雙至的夜氣裏,倩麗的影子婆娑著,遠近的花兒,菊花櫻花三角梅,浮動著幽幽的暗香,漫漫的海灘上蔓生著許多冬盡尚存的芒草蕊,以及雜生在其間的素白的細小的未名花,在清光晦明的海天之間,招搖著一星一點的光暈,淺淺淡淡的……鼓浪嶼上的熹微燈光,清橘色的光暈斜斜灑落,點點投在浪花之間,溫馨的氣息,洋溢在水天之間;而清晝裏青黛的島外集美的丘山,也終是隱在了靛青色的夜色裏的了。


  浮光中,我與我的小狗,讓影子在水天之間蕩漾,搖碎了天光,彷如浮世裏一個圓滿的夢,——星光點點,泛著燦爛,與花影搖動,與水波洋溢,於水裏一洗再洗,然後,洗盡了鉛華,洗淨了浮塵,經年以後,榮光曾經裏的那個人,縹緲且虛無……


是啊,我的心,在夜冷的天海裏,如芒草的花蕊似得,浮動暗香,在寂靜中,在清冷中,在恍惚中,在靛青色的海面,沉醉染髮在海裏的鼓浪嶼!


  夜靜了的時分,鼓浪嶼的人家都已經關了門,想來都已是回家去過年了吧。


  我與蓷推走在鼓浪嶼的碼頭,看著靛青色煙靄裏的海,看著浮在海裏的鼓浪嶼,突然想起饒雪漫的一句話,喜歡的歌,靜靜地聽,喜歡的人,遠遠地看!


  這也倒是,喜歡的景,遠遠的賞,喜歡的人,遠遠的看,然後,遠遠的念,雖然時不時的,會偶爾有些淒涼,好像是有些暈不開的那一抹淡淡的憂傷。就好像每次到這個年末時節了,風動了廈門的鳳凰木葉子,老樹葉紛紛的落,總能感受到廈門人居的寂靜,而在寂靜裏,總會有一闕歌,有一句詩,還有一段文字,是需要寫給你的,然後,懷念的思緒任隨清風飄向鼓浪嶼外還要更外的外邊,想起你那年的那個樣子,是暗然歡喜的。心中的筆,總會輕蘸了墨香,去把你那年的樣子渲染,以及深藏了那一點點的留白。在偶爾對你的念起時,總也會設想,你還是一如當年吧,青花棉麻的衣,青絲垂髫的發,站在我面前,低眉淺笑,羞澀不語,鼓浪嶼的風,可以與你同語,鼓浪嶼的花,可以與你留香,然後,我可以把每一次與你有關的美好時刻,寫進關於你的那一句詩行。在時光門扉打開的時候,想起你,安暖半生。


  靜靜走著,蓷推蹭了我一下,它不想走了,想停下來,坐坐。


  那好吧,我們就這樣坐坐,坐在路邊涼亭的椅子上,靜靜的,都不出聲。


  海水是安靜的,今宵。


  蓷推突然站起來,飛奔到海邊欄杆旁的空地上,望著夜空,哎,這孩子,總是怪調皮的,它仰頭看著,天色是靛青的。它坐直了身子,端莊而肅穆!


  是的,一束煙花飛在了雲天,銀色而亮白,一瞬而沒;忽而, 又是呼啦一聲,一串煙花竄上夜空,是橘紅色,一大串,個個燃放,天空一時璀璨,然後,未盡的火花啪啪的燃燒,在天空裏,響著,就像你心裏那首想唱的,沒有譜曲子的歌。


  煙花過後,易冷!


  蓷推安靜了下來,趴臥在地上,舔著它的前腳丫子,眼睛溜著我。


  有了十數秒的時間,突然,它站起來,向天上吠著了幾聲,吠聲未落,天際一道霞光,閃滅著的顏色,紅黃金銀赭,鋪滿了靛青的煙雲,讓天空璀璨,如嫦娥在月亮之上揮動了輕紗,如西子在西溪之畔浣紗的身影,如赤兔汗血在雲上的飛行,更如洛神賦在曹子建的字裏行間,揮毫淺吟……我和蓷推一樣遊神於雲天的夜空,想起了辛棄疾的一個句子,——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是啊,曾經熱愛過的生命裏,繁麗如星華斑駁。星星何嘗不是如雨兒染髮焗油一樣滴落,鳳簫聲動,一夜何嘗不是如魚龍那樣飛舞,沉痛的愛過!


  一生活著一百年,其實,只為一秒鐘的燦爛,然後開落,未有悔意,繁麗至極……


我轉頭看著我面前這只可愛的小狗,心是安暖的!


  是的,這樣一個春節來臨的日子,煙花依然燦爛,春節依然喜氣,家家都是圓滿的,而這也是我祈願的美麗世間,所以,我的心,的確是在這一秒美麗過的煙花裏,醉了,因為,偶爾,在煙花裏,我想起了,我曾經遇見過的那個你,蔥蘢而美麗!


  遇見,何嘗,不是你給我的成全!


  青青翠竹,盡是真如;鬱鬱黃花,無非般若。


  於是,倘若將來,閑下來的時候,放一段柔情音樂,翻閱幾頁好書,然後睡個懶覺,也可。心情不好的時候,淺寫幾句詩行,也行。


  不開心的時候,白天看看雲上的藍,晚上探探夜色的寒,廣闊的天空自有屬於我們的信仰,寧可高傲的發黴,也不要低調的將就。跟自己說,今天天氣晴好,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保持初心。


  抬頭,看看,這個不是姹紫嫣紅的時節,雲天裏是清清白白而透著湛藍的,天水共一色,鷗鳥同一聲,就像你當年為我打開的那扇門扉,進去,溫暖敞亮,沒有冷意,然後,陽光下,有放眼的金黃,是成熟的豐盈,風輕輕,我的枝頭,吹起了漫天的紅紅櫻花蕾子,濃烈傲嬌,以漂亮的姿勢,灑脫輕舞,連接今昔的天與地,為著那份執手的熱愛不會凋零,置之死地而後生,義不容辭!


  或許,鼓浪嶼的年末夜,是有些兒涼薄的了呢,沉澱了去年四個季節的記憶,點綴了一地紅男綠女燃盡過後的煙花,是大千老人情深意長的國畫,是瘦金體的離國愁思寫在宋徽宗的筆下,是馬嵬坡上唐明皇的生死決裂的羽衣,更是南渡的李易安一紙蓮塘瘦詞裏,那不復回來的老光陰。


  可我只是想呵,年末的念起,是對你的一份相思寄於心坎,如夢裏關雎三千,一闕十轉,正是南渡的宋詞,北去的飛雁,附一箋心事,戀戀繾綣於千古的心間。


  煙花醉了,於今宵,念起,是我渡了你的忘憂海,還是你渡了我的相思岸?一路迤邐,沒有悲喜,能與你在煙花綻開的季節,於煙花裏的鼓浪嶼,相遇,正好!
Comment
name:

commen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anisen.tv/trackback.php/biubiuci/24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