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這一刻的寧靜

深冬的日子,空氣皺巴巴的,陰沉沉的的,有點透不過氣的感覺,要流淚的味道。

看著路上的行人,匆匆的步履,在想:是為了一年的心情,收穫著喜悅的感動呢?亦或是久未謀面的親人,在遠方的路口翹首期盼;或者是那清澈的雙眸,緊盯著那條窄窄的鄉道上稀少的車輛:爸爸媽媽在哪一輛車上啊?

有些記憶,始終無法抹去,如某些人,某些事。

站在如水的深冬裏,望著遠處聳立的高樓,高低起伏,錯落有致,或許那是都市規劃者的心血。而遠方的邊陲小鎮,甚至更遠的那片村莊,心情似乎沉重,不單單為自己的未來,還有親情的隔離而憂傷,難道這是邊緣人既定的命運,歸宿?

似乎天空也感受到了壓抑的氣氛,暗的快了起來,仿佛世界的末日。要釋放什麼,還要宣洩什麼,時間太久,終究要肆意地任性的!如潮起,一定會落。可是這種天與地的對接,心也會瞬間凍結的,只為撞後的修繕!

起風了,吹落了路邊老樹上最後一片不舍離去的黃葉,隨風飄飛,漸漸遠去,消失了!有點冷的味道,在述說著冬的本色。於是把衣領拉的更緊了,仍然佇立在風中,不願去尋找溫暖的地方,只是想把靈魂放飛在這個飄雪的天空下,講述著那欲言又止的情愫!

羡慕那些小草,落地就可以生根發芽,無論貧瘠還是肥沃,無論山川還是平原,處處有它的蹤影,哪怕被不知憐惜的路人踩踏後,仍然慢慢地,倔強地伸直瘦弱的腰肢,繼續生長著,默默地點綴著這個它不明白的世界!試想這個世界,沒有了小草,是什麼樣子呢?

心,仿佛打開了一扇窗,絲絲的亮光鑽進來,些許的溫暖。我們,只是一個個微粒,悄悄地來,勢必要悄悄地離開。其實,生命不正是由無數個這樣的瞬間組合的嗎?選擇了彼岸,是為了更好的停泊;選擇了遺忘,是為了更好地記住,人生何必計較那麼多呢?

似乎有水珠打在臉上,麻麻的,癢癢的,還有微疼的感覺。哦,要下雪了!連呼出的氣息也凝結了,白茫茫的一片。還是不願走動,就這樣靜靜地站立著,天暗了下來。那些水雪在風的鼓動下,更歡了!

路上的行人更少了,稀有的幾個過客,走的更快了,他們都在奔向家的方向,尋覓溫暖。只有我,傻傻地立在風中,雨中,雪中,享受冬的味道:寒冷蕭條?寂寥荒遠?亦或是淡淡溫暖?冬的曠遠,冬的肅殺,冬的赤裸,冬的頹廢,甚至冬的無情!

雨中的我,顯得有些落寞,雖然風在為我放歌,雨在為我伴舞,依然與冬雪格格不入。於是,伸出手,奢想接住一片小顆粒,讓它感受些許溫暖。可是,當兩片小顆粒落入手心的時候,只一瞬間,一絲涼意傳入心靈,好冷!可是,再看,顆粒已經在我的溫暖中,沉沉地睡去了,只剩下點點水跡在手心裏蔓延。它,無悔嗎?只接受點點溫暖,便永遠地消失,融入我的身體。是否有些殘忍?剛奉獻一點愛心,便無情地吸收了它,讓它以身相許!

它是寂寞嗎?是在尋覓歸宿嗎?難道生命如此短暫?一瞬間,走完了它的一生!

風,猛了;雪,密了;我;癡了!

不走,不動,卻伸開雙臂,讓風肆虐地吹著我,讓雪花盡情地吻著我,每一片肌膚,每一片靈魂!

此刻,心卻異常地安靜,不驚不擾,那些生活的影像次第浮現,兒時的純白,少年的天真,花季的懵懂,青春的張揚……時光,漂洗了我們的歲月,充實了我們的人生,賜予了我們的愛情。生命是偉大的,可以從容地面對四季的輪回,捨得適宜,方可安然永遠!

生命只是一條線段,起點無從選擇,我們卻是馬不停蹄地奔向終點,沒有時間去想,曾經的過往怎樣,明天的太陽是否出現,擁有當下的一切,珍惜著!因為時間會告訴你什麼是衰老,回憶告訴你什麼叫幼稚!

其實,我們的人生不就是一場行走在路上的舞蹈嗎?自編,自導,自演,春暖,夏狂,秋靜,冬孕,次第演繹著冷暖與寒涼,落幕是否精彩,與別人無關!此時,雪花漫天飛舞,似乎傾訴著無人理解的苦衷:你只感受到冬的冷酷,可否知曉冬的真!冬的美!冬的純!世人呀,當風輕撫你的額頭時,感受的是溫柔,可是當風冷冷地打在你的心靈時,可是在沉澱你的靈魂呀!

此刻,風夾著雪,雪攜著風,無邊的狂野一片銀白,這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一個我,傲然地立在風雪裏,擁抱著風雪,輕吻著風雪,聽風的呢喃,聽雪的纏綿。於是,記憶拾起了感覺,不想寫溫涼與冷暖,只想借一場心靈的春暖花開,把漫天的相思綻放,聆聽心跳的聲音!
Comment
name:

commen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anisen.tv/trackback.php/dakuzi/26533
Calendar
«  August 2016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