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

花開花落,情起情滅,一切都怪不得他人;一切都不能歸狠;只能說緣分太淺;我們還未成長,曾經我認為,我們會一直那樣走下去,一直會開心的一步步走向婚姻的殿堂;如今才發現,自己錯了;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僅僅是個美好的過去;又有幾個相愛的人能一步步的走到生命的終頭;又有幾個人能夠真正的做到,一生不離不棄,三世三生永相隨;都會因為各種原因分離,因為各種變故相棄;如今我的只能以此種方式,來懷念我們的曾經,來從中的到一絲絲溫暖。

她是天之驕子,從小便是優秀的人,從小便被各種光環所籠罩;遊走於各種人群之中,善於處理各種複雜的關係;不斷地得到各種老師的稱讚,她是那樣的高貴,是那般的驕傲;令人高不可攀,難以企及;而男生呢,則是一個木訥,無知的少年;只知道靜坐一隅,安靜的讀書,靜靜的注視,無論女生在何處,男生總會坐在她的面前;男生從看到女生第一眼開始便喜歡上了,那雙巧笑嫣然的雙眸,那悅耳的聲音,素面朝天的面容;

男生知道,他們之間一定不可能有好的結果,可是他還是愛了,還是如飛蛾撲火般向女生表白,也許是出於憐憫,也是是因為感動,女生答應了交往;男生很開心也很激動,於是男生開始發生了變化,他不再遊戲天下,不再抱著對世事無所謂的態度,開始了自己的修心之旅,他知道,鷹的伴侶,終究還會是鷹,他需要努力,給予女生,她想要的生活;他努力學習,用了很長時間學一些東西,女生曾經說過她喜歡古典,喜歡鋼琴,想要學古箏,願意跟男生一起下圍棋,飲酒,作詩;她還想跟男生一起旅遊,一起在桃花樹下,盡情玩鬧……

有一天,男生把女生帶到了那片桃花之地,帶到了他久久尋覓的地方,握著那雙柔柔的手掌,鄭重的說:“此情三生不渝,此意滄海可鑒,從此之後,你便是我此生唯一的方向,你,便是我今後不渝的愛戀”,女生聽完之後,雙眸泛起了點點淚滴,隨風飄揚的秀發,顯得如此脫俗,在桃花深處;

他們有了約定;花費了幾年的時間,男生會了一切,為了學習那些東西,他跋山涉水走過無數地方,遇到了很多女子,可是他禁住了誘惑;未曾向一個女子動過心,也未曾跟一個女子說過一句話,男生知道在某個地方還有一個女生在靜靜地等著他,每天他們之間都會有很多聯繫,不斷訴述彼此的相思之情,但是他無悔亦然無怨,為了她,哪怕是墮入地獄,又有何妨。

當有一天,他學成歸來,卻看到另一幕,女生再跟另一個男生纏綿,再向別人展示她的溫柔,她放下了所有的尊嚴與驕傲,只為博得他人一笑,男生走過去問女生原因,為何這樣輕易就改變了,女生微然一笑,“當初跟你在一起,只不過是無聊,只不過想讓你改變而已,誰讓你那麼笨,還把一句話當真了”,“那你為何還要與我聯繫,與我纏綿?”男生問道,“因為每個人都想證明自己有魅力啊”女生顯得如此驕傲,是啊,每個人都喜歡玩曖昧,為了這曖昧,不惜傷害一個人,不惜讓他痛苦一世,這就是你想要的。

走入過往遺忘的時光

某個街頭,一個熟悉的背影,嬰兒濕疹便窮追不捨,停住的那瞬間,看到陌生的面孔,才頓悟,只是一個背影,才發現你早已消失在人海的匆匆背影中,今生或許也只是在積累下輩子的眸光。多少次在夢中都能回到過去的青澀甘甜,多想沉浸夢中,可意識時刻提醒我,你走啦!而且很久很久啦,久到所有人都忘記了我們的故事。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醒來,細細品味那點失落,那絲淒涼。

當愛已成習慣,孤獨也就形影相隨。嬰兒敏感無論我走過多少路,抽過多少煙,依舊形單影隻。淒涼孤獨它們依舊相隨,不曾言愛,也不曾言棄,至死不渝。或許它們懂得當初心靈那點悸動。是否在我們沒有達到完全相互信任時,過分消耗對方對自己的愛與熱情,失去了心靈的那點悸動。

曾經霜雪淒景,卻因有你而曾添柔美,落花淒涼,只因有你,在雨中充滿歡暢。你用你虔誠的靈魂,揮動你纖柔的手,佛過一片花瓣,輕嗅它的清香。如今卻讓我一個人享受這孤獨的寂寞,銷魂的淒涼,回首處,愛,已曲終人散。天空飄著細雨,那個女孩漫步在雨中,輕盈的步伐,踏響地上殘留的雨水,發梢凝結著一顆顆晶瑩的水珠,她的身影那麼柔,那麼美,這些記憶是否能讓時光劃破。

下個路口,我們可否拾回當初那點愛。嬰兒濕疹換回心靈那點悸動,因為它是那麼的珍貴,隨海長流,逐光而進,永不消散。我們是否還可以相信那個傳說:水天接處,天涯海角,永不分離。可無論怎麼樣,那點悸動,終究會完成那些遺失的諾言,因為它是如此如此的珍貴。

暮春到了,殘花還在風中綻放著,那落地的花瓣,可是帶有憂傷,而那片荼蘼,那朵丁香,依然綻放出刹那芳華的美好。我站在窗前,寧靜的望著哪那個地方,風帶走了花瓣,而殘留的香氣卻隨風飄入我的鼻,於是我的思緒也隨著那絲絲縷縷的清香。

我喜歡風,因為風可以帶給人一種過往的氣息,只因我喜歡回憶。我喜歡雨,因為雨可以帶人有一種憂傷的情感,只因我喜歡那個丁香般的你。我會在風起時站在窗前,聆聽那年的竊竊私語,感受回憶。我會在雨天裏撐傘漫步,只願能追尋你的步履,踽踽獨行。縱然,有時候你並不在我視線裏,不過沒關係,就當是一場夢的旅行,不哀婉,不惆悵,只有淡淡的憂傷,融進那片雨聲裏,回憶,寂靜。

有時我會想起一句話,在寂靜的時候。你曾對我說:“知足常樂,才是人生的好風景。”我也曾一直惦記。可惜你偏偏常憂傷,猶如丁香一般。你喜歡看落葉落下時的飄搖與自然,於是我也在秋末時感受涼風拂落葉的孤冷。你喜歡看雪花落地時融化清冷的刹那,於是我也在冬季的窗前張開雙手細數落在手心的每一寸冰涼。我曾習慣跟隨你的翅膀飛翔,也曾為了你落入塵網。你是那株丁香,帶有憂傷與惆悵,卻又告訴我快樂與安詳,可是,如果你帶有憂傷,那我又何來安詳。你的清香已深深將我帶入那包裹住的憂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