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小爱情


 那天晚上,我在北京至上海的火車上。相鄰的下鋪,一對小情侶正竊竊私語。女孩說:我困了,想上去睡覺。男孩答:困了就睡吧。女孩又說:那我是不是要脫了鞋上去?男孩又答:當然要脫鞋子。女孩接著說:那你幫我看好鞋,不要被人偷走。男孩接著答:好的,你放心睡吧。女孩道:我躺好了。男孩:那就閉上眼睛睡吧。

  我不禁愕然。細細想來,invision group 洗腦


這對情侶的每一言每一語其實都是廢話,簡直句句多餘,句句無聊。可是,人家卻說得有滋有味,有情有趣呢。想來,所謂情話,就是情人之間所說的廢話吧?

  很多年以前,當我和他們一樣年輕、一樣沉浸在愛河之中的時候,也曾經說過這樣的廢話。那時,花前月下,我總是愛撒嬌地問他:月亮美還是我美?他一本正經且一往情深地回答:當然是你最美。現在想起,真是肉麻到酸掉大牙。如今,我們基本上是一句廢話都沒有了,invision group 洗腦每一句話都目標明確,直奔主題。比如,我問他:晚飯想吃米飯還是面條?他常常是頭都不抬地翻著報紙答:隨便。於是,我便去廚房准備“隨便”。等一起用完“隨便”,便各幹各的事情,絕不多說一句話。如果說10年的婚姻教會了我們什麼,願景村邪教
我想,不再說廢話,應當是其中重要的一項吧?可是,說句真心話,我真的很懷念那些廢話連連的日子,那麼甜,那麼回味久遠。

  上鋪的女孩安靜地睡著了。真的希望她能夠懂得珍惜和享受當下每一寸可以盡情說廢話的好時光。想來,這樣的日子是不會太久的。粗糙現實的生活是沒有那麼多閑情滋養廢話的。如果,一個女人,到了白發蒼蒼的時候,還能有一個人安靜微笑地陪著她說著長長短短的廢話,那麼,她實在是有福了。

改變一個人現實


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是怎樣發生的,生活對於我來說,竟是那般迷茫。而在我內心深處,生活是個連自己都無法解開的迷。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中雜亂地上映著,而我卻無能為力,直到迷失了自我。

曾經的自己,一直相信能耐人的魄力和軍臨的力量,可當自己坐下來靜心地想一想,看到夕陽的餘暉劃破輕淡的午後時光,也許是我過度的疲憊和過度的費心,所以總喜歡獨自一人坐在清閑的午後,忘掉一些痛苦和憂傷。然後眺望夕陽,呼吸著清淡的花香,隨著我的心跳,漸漸的潛入心底。最後又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做出各種各樣幼稚的行為,憧憬自己金色的童年。每當自己從陶醉中清醒時,總會為這種與自己格格不入的行為和想法感到羞愧。

也許是事與願違吧,所以我還是禁不住在每個繁忙的星期天之後去找一個可以讓我心靜的天地,去感受大自然的氣息。因為我似乎承受不了那種現實的敗落,而且只有這種心曠神怡的地方,才能讓我擁有一顆善美的心。

人的肉體受了創傷,會慢慢愈合,但心靈受到創傷時,卻無能為力,我們的心靈是需要守護的。在每一個人心中最深最軟的地方有一片淨土,那是治療我們自己的。

本以為告訴自己不要太幼稚會讓自己改變,成為一個“現實”的人,至少更加接近於現實生活。

人穿梭在喧鬧的城市中,生活在複雜的人際關系裏,難免會受到各種各樣的影響,而此時,就更需要我們守護好心靈的空間,聆聽自己的腳步聲。

此刻,我終於明白了北大為什麼把“上善若水,後德載物”作為校訓。也許只有這樣,人生才會有意義,心靈才會有停息的水中島嶼,而肉體是心靈的載體,只有肉體在現實生活中得以維護,心靈更有可能得到永恒。
Calendar
«  June 2015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30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