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份沉默給自己

沉默是一種境界,是一種面對厄運處驚不變的坦然和鎮定,是一種無所畏懼的寧靜和自信.
  
  諾大的世界,終究有一塊地方是屬於你的,沒有哪一個人能代替你特定的生命位置.
  
  留一份沉默給自己,濕疹專科即使有人在說你壞話,你也大可不必反唇相譏暴跳歇斯底里,對於一個心靈純潔有修養的人來說,流言永遠是蒼白無力的.因為無論流言有多麼堅硬,也是一塊遲早要風化的石頭,事實會在最關鍵的時候為你站出來作證.
  
  在別人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時,默默地坐下來讀一本心愛的書;在別人沉迷於燈紅酒綠狂歌勁舞時,關起門聽一首柔和的鋼琴曲,讓那和諧的曲調從心間溫柔地撫過;在別人高談闊論時,守著自己窗內的世界給朋友回一封簡短的信,相信自己的真誠足以撫慰一顆孤寂的心.
  
  思想亂了,需要梳理;靈魂蒙蔽了,大陸匯款到香港
需要洗滌;頭腦嘈雜了需要靜寂.而沉默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剔除我們思想中浮躁和不健康的東西.
  
  沉默,是一種包容一切的豁達和從容.
  
  沉默,是一種塵世無怨無悔的愛和投入.
  
  讓我們留一份沉默給自己!
  
  不要喧嘩,不要吵鬧,
  
  沒有人因為你的喧嘩和吵鬧而改變對你的看法。
  
  不要傷心,不要哭泣,
  
  沒有人因為你的傷心和哭泣而讓你事成心喜。
  
  不要自暴,不要自棄,
  
  沒有人因為你的自暴和自棄而對你五體投地。
  
  不要自大,不要高傲,
  
  沒有人因為你的自大和高傲而對你投去成功的選票。
  
  你,無須詮釋什麼,改善毛孔粗大
只要留一份沉默給自己。
  
  沉默,在你無聊孤寂,獨想心事的時候,心中泛起一絲感情的漣漪,會讓你感動不已;
  
  沉默,在別人高談闊論時,你無須旁徵博引,這樣會顯出你有內涵,你的魅力;
  
  沉默,在你興奮至極,不妨拿起筆來,揮寫心中的豪情志向,你會覺得生活更加有意義;
  
  沉默,在你失敗之際,不必在乎別人的說三道四,因為你自己心裏有底,下次會加倍做得更加具體。
  
  留一份沉默給自己,你不必理會別人怎樣評論你,亮出真實的自己,在別人爭名奪利時,只須澄清自己的心靈,別讓渾濁的污垢沾上你。
  
  留一份沉默給自己,不要急著用華麗的外表裝飾你自己,來顯示“優秀”的你,那樣會讓你心底發虛。
  
  留一份沉默給自己,生命自有獨特的美麗,屬於你的不會無緣無故失去,不屬於你的再強求也無無濟於事。
  
  沉默,也會讓你的生活裏出現奇跡。
  
  留一份沉默給自己吧,因為沉默會讓你的生活更富有詩意!

在最清淺的禪意裏等你!

你的出塵不染,讓我賞心悅目,讓我於閱讀你的芳華里,修道立德,不以窮困而改節——題辭.微塵陌上
世間,或許會有這樣一個女子,蟄居於山水靜廬,青梅花間,讀書聽曲、種花養梅、繪畫賦詩,用一支素簡的筆,在文記憶綿字裏修行,為清素時光描摹刻意,為花鳥蟲草結繩造句,為賞過的花邂逅的人句讀遣詞。於山水間流連,於日月裏清淨,這樣的和婉女子,心素如簡、寵辱不驚,在最清淺的禪意裏,深情的活著!
在最淺淡的文字裏,你落落大方的放下一城繁榮,如宋詞裏南渡的那個女子,洗盡鉛華,與潑墨山水結緣,與線裝典籍作伴,徜徉在文字的山村小鎮,獨守自己的清明一隅,日常沒有清詞麗句的生活,但有素簡的樸,幽雅的美,如山林裏的妙人,自在如明清的小品文。那個女子,好似與大千浮華自自然然的分劃了一個不遠不近的界限,不理紛擾,不迷俗媚,更不幽溺於犬馬的奢靡,在一個人的生活裏,一壺茶,一盞酒,一支筆,若偶爾得了一句清雅極致的文字,那便是整個世界的清風明月。
在每一日清晨、黃昏的流連中,讓日子流淌在簡而又簡的每一秒鐘,吹雲見日。看蟲蟻忙碌,賞浮雲聚合,嘗瓜菜米香,度日如翻書,點點心事皆是人間真味!
倘得一清明地,如禪院裏的清幽,沒有歌樂,只有梵音,而滿院的菩提,三生的石上,處處皆含禪意,飽滿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任流年如逝水,於我,於你,全無關系。即便有偶爾動人的日常故事,扣中微妙心事,也可於無聲裏飛度萬物於熹微!
在有情的文字裏,深情的活著,在最清淺的禪意裏,等你!
我喜歡你,這個南渡來的和婉的女子,如蓮的脾性,像一闋溫淡、柔雅、意境閒適的文字;喜歡你棉麻青衣上沒有花俏繁麗的煙火氣息;喜歡你煮茶養花種菜制衣,把樸素的日子開放成一朵素馨的花;更喜歡你把自己日常的瑣細,過得像一幅皴染的山水,或是一首陶淵明的詩,把對人間的愛意統統煮進生活的美學裏,見素執樸,以文字為道場,清修那顆溫潤如玉的心。
你的出塵不染,讓我賞心悅目,讓我於閱讀你的芳華里修道立德,不以窮困而改節。
老早的,你的不染鉛華,便在我的心裏留下了一道永遠擦不去的痕跡。
曾經,我遠遠的看著你,走出那千年的禪院,棉麻的青衣,俏麗背影,泛散著風雅幽微的美,有如一硯青墨,染了塵間的色,卻箍牙價錢出塵於凡俗,不渾不濁,蘸了墨香,在雲煙深處落筆,揮毫出一紙田園山鄉的恬淡意境,有一縷清幽的冷香。
或者,平素,你也會與如我似的友人聊齋食、文字、詩禮、茶道,也會在香火嫋嫋的大殿與來訪的客人謙遜有禮的相談甚歡。無論怎樣的場景,你的樣子都是如此清麗恬淡而出塵,因為,畢竟,你是終究活得有如草木,像一滴露珠蘊含的精魂,寂靜歡喜。
我迷戀草木山水,常常在給你寫的文字裏,備註上許多養花遊歷的心得,就似在寫回憶,回憶裏的那些人,寫旅途,旅途裏的那些事,絮絮叨叨言如不盡,卻單單不敢有哪個字寫上有關你的一二事,其實,自始至終,你便是我繁盛時光裏最美好的記憶,零零碎碎的句子。
記得,饒雪漫說過一句話,“喜歡的歌,靜靜的聽,喜歡的人,遠遠的看!”
喜歡的人,遠遠的看,——何嘗不有一種禪意,如秋天的伶人想見冬天的雪花, 如海中的浪人想見岸上的白馬,也如久別的歸人想見摯愛的思心,那樣的離殤,是一抹暈不開的蒼涼。就好像每到這個冬月,風動了殘雪,老日頭如老榕樹的細葉 子,紛紛的落,總能感受到向晚裏伊人未至的寂靜,而想見你的心緒亦會隨風漫無目的的飄向你或者在過的地方。心裏的文字,總會有你磨出來的墨香,在淺淺的描 述裏,會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留白。而每一次與你有關的美好時刻,卻不敢寫進關於你的那一行句子。
很多深夜,寂靜如禪,回想起你的樣子,就像你為我倒了一盞茶,茶色微溫,坐在你的蒲團上,慢慢地說話,聊文字小詩,聊柴米油鹽,聊出塵入世,你的情思細膩豐盈,思緒散淡細碎,聲音清甜柔和而有力量,往往可以讓有時浮躁的我的心,沉靜下來,以出塵的心遊走於入世的鬧市裏。
想起雪小禪的一句話,“同道的人,終會相見。”我想,在人生的行道上,因為彼此追求著樸素至真、出塵不染的志趣,我們便是同張琛中醫 道的人,我與你終會相見。或者是在他鄉的一條遊輪上,也或許是在異地的一條小徑間,經歷了人世間的百轉千回,於歲月的某個節點,殊途同歸!
即便會有人走燈滅的淒涼,會有人去曲終的散場,做人生的主角也好,做歲月的觀眾也罷,與你一遇,好歹一世,無妨!
你這樣一個心曲澹然素若青梅的女子,是我在最深情的文字裏,等的。在每一句寫給你的文字裏,彼此映照,見心明性。我願意用文字作針,以深情為線,在歲月的棉麻青衣上一針一縷,織補那些想要給你的花好月圓,在經年以後,老去光陰的藤蘿架下,有清風明月,有老酒,有禪茶,有皴染畫,有線裝書,……還有舊人。
經年以後,若你還是那個從宋詞裏南渡而來的女子,而我,便在最清淺的禪意裏,等你!
Calendar
«  June 2016  »
S
M
T
W
T
F
S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5
26
27
28
29
30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