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與朋友談心

偶然談到小時候的幾件令我尷尬的事情,用現在比較時髦的話說,就是幾件囧事,一陣哈哈大笑之後,感慨良多,噓唏不已。

小時候,我們農村沒有廁所,只有茅缸,都是敞口的露天的,在周圍圈了半圈蘆葦編制的“芭”,只能算是遮住後面的來風,並不能真正起到遮羞的作用。茅缸往往就在路邊,來來往往的行人就在能量水旁邊經過。我們小孩,特別是男孩倒是無所謂,但是大人們,尤其是女人,那就很不雅了。但是,那時的農村,由於條件的限制,男女老少,都共同來這種茅缸方便,好像也感覺不到難為情了。人們就在這種幾乎無所遮擋的情况下,居然也很舒服地解决了“三急”之一。

記得好像是七八歲的時候,深秋了,比較冷了,衣服也穿得不少了。放學後,突然有了便意,於是把書包在門堂子的大門下麵塞進家裡,就匆匆地來到河邊的一個茅缸解手。我一隻手扶住旁邊的鑽石能量水“芭”,一隻腳站上茅缸的邊沿,另一隻脚剛站上,也許是真的太急了,竟然沒有蹲穩,就一下子仰著掉進了茅缸。好在裡面的大糞不是太滿,茅缸也不是太深,嗆進幾口大糞後,站在裡面大聲哭了起來。還好,母親從田裡也正好回來了,有人立即告訴了她,趕來一看,我還站在那裡閉著眼睛嚎喪呢。那個慘像可想而知。母親不問三七二十一,抓著我的衣服,把我從茅缸裏拖了出來,再拖進河裡一陣沖洗。一會兒悶進水裏,一會兒拖出水面,上上下下好多次,好一陣折騰。然後,把渾身還有臭味的我抱回家,立即脫掉臭氣烘烘的雪纖瘦投訴衣服,再用清水沖了幾遍,用舊衣服把我裹了起來。我就站在那裡只知道哭。“哭什麼?!誰打你了嗎?是你自己不小心,怪誰呀?”母親呵斥著我。也許是嗆進去的東西,使我嘔心了,一陣嘔吐,嘔出了黃疸,難受死了。又寒冷又嘔心,簡直是倒楣透頂了。要知道,那已經是深秋時節了,我已經是凍得直哆嗦了。母親又連忙燒熱水,可沒有現在這麼方便,還要在灶上慢慢地燒。直到燒好後,又用熱水慢慢的沖洗,才讓我真正的睡進被窩,打了好多噴嚏。你看看,這是多麼囧的一件事啊!

於五教祈福苑出發

一路拾階而下找尋著名的三疊泉,一路上不停地問導遊:天什麼時候晴啊?導遊笑說一直都是大晴天啊.原來廬山的霧,出了名的辛苦,一年當中倒有二百來天繚繞於山間.濕滑的林間小路,清一色的石板鋪就,繞小橋.穿密林,巨石種種,水流聲聲,終於到了三疊泉,碎新股融資玉珠濺,清潭甘冽,卻不見泉水真容,濃濃的霧氣包裹著五老峰,更包裹著三疊泉,微風偶爾吹散了霧氣,重疊而下的泉水,剛剛露出了全貌,又被迷霧籠罩,讓人不免感喟‘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短短的幾天,根本無法窺探廬山的全貌,更無法走遍廬山的美景,但心中始終裝承著一份感動,感動於造化的神奇,感動於生命的沿襲,更感動於世事的無常與驚喜,不知道下一站風景會不會更美麗,卻於廬山之巔,對未來有了更美的期許.

其實這一路走來最難忘的不是
余近卿那些名聞天下的奇景,而是那晚,我們一起牽手走在廬山的月色裏,一起走在去往小鎮的街,街道蜿蜒在密林中,空曠而清幽,我們邊行邊聊,感覺人生真是奇妙,我們已經一起攜手走過了二十年,這二十年裏無數風雨的街頭,無數有月色的街頭,無數飄雪的街頭,我們一起走過.在愛人的四十五歲的生日這天,我們從遙遠的北國牽手一起走進廬山的月色,夜如此靜謐美好,牽著愛人的手,心如此溫情醇厚,沒有生日禮物,廬山是我們的二十年婚姻生活最美好的禮物,余近卿廬山的月夜和你一起牽手走過的街頭,是給你的最好的生日禮物,一部廬山戀曾熱血了多少男男女女,我們一起走過的廬山會否鐫刻永遠?

廬山上的那個小鎮,是否會記憶我們這樣的一對夫妻,傻傻的.漫步在月色裏,心中滿滿的裝盛著感動和欣喜。

穿行於廬山的脚步,就像穿行於歲月裏的所有歷程,總要遠離,總要歸結於記憶,可那份靜謐與美好,深深的烙刻在心底,感謝歲月,感謝我的廬山之旅.

兒行千里母擔憂

寄上一封家書問寒問暖,家裡的事不用牽掛,我們怎麼會不知道父母的頭上已增添了一絲絲銀髮。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父母最幸福也是最操心的大事,他們為我們節衣縮食,求親拜友,以最大的能力成就了我們的花好月圓。當我們取得了微不足道的成就時,他們會覺得是他們最大探索40的榮耀。我們幸福了,他們為我們高興;我們挫折時,他們替我們痛苦;當我們在人生旅程中茁壯成長,他們已度過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悠悠歲月在他們的臉和發際上留下了道道滄桑,他們卻無怨無悔。

當我們懂得感恩時,父母老了,早已探索40不見曾經的風華。獨自守著居住多年的老屋,看日出月落,不免有些蒼涼的傷感。記得母親在世的那些年,每當回老家看望她的時候,明明看見她的臉上帶著孩子般的喜悅。依舊會如同我小時候那樣問寒問暖,讓我們在老家多住些時日。看著她渴望的眼神,我的眼裡不由得有些濕潤。

這寫在感恩節日子裏的文字,有許多暖暖的回憶,更多的是難以彌補的歉疚。人生短暫,這份感恩的情懷曾經離我們那麼近,如今想起來卻是那樣的遙遠。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許多愛無法重來。我只

探索40能用粗淺的文字追憶被歲月淡忘的痕迹,重溫曾經一幅幅恬淡安暖的畫面。在我有限的文字中,多半是過去的影子。不是無病呻吟的做作,而是過去給予我深深的印記。這些印記裏滿滿的都是溫馨的記憶,或許是曾經得到愛太多,心情才會如此的凝重。

時常在回家時,和子女們說起曾經的故事。他們會用新奇的眼神看著我,帶著嬉笑說我懷舊的情結太深。其實,我未必是教育他們尊老愛幼,而是在心裡默念往昔歲月裏那些美好的東西。或許,能在他們幼小的靈魂裏留下一些崇善的箴言。讓我欣慰的是,他們從來沒有用時下的孩子那種逆反心理對待我的陳年往事。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可以等待。其實,有許多愛不會重來,感恩今生,珍惜今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