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缺的是朋友,而不是朋友圈



你缺的是朋友,而不是朋友圈朋友S是個精力旺盛的人,他的朋友圈裏幾乎沒有單人照,每天都是與互不相同的密友自拍。S確實像是生來就具有調動氣氛的天賦,無論是一起唱歌還是聚餐,他總能迅速暖場,中途還能救冷場於無形。

前段時間,福州辦青運會。他去做了志願者,認識了一幫新朋友,穿著小青果的衣服在賽場邊上躥下跳。

在這個並不能算是一線的城市,凡是有大型活動,必活躍著S的身影。他的朋友圈儼然已經成為某個都市報的活動版塊,即時播報著這個城市的各種動態。

每每將他的朋友圈一一掃過,我都會產生一種“不配和他在同在一個城市”的自慚形愧。



朋友L截然不同。L少言寡語,不愛熱鬧,不議是非,平日裏一副形單影隻的孤獨模樣。上學的時候,人人都在競爭班長、團支書過過官癮,唯獨他挑了個“勞動委員”的苦差。

我們交情不深,因為同選了一門選修課,才一週一會。課間無聊,也會時常有一搭沒一搭地聊點私事。

畢業後我們鮮少聯繫,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他的電話,他讓我猜猜他在哪兒。

還沒等我開口,他就一聲壞笑著搶白了我的話:“啊哈,就知道到你猜不到,我在貝加爾湖畔!”

然後他就自顧自地說起,大學的時候,網路上有個帖子流傳很廣,說人一輩子一定要坐一次通往俄羅斯的鐵路。那時選修老師正唾沫橫飛地講著糖代謝,我一臉興奮地拿給他看,結果老師寫滿黑板的糖代謝示意圖他沒記住,反倒記住了這一路山巒、草原、白樺林、貝加爾湖,就心心念念地想來一趟。

老掉牙的少年往事,他連各種細節都記得比我清楚。

他說,俄羅斯的女人比你還要壯碩,哈哈哈。

我說,滾。

嘴上不饒,卻心裏一暖。



有段時間,朋友圈流行集贊的活動,S君一連發了許多個,然後恭恭敬敬地群發給好友,要大家幫忙點贊。

那陣子,我工作並不忙,稿子也寫得不多,可就連手一滑點進他朋友圈的欲望都沒有。

有一天,去了個大飯局,S君正巧也在,忙不迭地向我抱怨,怎麼朋友圈的集贊人數總是不夠。

我大吃一驚:“以你的人脈,我以為你早在第一天就攢齊了呢。”

他苦笑道:“哪兒啊,每次集贊我都群發了兩三遍,最後都不好意思再發了,可還是沒攢夠。”

我心虛地沒回應,生怕他提起幾次點贊我都沒有參與的事,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旁敲側擊地來影射我。

倒是L偶爾發來的“求點贊、求轉發”,等我點開的時候,下麵都早已有了他的留言:謝謝各位朋友幫忙,我的贊已經夠啦!



從關係的親疏來說,我無疑是和S君更熟悉一些。大學時代,我們共同策劃了無數大大小小的社團活動,一起通宵夜戰,寫策劃,拉贊助,熬得雙眼通紅。一起在散場後,喝著大酒,分享成功的喜悅。

但S君似乎與整個世界都熟稔,他的世界並不缺我一個。和他挑燈夜戰過的,不止我一個;和他喝過大酒的,也不止我一個。

他發的狀態裏,永遠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我沒見過的風景。他跟新朋友出去玩,拍出來的照片裏那一張張笑臉,也全都是我不認識的人。他的喜怒哀樂多麼豐富,卻沒有一絲一毫關於我的痕跡。

S君讓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哪怕只是非常微弱與渺小的存在。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承認,人類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對愛與關注的佔有欲就是這樣偏激自私。也不得不承認,除了愛情,友情也同樣具有排他性。

這不值得大肆宣揚,成為任何一種搶佔或犯罪的原因。卻也不應被口誅筆伐,頂多算是上帝造人時,不小心做下的惡作劇。

我們都希望自己成為別人的the only one,如果不能,就希望自己至少要比別人特別一點。

就像L對我:當我看到貝加爾湖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了你。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在L心中,比起別人,多了一彎月牙形的湖泊。

籠絡人心有時候很簡單:甜言蜜語不用多,就一句微弱的在乎,就是最篤定的友誼見證。



我也犯過S的錯誤,誤以為經營好朋友圈、頻頻獲得他人的點贊就是社交皇后。其實那些點贊的意義不過是“你的生活過得很不錯”或者“朕已閱”,而不是“你過得好嗎”“我好想你”。

多用心給朋友一點在乎、貼心地送去問候,兩個人擁有的獨家記憶,遠比一方搖曳生姿的朋友圈來得珍貴。

愛讓瞬間成永久

因為有時間所以有變化,時間可以創造很多,可以淡化很多,也可以摧毀很多。所以我都不知道是該感激時間的撫慰還是去責備它的無情。

是的,它確實淡化了很多過往的美好,它的淡化有時候探索四十 邪教會讓我失去的措手不及。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在一起的時候它在不停的縮短著我們相處的時光,不在一起的時候它也在馬不停蹄的拉遠著我們的距離。

但是在愛面前時間有時候也無能為力,有時候那一瞬探索四十 邪教間會成為你心中定格的畫面,他的一句話可能會成為你的口頭禪。你可能會忘記那個人,但是你卻習慣著他的習慣。有時候他的一句話,不管是溫暖你的還是傷害你的,遇到相似的情景它就會響在你的耳畔,儘管你不再對這句話有很大的感觸,但就是會想起來,沒有理由也無法阻止。那就是過往的深深的愛在作祟,不管這份愛是否還在延續。

還記得看過這樣一個故事,是大個子女人與小個子男人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故事講的是一對夫妻,丈夫很矮,妻子很高,每次下雨丈夫給妻子打傘都要把傘高高的舉起,後來妻子去世了,但是每當下雨的時候丈夫還是會把傘舉得很高。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那樣的打傘方式。或許他已經過慣了沒有妻子的生活,但是他無法不繼續妻子在世時的那種生活方式,那是愛的高舉。

我有一個朋友,她原本是不喜歡吃雞翅的,她覺得燉的雞肉裏的雞翅沒怎麼有肉而且不好啃。後來她戀愛了,她的男朋友說吃雞翅會変巧並且每次都會把雞翅讓給她吃。所以後來一吃雞肉她首先會挑雞翅吃,而且還會重申她吃雞翅的理由是會變巧。雖然最終她和她的男朋友因為種種原因沒能走到一起,在分手的一小段時間裏她曾想戒掉跟男朋友在一起的一切,尤其是吃雞翅。但是時間一久,過了那段刻意忘記的日子,當端上一盆雞,她還是首先吃雞翅,而吃雞翅的理由仍然是吃這個會變巧。

情到深處,那些打動你的瞬間就深深的印在了你的腦子裏了。四目對視的溫馨畫面:他深情的眼神,嘴角泛起的微笑;逗你開心時那滑稽的動作;你生病時他痛苦的表情;你開心時他滿臉洋溢著的幸福;吵架時那種很生氣但又捨不得朝你發火的無奈;短暫分別再相見時那緊緊地擁抱和停留在耳畔的呼吸聲……你無須努力去想(那一切就像是剛剛發生或正在發生)也不必刻意去忘(想忘也忘不掉)。

不錯,時間可以摧毀很多,但它無法摧毀你已形成的生活方式與生活習慣。就像我,每當有人告訴我一件事情的時候,我總愛用我的家鄉話說一句“真事嗎”不是對別人說的話表示懷疑,而是一句口頭禪,仔細的回憶一下這句話我已經說了八九年了,那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的口頭禪,這三個字只有用我們那的家鄉話說才會說出那種感覺,才能講出那種親切感。我沒有去刻意的模仿他,也沒有特地的去堅持,不知不覺的就說了這麼多年。沒有覺得說了那麼久了會煩,反而越發覺得經典。

這種神秘的力量在創造著一個傳奇,當時也許只是一探索四十 邪教秒鐘的演繹卻留給了你一生的記憶,生活豐富多彩但是那一個又一個的一瞬間永遠在那裏綻放著屬於它的光芒。那是一個人一生亮麗的風景,也必將成為你一生中永不退色的財富。因為愛讓瞬間成永久,所以你平淡的生活中多了很多絢麗的光環。

淺談等待

等待,等待是什麼?是離不開還是環球影城門票放不下?是好是壞?誰又能說的清道得明呢。有人說等待是漫長無期的,也有人說等待是沒有結果的,還有人說等待是幸福的•••••手握一份曾諾,佇立在思念彼岸,譜一曲相思,填滿心腔,待夕陽沉下,心裏的太陽冉冉升起。問世間極苦,除等待誰屬?就這番呻吟可看出,我病得不輕哈,呵呵。

漫長無期的等待,是在瑟瑟寒風中等待那也許永遠回不來的人歸來,拿著泛黃的信箋,翹首以盼,不時看看那已是模糊得難以認清的泛著暖氣的字跡,回憶曾經的美好,抿嘴一笑。在這茫茫人海中,是誰在等待?你?她?在這嫋嫋凡塵,又有誰不再等待?很多時候等待已與傻瓜劃上等號,無論小說還是現實的身邊,對於那癡癡守望的人兒有幾人理解?多的是輕笑,帶著同情和微怒的輕笑。同情其不幸,惱怒其不爭

身邊就有一個不散言辭的“悶”人,很多時候,都在沉默。對於被人對他的誤解和不喜,他從不會試著去解釋,只是在心裏對自己說“是別人不懂我,不怪他,總有一天會有人明白的”,就這樣,一直以一個不被人懂的角色活著。與父母間的代溝,與哥、姐的畏懼,與自己的怯懦和好面子,把自己圈在自己所畫的牢籠裏。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存在於等待的後頭,這漫漫無期的等待如若不被打破。那他也就只能在等待的渡口徘徊,畏畏縮縮寸步難前。

那沒有結果的等待,就如小說中的角色般,無怨無悔癡癡廝守,就為那皎月下的一個承諾,就無怨無悔。或是呆在某個角落看著所在意的那人的一顰一笑,被那人的情緒牽制著心情;又或是守著螢幕到淩晨,幻想圖示亮起,與之談天說地、賣萌、逗趣,從文字中彼此依偎,嗅著對方獨特的氣息。

寢室裏一哥們兒網戀了,自那以後,他變的安靜了。那個曾半夜高歌的猛人淡出了我們的視線,好多時候我們在一邊聊天,他就在螢幕前傻樂。勸戒他別太認真他也只是匆匆敷衍,見他心情變幻莫測也只能搖頭歎息。呵呵,趣事是很多的,如無處不在的暗戀者,無怨無悔的付出,卻不求回報。能說是“傻”麼?愛是無私的,從這角度看貌似沒錯啊,但時間是無情的,因為得不到太陽而盲目傷感最後導致錯過月亮,這對麼?

道理幾多人懂,於其身,幾人能解?哀之歎之。

而那快樂的等待,猶如是餘暉下,院門口的小樹下站著的人,懷揣著一枚粉紅色的髮卡,想著,那傻姑娘驚喜的表情惹俊不禁。或是,一場放學前的雨,在她(他)望雨興歎的時候,忽然看到那角落裏有人一直在拿傘等待,那高興的臉牽動著你的心弦。苦苦等待後得來的果實是甜蜜多汁的,那濺出的果汁猶如一個個歡樂精靈,落滿了等待之路。

呵呵,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人生就像一永久脫毛解決毛髮問題場旅行,重要的不是途中的風景,而是看風景的心情”,說得真好,仔細想想,何嘗不是呢?是笑是哭,這人生路還是得走的。時光可不會同情誰,你也不需要誰同情,你就是你,一個叫堅強的孩子。無論有無結果,無論是否長久,快樂的心情是尤為重要的。人生的品質不在於長短,你生命中歡樂所占的比重,決定你人生的品質。

呵呵,可千萬別因為你所等待的人而忘了那些等待你的人哦。你不知道有多少時候,有多少人因為你而感傷、而落淚。別因那抓不住的傷害了關心你的,別因那得不到的錯過那該得的。學會回首關心身後的人,別讓那一雙雙期待的眼神流淚、失望。

我此刻在等待,等待一個人。一個讓我既因之高心,又因之惱怒的人。一個人靜坐時,我喜歡遐想,想很多很多人或事,只是那人的比重多一些罷了。我不知道將來我的等待會歸為那一類,只希望那人一切安好。

等待是人生所必需的,我們所需要姻緣配對
的是學會怎樣去掌握那個最佳的度。事後感歎只是徒勞,之前的努力才最重要!

何時握緊拳頭 何時放手

常聽人說過,大丈夫生於天地間,要能屈能伸。

樹直易折,人直易敗,曲折Pretty renew 呃人
有度,才是生活的強者。

深秋的勁風為什麼吹不折荒草?因為荒草知道曲伸,承受不起,自可以躲避和彎曲,適當的低頭、躬身,換來的將是長久的昂揚和挺直。為什麼再高的山峰我們都能征服?因為我們懂得曲折而行,迂回、曲折看似倒退,實際是前進中適當的靈活,這才是智者。

為了目標百折不撓,比勇往直前的冒險,成功幾率大很多。為什麼我們起跑的時候,要躬身曲膝?因為,躬身曲膝積聚的是力量,不彎不曲何處借力,這就是生活中的智慧。

生活中性子直來直去常常會碰壁,彎曲是為了伸直,積聚更大的能量,彎曲是為了達成目的,而忍屈求全的上上之策,不是軟弱,不是逃避,不是一味的彎曲,更不會彎曲到夭折,因為他是有度的,到了一定的時候,他會打出重重的一拳,讓你沒有還手的餘地,沒有還擊的機會,人生旅途不全都是筆直的大道,有江河,有山川,如果不迂回,不繞道,你終將有過不去的溝坎,懂得屈伸,即使再荊棘的路也是坦途。

做事我們要懂得屈伸,要懂得變通,遇到不能直達的,換個曲折點的方式,循序漸進,直話達不到目的,我們不防換種說話方式,或者以退為進,或許,放棄這邊,收穫那邊,這樣效果更好。

屈伸之道,待人接物也一樣,不能一味要求別人聽自己的,也不要一味去聽別人的,如果直接反駁或者命令,那樣只能把事情搞糟,不如,委婉點,雙方都後退一步想問題,也許,雙方更容易達成Pretty renew 呃人默契。

能伸能屈,就像小草,不與負重抗衡,彎曲一下,獲得的是負累的減少,是身心的輕鬆,是為了站直身子更好的生長。

能屈能伸,就像我們走步,雙腿僵直註定走不遠,屈伸自如,才能健步如飛。

能屈能伸,就像魚兒游泳,自己的能量畢竟是有限的,屈伸也可借助外部的能量達到自己的目的,也可逃避對手的攻擊。

能屈能伸,就像我們寫書法,如果沒有曲折,只有直線,如果沒有圓潤,只有邊角,那就不會有深意和美感,有抑有揚,有屈有伸才有意境。

低一下頭,彎一下腰,不能說你就會一輩子丟人,變曲為直是一種智慧,能屈能伸是一種堅韌。

能屈能伸是忍讓,是為了更大的目標,韓信能忍“胯下之辱”可謂大丈夫,所以“大丈夫能忍天下之不能忍,故能為天下之不能為之事” 。

能屈能伸是堅強,為了勵精圖治,勾踐可以“臥薪嚐膽”也可謂大丈夫,所以“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嚐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

何時握緊拳頭,何時放手,就是所謂的要懂得能屈能伸,我們有時要把自己看的輕一點,平凡一點,不要去哪里,惟我獨尊的模樣,七個不服,八個不輸,除了上天,我就是天下第一的樣子,殊不知,人人一口唾罵也能把你淹死,你不要自名清高,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現在你強,只是你沒遇著更強的人,虛心學習,才是正道,知道何時握緊,又要懂得何時放手。

何時握緊拳頭,何時放手,這是Pretty renew 呃人一種智者的表現,這是一種智者的風範,更是一種智者的品性,因此他們知道適度,知道能屈能伸,方為能人。

能屈能伸是智慧,能屈能伸。做人,屈伸有度才好,不可太剛。

何時握緊拳頭,何時放手,是一種人生哲理,更是一種智慧。

時隔境遷,情懷未改

心似琉璃,靜美年華。季節更迭,聽風輕吟,看雨鑽石能量水 騙局飄落。花開花又零,零落又重開,僅道是尋常,不求最美,但求最真!

素來不喜歡爭,事事隨遇而安就可。嚮往清雅,寧靜,嚮往寧靜之時僅有我個人的萬千情絲。靜美,隨之而來;清靈,隨之飄至;溫馨,亦隨之拂面。此時此刻,貧窮也心安,寂寞也溫柔,鬱悶也快樂。這一世安然,怎堪不戀?一紙素箋,願傾盡千絲萬縷般的柔情。

感動歲月,錦繡華年,初見的美,純淨的情,總是以另一種姿態回饋,綿綿暖暖。掬一抹恬淡,在所有的故事雅致,漫卷時光韻腳,清靈成詩,將心情放飛,做回真實,本質的自己,然後輕鬆一笑。

佛曰:“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樹一菩提,一土一如來;一方一淨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心如蓮花開。”或許,歸於平平靜靜之中,心,才會如此虔誠;魂,才會如此明澈;性格,便會如此溫和;心態,才會如此平息。少了些喧囂,浮躁,卻又多了份耐心,穩重。歲月深處,如若山水能相依,便是安好。

坎坎坷坷人生路,坦坦然然隨緣而行。想一些事,戀一些物,撥弄過去的舊照,在斑斑駁駁的記憶裏,把經年的心事一一輕拾,小心串起,掛在年華的門欄。閑來品讀,也許,不怎麼成文,但總歸於心德,是歲月留下的痕跡;也許,還年少,天天簡單地回味,緩緩地書寫心情,靜靜地思索,始終如一,守候著一顆琉璃般的心,期待一切安好。

人生在世,總會染上人情世故,染上人間煙火,如若刪繁就簡,會不會多一份從容?人生塵埃,多欲生煩憂,執著會負累,無憂便是淨地。撚一份簡單的心境,對待複雜的人生,會不會將得失看淡?或許是吧,我想。心變簡單了,世界也就簡單了,或許快樂自然便會生成。任潮起潮落,世事煩心,而我一自恬然。

所有的苦痛,想必都是通往成功的必經之路;曾經的悲悲喜喜,抑或許真的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散直至沉澱。學會和過往溫柔相擁,體會歲月的靜好,品嘗一杯茗茶的清香,一支曲子的婉轉優雅;學會用微笑去接納生活的不如意。

淺望幸福,把一切無法遺忘的交給時間去淡忘,把一切鑽石能量水 騙局不能夠卸下的交給風兒去撫慰。因為,深深知道:這世界上,走的最急的,總是最美的風景;痛得最深的,總是滄桑老去的心。不是每個人都如我一樣喜歡含淚微笑,但是微笑,總可以讓心裏裝滿陽光。幾經輪回,幾經輾轉,有許多事,記住了,並不會代表永恆;忘記了,也並不代表沒有發生。人生,總在漂泊的是腳步,成熟的是心靈,揮揮衣袖,才能學會讓一切雲淡風輕。

也許,我感性,也理性;感時傷懷,多情敏感,也不願拋掉過往。試問,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也許,是我的唯唯諾諾。我只是,不想讓自己的傷,再多一些。也不想,讓愛自己或者自己愛的人身上,因為自己,也有了歲月的傷。因為,歲月的傷害,是無法彌補的……

也許,有些事情,就只能憑著心靈的感覺,一點點的摸索,思慮。有些事,也就真的選擇了就不再後悔了;有些人,錯過了也就不願再去挽回了。因為懂得,一世紅塵裏,也有愛,也有錯。所以捨得,留記心間,悄然離開。

朋友們都說是我想得太多,有些抑鬱。我只是也漸漸地習慣了一個人安安靜靜地想些事,比起曾經幾度叛逆,現在算是較為穩重理智的。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待風起之時,吹亂所有的是這環環繞繞的心事,花開時節,我依約而來,倘若無情,又怎會做一個惜花的人?如若有情,又怎會過花而去?愛別離,久別長,情絲惘,終難忘卻。

這一世,只如南柯一夢,紅塵裏,我們都在尋找可以永遠的東西,煙雨樓臺中,想要拋卻的仍然是一種叫作永遠的概念。永遠,屬於誰?那些追隨之心,還是一些美好過往?每一天,總有人離去,也有人歸來,還有人繼續再等候……

一曲離殤,一泓深情,驚醒了手中滿滿墨韻,柔柔心音,癡癡暖暖,只是握筆之手,卻漸漸微涼……往事已遠,幻離依舊。昨夜小樓柔雨,情緣未了,夢綿延。在一杯茗的光陰裏,默默懷念些點點滴滴;脈脈情絲氤氳在嫋嫋茶中,馨香著如癡如醉。

時隔境遷,我心,情懷未變。紅塵裏有鑽石能量水 騙局太多選擇,情感亦是如此,我選擇了如此的對待,也習慣了如此而已。或對或錯,我也不知,或許,也不太重要了。隨心隨性隨緣,順其自然,便是安好。
Calendar
«  July 2020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