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依舊是灰褐色

暗褐色的天空,電線杆上挺著幾只烏鴉,破敗的牆垣上,幾個粉筆字歪歪扭扭的,滯留在上面,暗紅色的血跡,搭在灰白色的字跡上,映的本來就要抬起頭的夕 陽,又垂下去了,淡淡的粉紅,只是停留在一個小小角落裏,算是夕陽也有一個名分,四周零零散散的房屋,大多都要拆遷了,只是那些粗大的 煙囪,依舊挺立著,那麼強硬,那麼冷寂,似乎這個城市的溫度,假如沒了這些煙囪,便會降下很多,渾濁的空氣,嗅不到冬天的味道,溫熱的氣流,隨意的就拂過 了這片冷寂的城市,褐色的天空,映的這片區域一片蕭索,面色麻木的人群,說不上面目可憎,卻也不願多看一眼,結著厚厚冰層的眼眸,陽光無法直射,折射後的 光線,打在別人的臉上,又仿佛折射了光線的月球,又是一片冷寂。
  
  這片燥熱的域,嗅不到一絲純淨空氣,即使是陽光,也無法保持潔淨,經過層層介質過後的光線,一片片的映射在域上空,場景也恰好選的比較適合,那昏暗的氣息,就像回歸六十年代的老膠片,寫滿了歲月的痕跡,只是這是一個科技發達的時代。
  
  在這裏,色彩是單調的,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它便開始剩下了唯一的色調,裏面沒有純淨的色,即使是那黝黑的色,也不可能看的到了,因為亮滿燈光的夜,也只是灰,對的,這個區域只剩下了灰色。
  
  可以叫做城市的這片域頗為老成的,嘴裏叼著一根根煙嘴,聽老人說,他們也曾年輕過,而我看著那一張張清晰的面龐,明明只有十幾歲的樣子,他們說,青春已經開始蒼老了,那年他們曾經在城市裏,留下了血跡,那是拳頭與汗水的雜糅,只是他們說他們已經老了,那些血跡也幹了。
  
  城市的天空,暗褐色已經變成了沉沉的灰色,那絲夕陽終於沒了痕跡,龐大的灰,籠罩了這座城市,那些老人說,這是一個曾經光輝閃耀的地域,只是我看著他們清晰的面龐,還有這片域裏的高高的煙囪,我久久的 望著,他們似乎契合了,而我也最終承認,他們老了,那些青春流動的痕跡,都已經乾涸了,筆直的電線杆上,挺著幾只烏鴉,對的他們是挺著的,也許這個城市 裏,也唯獨還剩下了他們,還那麼硬邦邦的挺著,只是好久之後,我才瞭解,那些老人說,那幾只烏鴉,已經被城市煙霧裏的凝膠,堅固的粘在上面了,他們在死的 那天,都沒有再挪動一步,只有挺著,像一個個堅強的事物。

被你喜歡,我真的好幸福

那種感覺象吃了蜜母乳 原生營養一樣的甜,美滋滋的是那麼的無尚幸福和快樂。 我所有愛的驕傲都源於你對我的青睞,我就象你的吸鐵石一樣,吸引著你,叫你一刻也離不開我。也許源於我的美麗,叫你青睞的五體投地,我的內在美和外在美會 叫你牽腸掛肚,樂不思蜀的去想,去愛。你是那樣的魂不守舍的喜歡我和愛著我,雖然你沒有用語言來表白,但在你的眼神和舉止中早已流露出那癡情的神態,那麼 的叫你很任性,很霸道的去想,去愛。就象有了我之後,你的天空都是那麼的晴朗,你心花怒放的象幸福的小天使,飛翔的翅膀總象在天上。
  
   那時的每一天,每一夜,每一刻,你都無所不在的去想,去愛。仿佛我是你的愛神,叫你欲罷不能。如同你的魂魄被我佔據,那樣魂不守舍的愛戀我,癡戀我。一 天不見如隔三秋,你是那麼的言不由衷的,身不由己的,難以自控的去想,去愛。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更無法控制自己的愛意,你就象我肚子裏的小蛔蟲,不魚油丸管 我走到哪里或者做什麼事,你都瞭若指掌,我是那麼的甩不掉你,那樣不離不棄的跟著我。
  
  和你建立感情的 時候,你還是一個花季少女,你青澀懵懂的叫我很愛很喜歡。你清純美麗得就象要淌出水來,那樣如饑似渴的叫我去想去愛。你剛來我家的時候,你還不怎麼適應, 靦腆羞澀的不好意思。就象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熟悉。你穿著校服的樣子很美,也很單純,就象從你清純的眸子中,看到你的青澀和溫純。
  
   一天兩天,日積月累你便熟悉了環境,適應了我家的氛圍。那時你每天就象一個小天使在我的面前飛來飛去,說不定能飛落到我的哪里?我象每時每刻都在抓取, 叫你落在我的身邊,看著你也是一種享受。那時的你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喜歡上了我,就象我是你放不下的部分,那樣的心有靈犀的喜歡上了。那時的每一天,你都在 極其興奮和幸福中度過的,你愛看我的一切和美麗,你就象被我的美麗吸引,那樣的鬼使神差的離不開。你看我的眼神都是那麼的癡呆,沒有害怕和臉紅的情態,是 那麼的自然。也許你沒有忘記,你和我就象天然造作的美麗,是那麼的融合脂肪肝中醫在一起。

相逢不語,是懂得

深秋的晨,秋雨nuskin 如新淋瀝,秋風吹動著落葉傳來沙沙的聲響。

葉子落下時,滿城都是離別的風聲。走在秋深處,那隱藏在季節裏的秋風秋雨,又渲染了幾多清愁,我不是一個傷春悲秋的人,而在這樣一個有些蕭瑟的季節,依然會徒生一些感歎。

光陰從來不等人,如這季節一般。劃過掌心的時光,一個回眸,便落滿了如蝶的落葉。季節更替,讓寫下的字和許下的諾言一起失散,泛黃的記憶再也無法拼凑一個完美的昨天。人生的某些際遇,不是來得太早,就是來得太遲。總想伸手拾起什麼,卻是一邊拾起,一邊丟棄。

一季又一季的花開花落,一顆心,終不能被歲月妥帖收藏。還有凋零在風中迴響,卻再也唱不完那首梔nuskin 如新子花開。季節總是帶著我們越走越遠,時光,總是在無形中伸展,無論曾經的畫面多麼唯美動人,都會被定格在轉身之間。

光陰的門檻,遺落了多少紅塵情未了,寫下一首舊詞,能否被思念覆蓋憂傷。林夕說,我們都是風雪中趕路的人,因為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頭的雪花,而後因為各自的路線不同,相距越來越遠,雪花再覆肩頭。光陰的故事,徘徊在歲月的甬路上,穿越千山萬水,只記取你落花滿衣,拂了一身還滿。

人生這般山高水長,又會有多少人願意費盡思量的去懂你,守著一箋誓言去等一場花開?不管時光如何蹉跎,我依舊以自己的管道懷念和珍惜,因為有你的風景,曾豐盈了我的歲月山河。

若可,我想做深秋的一片葉子,就按照自己的脈落生長,用最妖嬈的色彩,將季節裝點,然後,伴著光陰的流轉,豐盈,然後凋零,隨著秋風,飄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暈裏,將那一泓濃情,化做一箋清露,等你來惜。

秋已深了,雖有暖陽,也抵擋不住一些薄凉,走在路上,有風卷起葉子旋轉著,冷氣也時不時的襲來,不禁裹緊了大衣。一個人的路途,早以學會了擁抱自己。總有那麼一刻,或許是累了,或許是無助。就想放空自己。那些遊走的思緒,就讓它漫無目的的飄,不梳理,也不nuskin 如新想強迫忘記,習慣了不語,白天終不懂夜的黑,我的憂傷你不會讀懂。

水纏繞著古鎮的厚重

那一方方不大的油菜花海,鋪灑出金黃與翠綠。還有那雨霧中高高的一座座山峰,構畫出江南的朦朧,和山峰上那一層層、一片片茶葉的碧綠,遙遙相視,似真似幻,還有大山裏的牛奶敏感一座座古廟寺觀,古寺鐘聲,悠悠然飄逸著古老與蒼桑。

澤水圍田,靠山茶園,依水鳥鳴,青石山路,臺階彎沿,水氣隱橋,山水澤國,霧籠山戀,古寺紅牆,鐵塔香鼎,煙霧燎繞。

走在紅塵的街道,喧囂著人水解蛋白群的行程,“春風化雨憶往事,瀅瀅星火映清風。明月何時祭古人,瀟瀟烟雨堪回首”。

我站在古老洮兒河古渡口對岸,心在回憶前生的脚步,今夜無風無月又無夜,風雪依舊吹皺了黑土地的年輪。冰雪沒有消融,冰河依舊封凍著往事的車轍,唯有雪兒飄飄揚揚洗涮著冬的思緒。

心在沉思,血脈浮動,昨夜放行的紙船,因迷失了航向而擱淺在岸邊。洮兒河不是無法泅渡的苦海,作為你河心島上的一顆枯草,我曾歷經風雪,也曾沐浴陽光,瞬間燦爛又凋零,這也許是滾滾紅塵中的一段“小夜曲”,徘徊風與雪的黑白,我不能就此停漿,在那條母乳餵哺往返了多少次的航線之外,還有另一條航道通向人生的彼岸。

記憶,如縷如烟;如鴻若鶴;人生,滾滾紅塵;踏歌而行,風雨彩虹,飛沙雪舞,江南塞外,若夢若幻,述說一個苦行僧的傳說…………

最動人的琴弦

冷暖交織的日子裏,不用寫意更多,將一份情愛到極致,然後在漫長的光陰中,當你回味時,湧上心頭的是溫暖,是銘記,便是值得的。歲月就是一杯越釀越醇的酒,無論嘗過多少滋味,香港一日遊都會越來越甘甜。

生命的美好在於日常與歡喜,閑來一韓國 午餐肉盞茶,推門是生活,關窗是烟火,尋常生活裏的,每一次的幸運與快樂,那些細微的幸福,讓我們心懷憧憬,相信這世界,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一如既往的去相信,去期待。三毛說,其實活著還真是件美好的事,不在於風景多美多壯觀,而是在於遇見了誰,被溫暖了一下,然後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成為一個小太陽,去溫暖別人。其實這一路上瑪姬美容 暗瘡,一直溫暖著的,有花香,有暖陽,還有你的笑臉…

每天清晨醒來,用欣賞的目光打量著這個世界,每天睡前,用知足的心態,來感受尋常日月的清淡和溫暖。有時生活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只化簡到還活著,這麼簡單的念頭。活著,且感恩著,已然很好了。

時間的脈落裏,總有沉香撲面而來,既便有滄桑的味道,也不失鮮活,是歲月真實的痕迹。席慕蓉說,一定是有什麼,是我們所不能瞭解的;一定是有什麼,是我們所無能為力的;一定是有些什麼,是在葉落之後,我們所必須放弃的。也許,生命的美麗就在於輾轉和經歷,不用去追那些留不住的脚步,總有一抹暖香,妥貼在年華的某個角落,將往事沉澱在曾經相約的地方,是眉間的一記暖痕,在無涯的時光裏,暖我所有的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