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依舊是灰褐色

暗褐色的天空,電線杆上挺著幾只烏鴉,破敗的牆垣上,幾個粉筆字歪歪扭扭的,滯留在上面,暗紅色的血跡,搭在灰白色的字跡上,映的本來就要抬起頭的夕 陽,又垂下去了,淡淡的粉紅,只是停留在一個小小角落裏,算是夕陽也有一個名分,四周零零散散的房屋,大多都要拆遷了,只是那些粗大的 煙囪,依舊挺立著,那麼強硬,那麼冷寂,似乎這個城市的溫度,假如沒了這些煙囪,便會降下很多,渾濁的空氣,嗅不到冬天的味道,溫熱的氣流,隨意的就拂過 了這片冷寂的城市,褐色的天空,映的這片區域一片蕭索,面色麻木的人群,說不上面目可憎,卻也不願多看一眼,結著厚厚冰層的眼眸,陽光無法直射,折射後的 光線,打在別人的臉上,又仿佛折射了光線的月球,又是一片冷寂。
  
  這片燥熱的域,嗅不到一絲純淨空氣,即使是陽光,也無法保持潔淨,經過層層介質過後的光線,一片片的映射在域上空,場景也恰好選的比較適合,那昏暗的氣息,就像回歸六十年代的老膠片,寫滿了歲月的痕跡,只是這是一個科技發達的時代。
  
  在這裏,色彩是單調的,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它便開始剩下了唯一的色調,裏面沒有純淨的色,即使是那黝黑的色,也不可能看的到了,因為亮滿燈光的夜,也只是灰,對的,這個區域只剩下了灰色。
  
  可以叫做城市的這片域頗為老成的,嘴裏叼著一根根煙嘴,聽老人說,他們也曾年輕過,而我看著那一張張清晰的面龐,明明只有十幾歲的樣子,他們說,青春已經開始蒼老了,那年他們曾經在城市裏,留下了血跡,那是拳頭與汗水的雜糅,只是他們說他們已經老了,那些血跡也幹了。
  
  城市的天空,暗褐色已經變成了沉沉的灰色,那絲夕陽終於沒了痕跡,龐大的灰,籠罩了這座城市,那些老人說,這是一個曾經光輝閃耀的地域,只是我看著他們清晰的面龐,還有這片域裏的高高的煙囪,我久久的 望著,他們似乎契合了,而我也最終承認,他們老了,那些青春流動的痕跡,都已經乾涸了,筆直的電線杆上,挺著幾只烏鴉,對的他們是挺著的,也許這個城市 裏,也唯獨還剩下了他們,還那麼硬邦邦的挺著,只是好久之後,我才瞭解,那些老人說,那幾只烏鴉,已經被城市煙霧裏的凝膠,堅固的粘在上面了,他們在死的 那天,都沒有再挪動一步,只有挺著,像一個個堅強的事物。

被你喜歡,我真的好幸福

那種感覺象吃了蜜母乳 原生營養一樣的甜,美滋滋的是那麼的無尚幸福和快樂。 我所有愛的驕傲都源於你對我的青睞,我就象你的吸鐵石一樣,吸引著你,叫你一刻也離不開我。也許源於我的美麗,叫你青睞的五體投地,我的內在美和外在美會 叫你牽腸掛肚,樂不思蜀的去想,去愛。你是那樣的魂不守舍的喜歡我和愛著我,雖然你沒有用語言來表白,但在你的眼神和舉止中早已流露出那癡情的神態,那麼 的叫你很任性,很霸道的去想,去愛。就象有了我之後,你的天空都是那麼的晴朗,你心花怒放的象幸福的小天使,飛翔的翅膀總象在天上。
  
   那時的每一天,每一夜,每一刻,你都無所不在的去想,去愛。仿佛我是你的愛神,叫你欲罷不能。如同你的魂魄被我佔據,那樣魂不守舍的愛戀我,癡戀我。一 天不見如隔三秋,你是那麼的言不由衷的,身不由己的,難以自控的去想,去愛。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更無法控制自己的愛意,你就象我肚子裏的小蛔蟲,不魚油丸管 我走到哪里或者做什麼事,你都瞭若指掌,我是那麼的甩不掉你,那樣不離不棄的跟著我。
  
  和你建立感情的 時候,你還是一個花季少女,你青澀懵懂的叫我很愛很喜歡。你清純美麗得就象要淌出水來,那樣如饑似渴的叫我去想去愛。你剛來我家的時候,你還不怎麼適應, 靦腆羞澀的不好意思。就象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熟悉。你穿著校服的樣子很美,也很單純,就象從你清純的眸子中,看到你的青澀和溫純。
  
   一天兩天,日積月累你便熟悉了環境,適應了我家的氛圍。那時你每天就象一個小天使在我的面前飛來飛去,說不定能飛落到我的哪里?我象每時每刻都在抓取, 叫你落在我的身邊,看著你也是一種享受。那時的你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喜歡上了我,就象我是你放不下的部分,那樣的心有靈犀的喜歡上了。那時的每一天,你都在 極其興奮和幸福中度過的,你愛看我的一切和美麗,你就象被我的美麗吸引,那樣的鬼使神差的離不開。你看我的眼神都是那麼的癡呆,沒有害怕和臉紅的情態,是 那麼的自然。也許你沒有忘記,你和我就象天然造作的美麗,是那麼的融合脂肪肝中醫在一起。

相逢不語,是懂得

深秋的晨,秋雨nuskin 如新淋瀝,秋風吹動著落葉傳來沙沙的聲響。

葉子落下時,滿城都是離別的風聲。走在秋深處,那隱藏在季節裏的秋風秋雨,又渲染了幾多清愁,我不是一個傷春悲秋的人,而在這樣一個有些蕭瑟的季節,依然會徒生一些感歎。

光陰從來不等人,如這季節一般。劃過掌心的時光,一個回眸,便落滿了如蝶的落葉。季節更替,讓寫下的字和許下的諾言一起失散,泛黃的記憶再也無法拼凑一個完美的昨天。人生的某些際遇,不是來得太早,就是來得太遲。總想伸手拾起什麼,卻是一邊拾起,一邊丟棄。

一季又一季的花開花落,一顆心,終不能被歲月妥帖收藏。還有凋零在風中迴響,卻再也唱不完那首梔nuskin 如新子花開。季節總是帶著我們越走越遠,時光,總是在無形中伸展,無論曾經的畫面多麼唯美動人,都會被定格在轉身之間。

光陰的門檻,遺落了多少紅塵情未了,寫下一首舊詞,能否被思念覆蓋憂傷。林夕說,我們都是風雪中趕路的人,因為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頭的雪花,而後因為各自的路線不同,相距越來越遠,雪花再覆肩頭。光陰的故事,徘徊在歲月的甬路上,穿越千山萬水,只記取你落花滿衣,拂了一身還滿。

人生這般山高水長,又會有多少人願意費盡思量的去懂你,守著一箋誓言去等一場花開?不管時光如何蹉跎,我依舊以自己的管道懷念和珍惜,因為有你的風景,曾豐盈了我的歲月山河。

若可,我想做深秋的一片葉子,就按照自己的脈落生長,用最妖嬈的色彩,將季節裝點,然後,伴著光陰的流轉,豐盈,然後凋零,隨著秋風,飄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暈裏,將那一泓濃情,化做一箋清露,等你來惜。

秋已深了,雖有暖陽,也抵擋不住一些薄凉,走在路上,有風卷起葉子旋轉著,冷氣也時不時的襲來,不禁裹緊了大衣。一個人的路途,早以學會了擁抱自己。總有那麼一刻,或許是累了,或許是無助。就想放空自己。那些遊走的思緒,就讓它漫無目的的飄,不梳理,也不nuskin 如新想強迫忘記,習慣了不語,白天終不懂夜的黑,我的憂傷你不會讀懂。

水纏繞著古鎮的厚重

那一方方不大的油菜花海,鋪灑出金黃與翠綠。還有那雨霧中高高的一座座山峰,構畫出江南的朦朧,和山峰上那一層層、一片片茶葉的碧綠,遙遙相視,似真似幻,還有大山裏的牛奶敏感一座座古廟寺觀,古寺鐘聲,悠悠然飄逸著古老與蒼桑。

澤水圍田,靠山茶園,依水鳥鳴,青石山路,臺階彎沿,水氣隱橋,山水澤國,霧籠山戀,古寺紅牆,鐵塔香鼎,煙霧燎繞。

走在紅塵的街道,喧囂著人水解蛋白群的行程,“春風化雨憶往事,瀅瀅星火映清風。明月何時祭古人,瀟瀟烟雨堪回首”。

我站在古老洮兒河古渡口對岸,心在回憶前生的脚步,今夜無風無月又無夜,風雪依舊吹皺了黑土地的年輪。冰雪沒有消融,冰河依舊封凍著往事的車轍,唯有雪兒飄飄揚揚洗涮著冬的思緒。

心在沉思,血脈浮動,昨夜放行的紙船,因迷失了航向而擱淺在岸邊。洮兒河不是無法泅渡的苦海,作為你河心島上的一顆枯草,我曾歷經風雪,也曾沐浴陽光,瞬間燦爛又凋零,這也許是滾滾紅塵中的一段“小夜曲”,徘徊風與雪的黑白,我不能就此停漿,在那條母乳餵哺往返了多少次的航線之外,還有另一條航道通向人生的彼岸。

記憶,如縷如烟;如鴻若鶴;人生,滾滾紅塵;踏歌而行,風雨彩虹,飛沙雪舞,江南塞外,若夢若幻,述說一個苦行僧的傳說…………

最動人的琴弦

冷暖交織的日子裏,不用寫意更多,將一份情愛到極致,然後在漫長的光陰中,當你回味時,湧上心頭的是溫暖,是銘記,便是值得的。歲月就是一杯越釀越醇的酒,無論嘗過多少滋味,香港一日遊都會越來越甘甜。

生命的美好在於日常與歡喜,閑來一韓國 午餐肉盞茶,推門是生活,關窗是烟火,尋常生活裏的,每一次的幸運與快樂,那些細微的幸福,讓我們心懷憧憬,相信這世界,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一如既往的去相信,去期待。三毛說,其實活著還真是件美好的事,不在於風景多美多壯觀,而是在於遇見了誰,被溫暖了一下,然後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成為一個小太陽,去溫暖別人。其實這一路上瑪姬美容 暗瘡,一直溫暖著的,有花香,有暖陽,還有你的笑臉…

每天清晨醒來,用欣賞的目光打量著這個世界,每天睡前,用知足的心態,來感受尋常日月的清淡和溫暖。有時生活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只化簡到還活著,這麼簡單的念頭。活著,且感恩著,已然很好了。

時間的脈落裏,總有沉香撲面而來,既便有滄桑的味道,也不失鮮活,是歲月真實的痕迹。席慕蓉說,一定是有什麼,是我們所不能瞭解的;一定是有什麼,是我們所無能為力的;一定是有些什麼,是在葉落之後,我們所必須放弃的。也許,生命的美麗就在於輾轉和經歷,不用去追那些留不住的脚步,總有一抹暖香,妥貼在年華的某個角落,將往事沉澱在曾經相約的地方,是眉間的一記暖痕,在無涯的時光裏,暖我所有的寒凉。

一家人是親的

我在家裡鄉鎮醫院上班後,會經常去縣城看望他們,逢年過節會打個電話問候一下。來到浙江後就很少見面了,只有偶爾的每年幾個電話。去年六七月份聽父母說他得了肺癌,馬上找到堂弟的電話,告訴我是肺癌腦轉移。他不想讓很多的人知道,沒有告訴我們這些親戚。堂弟大學畢業後在張瑪姬美容 家港上班,堂伯也住在了那,八月份我坐車去張家港看望了他,仍然是高高的個子,可六十剛出頭的堂伯已經挺不起腰板,明顯衰老了很多,清瘦的臉龐更加消瘦,走路顫顫巍巍的,說話都需要停頓休息。相處的幾個小時裏我們用回憶填塞的滿滿的,以前。做為醫生的我,我知道這願景村邪教很可能是最後一面了。

之後他的病情逐漸惡化,回到了他生活了一輩子的縣城。我臘月二十幾過年回老家的時候,本打算去縣城看望他。父親說他十多天前去世了。聽說去世前他讓伯母也買老鼠藥吃,陪他一起去,他怕一個人在那邊孤單。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人,也有著人性的脆弱和恐懼。堂伯去世後,家族的一些老兄弟把他接回老家安葬,回家的時候,鄉鄰放dysport 瘦面鞭炮斷斷續續放了幾公里,說很少有人死後有這種待遇。父親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甚至有些羡慕和欣賞的味道。人沒了,再多的敬重又有何用呢?

一年了,堂伯,你在那邊孤單嗎?辛勞了一輩子,希望那邊再也沒有疾苦。

蘇堤和騎行白堤

或泛舟湖面,皆必不可少;若是行家,那麼登高望湖是當然的事。如是陰雨天,西湖北岸的葛嶺便是好去處;駐足山頂保叔塔下眺望,薄霧籠罩下,沿岸的景致朦朧,湖心亭若隱若現,此時的西湖,美,全憑你的想像。也許詩人喜歡這樣的意境,不康泰旅行社過我還是願意於風和日麗的午後憑欄遠眺。蘇堤以北至北山路以南的狹長水域便是“裏西湖”,也是西湖最為靜謐一角;秋冬之季,是北方候鳥南下棲身的佳處,也是留鳥的理想地。最有看頭的還是鸕鷀叼魚,一個猛子下去,或有泥鰍,或有黃鱔,運氣好的時候竟能叼到巴掌大的
甩頭髮原因魚,此時,鸕鷀會騰出水面嘶叫,似乎稟報戰果。

目光移向遠處的“外西湖”,最先觸目的當是湖中泛舟,除了零星遊弋的畫舫,多數是手劃烏篷船,這也是外地遊客的最愛。若是春暖花開的日子,約三五好友,將船劃至湖心歇停,或
負離子直髮低吟淺唱,或劃拳行令,抑或是談天說地也都是別有情趣的。其實魯迅筆下的烏篷船活動於紹興一帶的鄉下,不知何時起,西湖裏烏篷船也多了起來,且成了遊船的主力,也許烏篷船就是江南水鄉景物裏不能少的元素,沒有它也就少了江南的原味。

飽覽西湖全景,登頂湖西的北高峰是極佳之處。詩人張公亮有“江氣白分海氣合,吳山青盡越山來”的詩句,其實西湖周圍被群山環抱,張公定是無法看到江海的,更不可能見著古時的越地青山,也許全憑詩人的豪氣和想像。我曾經在不同的天氣三次登頂北高峰,但毛澤東主席作的《五律·看山》中所抒“杭州一望空”並不虛誇,西湖一覽無遺,杭州全城也清晰可見。數年前,靈隱寺後背修了上山的纜車,可以直上峰頂,外地遊客來此觀湖也逐漸多起來,特別是節假日更是人滿為患。其實,登高望遠還是不能少了“登”字,否則便缺了攀登的應有樂趣。

無時無刻牽掛著我的一個家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父親的電話,我才發現我已經好久沒往家裡打電話了。父親問過我最近的情况之後,突然嚴肅起來:“剛才你媽有事出去了,一會她回來了,要不要再通一次電話,跟你媽也聊聊?”

我卻說:“不打了吧,這邊還優纖美容有事呢。”話音剛落,很少對我發火的父親在那一刻仿佛被點燃了一般對我吼了一句:“白疼你了!”。

我驚醒了。

原來,母親並沒有出去,一直靜靜地站在旁邊,悄悄地聽著兒子的聲音。

母親忍不住哭了,接過電話說:“川啊,你可知道這麼多天,媽可想你了,天天都在盼著你的電話,皇室纖形 旺角剛才是我讓你爸故意那樣說的,其實我一直在旁邊,就想知道你心裡還有沒有想著媽……”

我定在風中,久久不能平靜。

父母的心中始終住著一個我們,無時無刻地牽掛著我們,可我們卻在忙於奔波、追求物質生活的時候忽略了他們。財富、地位和虛榮並不是生活的全部,當我們費盡心機、廢寢忘食的追求所謂的“生活”時,是否仔細想過你想要的生活可能只是漂浮在水面上優纖美容的泡沫,轉瞬即逝。你花去的青春有時也只是漫無目的的虛度和身心上的疲憊。

在現實生活中,很多人以為金錢第一,有了錢什麼都行得通。其實當人剛生下來的時候,小拳頭總是攥著的,當生命結束的時候,手卻是張開的,要不怎麼說撒手歸西呢!從降生到死亡,細想一下,無非是一雙手張張合合,攥緊又鬆開這點事,所以何必為了錢而去把自己弄得心情沉重,去為錢而累甚至成為錢的奴隸,如果真的這樣過了一生,那麼這一生中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不同的生活方式

我家周圍都是平房。平房最大的缺陷,容易鬧鼠灾。咪咪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佼佼者。當然,老鼠是不敢光顧我皇室纖形 旺角家。咪咪夜不歸宿,黎明回家,有時在外肚子吃飽了,還叼一隻活老鼠回到小院。不急著吃反而撩著玩,一不留神,老鼠跑掉了,嗨,大意失荊州。這時再看吧,咪咪不好意思的尷尬樣子,定能讓人笑得噴飯。

且不說咪咪捉鼠有功,也因捉鼠喪失了性命。咪咪吃了食有毒鼠强的老鼠,在回家的路上,頭,朝著家的方向慘烈而去……不知所措的我,心疼咪咪失聲痛哭……鄰里幫忙,在地裏挖貴金屬買賣坑深埋了咪咪。功臣咪咪走了,我直後悔內疚,如果我能掌握一點急救常識,也許,如果我把咪咪拴在家裡,,更不會有慘劇的發生!悔之晚也!

零四年我家喬遷新居住進樓房。不久,我又得到一隻白猫。我依然喚它咪咪。祖先是藍貓的結晶。潔白無暇的皮毛,更為突出它那金黃色的眼球。猫齡在一歲左右,讓人愛不釋手。咪咪沒見過世面,從出生就是樓房封閉式的生活。原有的野性未被發掘,只有溫良恭儉讓。吃的是貓糧,衛生間用的是猫砂。可愛的是,跟屁蟲似的不離我維他命C左右。餵食、洗澡、清理糞便。忙種有趣,樂不思蜀。

為咪咪而作的打油詩:誇誇我家小白猫

我家白猫真乖巧,不出門戶不出逃。風景熱鬧視窗瞧,護欄網上溜一遭。

小碗貓糧它嗜好,雞鴨魚肉全不要。解渴水管自流水,憨態睡姿招人笑。

梨樹的葉子便開始變黃

起初是一兩片枯黃的葉子輕飄飄地離開了樹梢,像是演出結束後,那優美的謝幕,接著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葉子,等不到枯黃,便急匆匆地撲向大地母親的懷抱。過不了多久,那風吹過時的沙沙
余近卿聲,我便無從尋覓,眼前只剩下梨灰色的樹幹,乾巴巴地朝天,似乎在向蒼天訴說著什麼。每當這時,奶奶似乎是對自己說,也像是安穩我:“明年,梨一定會結得更多!“

後來,我離開了奶奶到外邊去上學,不在奶奶的身邊。每年立秋時節,奶奶總會打來電話,要我回家吃梨兒。要是不能回去,她老人家便讓爸爸騎著三輪車,把梨送到學校。我自然年年余近卿能享受到梨的香甜。

歲月更迭,季節變換。冬天,梨樹的葉子飄落下來,砸在我的脚趾上,生生地疼!一陣寒風吹來,宛若一隻只蝴蝶在空中飄舞,風如果是音樂,那樹葉就是一個個跳動的音符,美麗極了!

在不經意間,我發現我家的梨樹,枝丫有了胳膊大小,樹幹的顏色變的深沉,上面有一些銅錢大小的疤痕,樹皮越發粗糙。有一年的颱風,竟把這足有四米高的梨樹刮得東倒西歪。我們都以為吃不到梨了。沒想到,滿頭白髮的奶奶竟請了許多青壯年幫忙,把樹幹扶植,再搬來大石塊固定,每天精心照料著,硬是把這棵梨樹救活了,經過這次颱風的洗禮,有些枝幹已經折斷,乾枯,梨結得越來越少,但卻越來越香甜。

梨兒還有藥用價值。有一次,我感余近卿冒咳嗽得厲害,奶奶就用川貝粉放在梨中蒸著讓我吃,我的咳嗽很快就好了。

據史料記載

到了民國十八年(1929年),那個保定軍校畢業、來自沔陽的趙鐵公就任宜昌縣長,他應該是我國最早領會“要致富、先修路”其中深刻內涵的官員。於是,他在1930年開始轟轟隆隆的開始了宜昌市政建設:一是拆除旅遊業務殘留的城牆,修建了環城路;二是削去南湖崗邊土,填塞部分南湖,擴修了康莊路;三是修築了沿長江邊從一馬路到天官橋溪口的一段馬路,倒也博得宜昌那個叫穆子斌的吹捧和讚譽,將一馬路到天官橋溪口的那段馬路命名為大公路,將修建在天官橋溪口的公路橋,也改名為大公橋,自然好評如潮。

可是趙鐵公因為拆除城牆可以賣磚,填平壕溝、填塞南湖都會新增地皮賣給商人修房子,何况在徵收**附加稅款的同時,也得借辦這樣的公益事業的機會才能貪污受賄、中飽私囊,這和如今那些貪官Derma 21好唔好的一些做法簡直就是異曲同工之妙。據《宜昌文史資料》回憶,在任三年,至少有六、七十萬銀元落入趙鐵公的腰包,也是“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趙鐵公不過就是一名縣官,也是與時俱進、生財有道了。

多行不義必自斃,宜昌士紳們對他的貪污檢舉揭發一直沒停止過,可是都不了了之。後來因為趙鐵公涉及到一樁命案才被撤職查辦。不過,同樣和現在的做法一樣,最後不了了之。據說他上上下下打點一共用了三四十萬銀元,終於脫出牢獄之災,去找帶著他另外的四十萬浮財、瑪姬美容 暗瘡躲避到廣東去的三姨太,不想她已經是別的男人的女人,自然雞飛蛋打。有人抗戰前在武漢見過趙鐵公,當然今不如昔,已經破落得不像樣子了。

七月,木槿花開

“夏至到,鹿角解,蟬始鳴,半夏生,木槿榮。”又是一年木槿花開時。

每年夏至過後,進入七月正是木槿花盛開滿樹芬芳之時。儘管木槿花只有微微淺淡的香味,甚至你不翕動鼻翼細聞,它的一抹淺淡便會被你忽略。或許是因為喜歡它,每當木槿花盛開的季節,Pretty Renew 雅蘭總是有那麼一縷木槿花淺淡的香味直撲鼻孔。

認識木槿花,是緣於一個叫紫槿的女孩,而喜歡木槿花,也是因為叫紫槿的那個女孩。我甚至曾經固執的認為,Derma 21服務 紫槿就是一個“花神”。每當看到木槿花開,似乎看到的是紫槿依然美麗的臉龐在沖我微笑。思念開始漫延……

初識紫槿那年我八歲,紫槿也只有九歲。那一年的七月,體弱多病的我被父親帶進城裏看病。那是一個週末的晚上,剛巧父親的一比特要好的同事邀請父親去他家裡吃餃子,那時候能吃到一頓餃子,對於一直生活在農村的我來說簡直是奢望。但是生性木訥、膽怯的我,又不敢去見生人,或許是聽到要吃餃子的召喚,還是硬著頭皮坐在了父親那輛願景村已經老舊的二八式自行車的後托架上。

一人の味

想い人の笑顔は、そんな澎湃の気持ち、まるで団燃え盛る火が燃えて、個人を懐かしむのは良くて、彼はすべてを忘れたのではないか、その想いの感じ、まるで針など火心焚焦、会うとは会えない、忘れたくても忘れられないで、数が少ないつの眠れない夜、目を開けて着いて夜が明けて、頭いっぱいは彼(彼女)の影を考えていて、とPretty renew 呃人彼女の美しいと思って、かつての約束はとっくに消え去る煙も、一人だけ涙そっと流れない、最も寂しいことを恐れるの真夜中、寝返りがて思念一人の影で、時にはくせが遠くなって、もう連絡して、心の中はまた彼の(彼女)と思って、この映像を振るの行く孔聖堂好唔好、深く心に刻まれた……

毎回失恋、苦痛の刃心肝を見ていて、だんだん遠く去る後ろ姿と、心が溶けていくのが散乱して、矢を刺し肺肝肝胆、垂らす血を、塩を、涙はすでに枯れ、非情な生活の過去を断ち切るの誓いを知らないで、どこにその花びらは日、このように惨めな失恋戦線、本当の愛の人はどのようにこの中の味を体得して、やさしい心が千々に乱れるInvisalign隱適美、忘れない、忘れない、忘れないかつて最も美しい縁、最も動悸の恋、一人は失恋して長いことができなくて、恋人に直次性ゼロ、最高の解凍方法は急速にの1度行って新しい恋をして、これは愈しの最高の処方、何よりも早く来て、人は生きるのは一種の精神で、1種の気質と自己、自分が出てくる、心もならないから傷つけ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