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堤和騎行白堤

或泛舟湖面,皆必不可少;若是行家,那麼登高望湖是當然的事。如是陰雨天,西湖北岸的葛嶺便是好去處;駐足山頂保叔塔下眺望,薄霧籠罩下,沿岸的景致朦朧,湖心亭若隱若現,此時的西湖,美,全憑你的想像。也許詩人喜歡這樣的意境,不康泰旅行社過我還是願意於風和日麗的午後憑欄遠眺。蘇堤以北至北山路以南的狹長水域便是“裏西湖”,也是西湖最為靜謐一角;秋冬之季,是北方候鳥南下棲身的佳處,也是留鳥的理想地。最有看頭的還是鸕鷀叼魚,一個猛子下去,或有泥鰍,或有黃鱔,運氣好的時候竟能叼到巴掌大的
甩頭髮原因魚,此時,鸕鷀會騰出水面嘶叫,似乎稟報戰果。

目光移向遠處的“外西湖”,最先觸目的當是湖中泛舟,除了零星遊弋的畫舫,多數是手劃烏篷船,這也是外地遊客的最愛。若是春暖花開的日子,約三五好友,將船劃至湖心歇停,或
負離子直髮低吟淺唱,或劃拳行令,抑或是談天說地也都是別有情趣的。其實魯迅筆下的烏篷船活動於紹興一帶的鄉下,不知何時起,西湖裏烏篷船也多了起來,且成了遊船的主力,也許烏篷船就是江南水鄉景物裏不能少的元素,沒有它也就少了江南的原味。

飽覽西湖全景,登頂湖西的北高峰是極佳之處。詩人張公亮有“江氣白分海氣合,吳山青盡越山來”的詩句,其實西湖周圍被群山環抱,張公定是無法看到江海的,更不可能見著古時的越地青山,也許全憑詩人的豪氣和想像。我曾經在不同的天氣三次登頂北高峰,但毛澤東主席作的《五律·看山》中所抒“杭州一望空”並不虛誇,西湖一覽無遺,杭州全城也清晰可見。數年前,靈隱寺後背修了上山的纜車,可以直上峰頂,外地遊客來此觀湖也逐漸多起來,特別是節假日更是人滿為患。其實,登高望遠還是不能少了“登”字,否則便缺了攀登的應有樂趣。
Comment
name:

commen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anisen.tv/trackback.php/mdsae/1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