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着月色看荷

很久沒有去看那片荷塘了,不知蓮開的怎樣。今夜想出去走走,就在出門的刹那,有一絲猶豫,仿佛丟失了什麼。還是出了門,仰頭,中天一輪皎月,釋放清涼的時光,又仿佛什麼都不缺。

踩著鋪滿月色的幽徑,一個人,像一株孤蓮,浮在夜空。不知誰家暗飛聲,一腔簫管悠悠,穿林破空而來。它引領我的靈魂,沿著藍色的夢境行走。前方竹影婆娑,透過竹影的縫隙,微芒處,有一脈流水潺潺,遠處高樓燈火明滅不定,蕩漾在一面湖水,湖面流光飛舞。那些愛流連花叢的蝴蝶、紅蜻蜓還宅在家中梳妝,尚未出門。白天尚存的酷熱一點點剝落,涼意滋生。

但今夜,一點也不寧靜。油蛉躲在石縫裏低唱,蟬兒伏在樹葉裏長吟,蟋蟀藏在斷牆根彈琴,一曲夜的奏鳴曲悄然展開,一絲絲,一縷縷向夜空彌漫開來。還有蟈蟈有一答沒一答地鼓瑟,給夜的音樂添了一道重金屬。它們繼續白天未曾結束的演奏。風兒從背後的山嶺吹來,挽著岸柳,作出小女子依人的模樣,纏著柳兒重複白天的情話。說不出的纏綿,說不出的銷魂,我無意評說一句。流螢終是等不及蝴蝶、蜻蜓出場,就急匆匆在草叢飛舞,追逐月兒的微芒,一會兒掠過湖面,一會兒棲落樹梢,發出微弱的信號,傳達不能割捨的愛意。
月兒跟在身後,我們去趕一場盛典。

想是馬上能見到那池青蓮了吧,格外的活潑,象頑皮的孩子。一會兒跳出雲頭,一會兒又躲進雲絮,一會兒倒掛樹梢,一會兒又騎在屋角,帶著淺笑的梨渦,還有轉動的靈曼,鬧騰著。遠處的湖面,一輪明月倒映,風過荷塘,驚起一池波光漣漪,似水一般流動。天上的月亮在水裏,水裏的月亮在天上,亙古相隨。它在俯看什麼,又象在尋找什麼。是月亮失去了蹤影麼,如果落在水裏,應該就藏在那片蓮葉裏,可以看得見。如果掉在地上,會不會砸在我的影子,或許會踩疼我的腳後跟。

我得小心翼翼,不然,會驚散了這月光,擾亂了這靜謐。我得像微塵一樣,躡手躡腳 ,一寸寸,一步步,悄悄地向那片曼舞者靠近。一朵蓮,挺立水央,些許淡然,些許矜持,靜默岸邊人來人往,風來,輕搖,月照,低眉,不願洩露心事。 這一刻 ,世界需要安靜,我們需要安靜,我關機,不說一句話。

我徜徉彼岸遙望,月兒藏在樹丫窺視。水央的舞者,拽起一襲碎花的荷裙,轉動漫妙的舞姿,在寒波上獨舞。她的舞姿在水波上流轉,與夜色融合一起,生出絲絲清涼,沁人心脾。此刻,岸上多少雙眼眸,想要望穿這片月色迷離,摘去她的面紗,定格自己的秋水洛神。而我心中,這朵荷,已站成在水一方的纖纖佳麗,讓人魂不守舍,讓人相思成疾。我試圖讀懂她內心的獨白,或者構思一段美麗的劇情。在一頁流水上,寫一首長詩,抒情綿長。

如果可以,是不是可以更早,與一朵荷相遇。那時東風不來,柳絮不飛,我獨居小小的寂寞城裏,守著嚴寒中的火爐,靜聽簷角冰雪始融,滴落成珠。直到有一天,驚蟄響起,草色入簾青,荷塘水滿了。一朵蓮悄然出水,一抹輕柔的綠影,慢慢拓展開來。映了我的畫,入了我的詩。於是歡喜起來,跟隨她季節輪回更替,緩緩地將手握的輕寒交給她,她用如水的溫柔包裹,寒意一點點,一滴滴消融殆盡。從此,風雪不再悽惶,月缺不再惆悵。
Comment
name:

commen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anisen.tv/trackback.php/tinnden/25810
Calendar
«  July 2016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8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