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信念

二零零六年的十月,在從濱州醫學院確診回家的車上,當我躊躇難受而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時候,對面的父親輕輕地說:“做吧,我Pretty renew 雅蘭
都知道了……”緊盯著父親的我發現,父親說話時兩眼盈滿了淚水,邊說邊緩緩、緩緩地扭過頭,朝向車窗外……好久……才回過頭來,“不要跟你娘說,她會受不了的,只要說第一次沒做好就行了……我就是擔心你娘……也是為了你……什麼都不要說了,你爹我能想得開……”

我知道爹是能看得開的人,從小我就相信。可是呀我就是想不開,能那麼想得開麼,粘上“癌”這個字!心憋悶得難受似乎有什麼要嘔出來似地,可是我不能哭,我是父親的兒子,我的感覺告訴我面對父親不能流淚,可是再怎麼堅持,那眼淚就像從地底噴湧的熱泉一樣怎麼也擋不住,我也扭過頭去,背向了父親,看……窗外……默默的秋雨無聲的從我的臉上飄落,飄落……明媚的陽光被揚起的塵氣遮住了,我的心隨著車輪的碾壓零落了,飄散了……

二次手術後的父親恢復得很好,雖然七天之內接連做了兩次手術。二次手術後的第三天父親就不在醫院待了,執拗的走回家,開始要我陪著,也僅僅是陪著;後來就不跟我打招呼,獨自在醫院和家裏之間來回。畢竟是因為工作,我也不能長久的陪侍著父親,回到單位,每一次打電話,父親都是很大聲很響亮地說,我沒事我忙著呢,匆匆的三言兩語的就掛掉。

轉過年,沒過正月十五,正月初三。父親就硬是從我這兒回了家。“我得回家,我得把包出去的地都要回來,我非得讓他們都看看!”“見了面就問我——你挺好啊,我是挺好,我就是挺好,他們還以為我怎麼樣了呢,我非得讓他們看看!”拗不過的,我知道父親的。

這之後的四年多,父親一個人種著玉米、小麥、棉花五畝多的地,種、管、收幾乎全是一個人,還要照顧患有血栓的母親。每次我回家從不要什麼,只是等我回還的時候,把他的米麵菜糧凡是他所有的他認為我需要的塞滿我的手我的車。

父親的牙很不好,剩了沒幾個了,我好多次回家總是勸父親鑲一口好牙,甚至我舅--牙醫用車來接,父親也堅決不去,“我不用了”“一個樣啊……”這幾個字常從父親的嘴裏說出來,我感覺真的有些異樣,尤其是那個拖長了音的“啊---”

三月八號,妹妹看過父親後給我打來電話,說父親近來很是不好,動過手術的那半邊都不好,左邊耳朵幾乎是聾了,左眼不停地淌淚,左鼻子Pretty renew 雅蘭也總是堵塞,左邊的脖子上長了很多的疙瘩……我的腦袋“嗡”的一聲……轉移了……擴散了……我不敢想下去了……馬上給父親打電話,聲音明顯地蒼弱了,但還是堅持說“我沒事”,實在拗不過就說“就這麼回事了……”“還花那個錢幹啥……”

我問妹妹,到底為什麼。妹說同村的一個人和父親一樣的,手術做的比父親晚,連做了兩次了,馬上要第三次,人都看看不行了,老是挨著去找父親聊……

我一下子緊張了……

一晚上,我上網,查資料求醫問藥,問熟識的醫護人員,猜想種種的不幸……挨到清早,拿上家裏所有的現金,兩個人的工資卡,急匆匆的跑回家拉上父親就走。一路上,父親幾乎不說話,即使講兩句,也絕口不提自己的事,我感覺車的空間小的很,壓抑得難受,似乎整個天地的重量都壓在了我的身上,車一快一慢就感覺頭暈噁心。我以前從沒暈過車的。

因為有熟識的人領著,到了濱州直奔醫院,直奔醫生處,但是,父親總是落在後面,好幾次我不得不停下來等,上樓一級、一級地上。醫生的面色很和緩很平常,但一句“恢復成這樣,這麼長時間已很不錯了”我的心就懸緊了。進門診之前的片刻,父親把第一次第二次幾次的檢查單據都拿了出來讓我們幾個看,一次一次的,都整齊地按時間排好了順序,雖然被手漬浸的紙片變了顏色,但紙張不破不爛折疊齊整。“結果出來再說吧……”醫生說。

排隊,抽血,做B超。抽血時我不在近前,父親跟我朋友說,我都六十多了,也行了……化驗結果得等近三個小時,期間做了B超。在B超室外等結果時,父親一直站著,只和我朋友說些雜七雜八。

拿到結果,等我的朋友也是父親非常信任的衛生院院長搶先看過,然後把結果放到父親手上,說“叔,沒事!”父親的眼光就亮了,仔細地拿在手裏驗看了一番以後,“那,走,先出去走走!”抬腳就走,我跟在後面。

到醫院對面的街上陪父親吃飯,父親只要了兩個包子一碗稀飯——兩塊五毛錢!“就這飯清的能照人,要五毛!這包子,得虧沒讓你多要,一塊錢一個又小又難吃!”買了幾瓶綠茶,父親搶著付了錢,我也沒怎麼堅持,多少讓父親花點錢他會高興一點兒,再出進醫院我都是跟在父親身後,雖然是幾步的路,卻讓我想起了——我就像牽在父親手裏的風箏一樣,雖然飛的高了遠了,雖然因風因雨而模糊了,沉重不堪了,線,還是緊緊地牽在父親手裏。我跟在父親身後……我老是因為你的事睡不著覺……老了……又替不了你……

最終的結果出來了,父親一下子精神了很多,回家Pretty renew 雅蘭的路上,跟朋友拉了一路。十天後我回家,還跟我說朋友車的後橋有問題,應該早拾掇拾掇。

當天晚上,天氣大變,大風降溫,我給父親打電話,父親正在田裏澆水,那風大啊,一刮,人就一個趔趄……父親啊,父親!聽著手機聽筒裏呼呼哨響的風聲,我的淚止不住地滾了出來……
Comment
name:

commen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anisen.tv/trackback.php/tongchangjia/25825
Calendar
«  July 2016  »
S
M
T
W
T
F
S

 
 
 
 
 
1
2
3
4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9
30
31
 
 
 
 
 
 

search this blog.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links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