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陽光下的人們

踏著高考的硝煙,彌漫,煙散人亦散,總以為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太多的留戀,太多的不舍,但人生就像一場音樂會,旋律再美,也有曲終人散時。

往事,曆曆在目,多少次破曉晨讀,千白回秉燭夜戰,平淡的生活滋養了少有的耐心和沉穩,穿過黑色六月俄重圍,收到鑽石能量水心儀好久,朝思暮想的一紙通知,沒有插花遊街馬蹄輕疾的旺狂,內心卻膨脹著無與言傳的欣喜。

掃去落寞與仿徨,攜手幻想,來到向往的殿堂,如煙似夢般嬌美,清雅優揚,晨間,細數葉上露珠,空間飄飛著沁人心脾的桂香,漫步在綠樹掩映的校園,茵草青翠,雨後的空氣,夾雜泥土與花香的氣息,不留心,耳畔響起滴滴鳥語,清脆悅耳。

不由得想起昨夕居家的自歎,望著雨自天垂,落房擊窗,打青竹,悲吟,未逢夜雨連漸柔,重遇悴人獨鑽石能量水賞悄點愁,掩心緒,遮悲秋,舞飛韻窗添韶秀,爾今,卻是另番清華,剝落昨日的憂愁,散卻記憶的塵埃,張揚明媚的青春。

是誰說,成熟不是人的心變老,是淚在眼眶打轉,卻還能微笑,收拾起簡單的行囊,來到陌生的地方,不再是熟悉的面孔,不再是熟悉的鄉音,夜深人靜了,家,敏感的字眼,所有的堅強和隱忍,頃刻瓦解,胸口有什麼堵了,但是,淚卻緩緩流回心底,不曾溢出…

望望天,皓月當空,發出幽幽的寒光,同來望月人何處,風景依稀似去年,月圓,人不圓,它盡灑它的皎潔,我漫揮我鑽石能量水的孤單,突然,想起了卡夫卡,那位蒼白瘦削的作家,他不喜歡陽光,在黑暗中,繪出筆不可及的神傷…